★留下记忆痕迹 这是心的回落★
posts - 6,comments - 10,trackbacks - 0
     摘要: 某天,从一位以前的领导口中听到了一个应该让我伤心的消息,才深深体验到了真相是真的伤人。
我庆幸我现在才知道真相。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9-11-12 14:13 铭祯子 阅读(75) | 评论 (3)编辑 收藏
          明天就要和同事们一起去北京旅游了,感觉有些兴奋,因为没去过,这是第一次去北京。
        朋友说这个时候去北京没什么好看的风景看,冬天去好玩。
        是呀,海南人看山看水看到腻了,一心只想看看雪,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就是去看一看天安门和爬一爬长城,如果这次不去,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所以一定要去。
        以前总听说谁谁谁去北京旅游了,谁谁谁又去那里玩了,总免不了一番羡慕,总想着为何他们的运气这么好,总有机会去旅游,而我却从没有遇上这种机会(单位出半费的旅游机会),不免又埋怨自己的单位一次。
        很高兴这次终于轮到我有机会了,这可是第一次,能不去吗?不去是傻子,非去不可。
        应该做那些准备呢?行程是五天,带三套衣服就可以了,要不要带外套呢?木糖醇、防晒霜、晕车药、风油精、还有什么呢?
       回来时要给家人买礼物,哇,好多人呢。爸爸妈妈,三个姐姐,还有她们的四个孩子。要不要买一份给他呢?
posted @ 2009-07-24 11:35 铭祯子 阅读(72) | 评论 (5)编辑 收藏
 

           我曾经以为他就是我的未来,可事实上却不可以是。

    我曾经设想过我俩如果结了婚,我的生活将会是怎样又怎样的度过,因为有人说过:距离产生美,所以我觉得我们虽然是分居两地,但感情会因为有了距离而永葆新鲜,我们会像别家的夫妻一样,有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拌嘴,有意见不合时的磕磕碰碰,也有感情变质时的悲痛,还有更多的是快乐有趣、恩爱甜蜜、相互牵挂的精彩片段。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的期待,却是因为我的不坚定而永远都不会再实现了。

    我知道,我的不努力争取让他失望了。

    现在才意识到,原来我和他之间的爱竟然是这样的少,这样的淡,这么轻易地让我的一句“分手”就给丢弃了,竟然没有我之间想象的那样多、那样浓,也没有我预测的那么难过,那么辛苦。

    又或者是我这种人太容易忘情,再刻骨的爱都会随着时间的治疗和心的故意忽略,再加上我的淡漠性情而无法铭记。所以我并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没有真正的爱过,而是不懂记住曾经的爱,当然也是不愿意记住。

    我只想给自己的一份轻松的心情,这是我一直都在努力做的事,即使是放弃了一段曾经让我快乐过的感情,再怎么依依不舍我也要开心地过着。人活着就是要开心地过,不是吗?又何必纠缠在过去的事情中,那样只会增加痛苦伤心。人生的脚步是要往前迈的,不应让记忆缠住了双脚,欲往前却迈不出步子。该放了的就放了,该忘了的就忘了吧,该记住的它自然会留在你的心中,只要在心里留一个空间给它便足够了,不要死死抓住,也不要勉强记住。

posted @ 2009-06-04 21:23 铭祯子 阅读(44)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摘要: “老公我回来了”一句招呼声让我想起了他,不知他还好吗,是不是又去喝闷酒了呢?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9-05-21 22:54 铭祯子 阅读(2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摘要: 某天,从一位以前的领导口中听到了一个应该让我伤心的消息,才深深体验到了真相是真的伤人。
我庆幸我现在才知道真相。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9-11-12 14:13 铭祯子 阅读(75) | 评论 (3)编辑 收藏
          明天就要和同事们一起去北京旅游了,感觉有些兴奋,因为没去过,这是第一次去北京。
        朋友说这个时候去北京没什么好看的风景看,冬天去好玩。
        是呀,海南人看山看水看到腻了,一心只想看看雪,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就是去看一看天安门和爬一爬长城,如果这次不去,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所以一定要去。
        以前总听说谁谁谁去北京旅游了,谁谁谁又去那里玩了,总免不了一番羡慕,总想着为何他们的运气这么好,总有机会去旅游,而我却从没有遇上这种机会(单位出半费的旅游机会),不免又埋怨自己的单位一次。
        很高兴这次终于轮到我有机会了,这可是第一次,能不去吗?不去是傻子,非去不可。
        应该做那些准备呢?行程是五天,带三套衣服就可以了,要不要带外套呢?木糖醇、防晒霜、晕车药、风油精、还有什么呢?
       回来时要给家人买礼物,哇,好多人呢。爸爸妈妈,三个姐姐,还有她们的四个孩子。要不要买一份给他呢?
posted @ 2009-07-24 11:35 铭祯子 阅读(72) | 评论 (5)编辑 收藏
 

           我曾经以为他就是我的未来,可事实上却不可以是。

    我曾经设想过我俩如果结了婚,我的生活将会是怎样又怎样的度过,因为有人说过:距离产生美,所以我觉得我们虽然是分居两地,但感情会因为有了距离而永葆新鲜,我们会像别家的夫妻一样,有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拌嘴,有意见不合时的磕磕碰碰,也有感情变质时的悲痛,还有更多的是快乐有趣、恩爱甜蜜、相互牵挂的精彩片段。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的期待,却是因为我的不坚定而永远都不会再实现了。

    我知道,我的不努力争取让他失望了。

    现在才意识到,原来我和他之间的爱竟然是这样的少,这样的淡,这么轻易地让我的一句“分手”就给丢弃了,竟然没有我之间想象的那样多、那样浓,也没有我预测的那么难过,那么辛苦。

    又或者是我这种人太容易忘情,再刻骨的爱都会随着时间的治疗和心的故意忽略,再加上我的淡漠性情而无法铭记。所以我并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没有真正的爱过,而是不懂记住曾经的爱,当然也是不愿意记住。

    我只想给自己的一份轻松的心情,这是我一直都在努力做的事,即使是放弃了一段曾经让我快乐过的感情,再怎么依依不舍我也要开心地过着。人活着就是要开心地过,不是吗?又何必纠缠在过去的事情中,那样只会增加痛苦伤心。人生的脚步是要往前迈的,不应让记忆缠住了双脚,欲往前却迈不出步子。该放了的就放了,该忘了的就忘了吧,该记住的它自然会留在你的心中,只要在心里留一个空间给它便足够了,不要死死抓住,也不要勉强记住。

posted @ 2009-06-04 21:23 铭祯子 阅读(44)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摘要: “老公我回来了”一句招呼声让我想起了他,不知他还好吗,是不是又去喝闷酒了呢?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9-05-21 22:54 铭祯子 阅读(2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周末时回了一趟家,正好小堂姑也回堂叔家,于是我也便过去堂叔家坐坐,和小堂姑堂叔们聊聊家常。
       堂叔家离我家并不远,就在隔壁的隔壁,相距六七米而已,走几步路就到了。堂叔是织藤椅的,靠织藤椅养家糊口。这几天正好是老板订货的日子,所以前厅里摆满了刚织好的藤椅子,堂叔、堂姑和堂弟们就坐在藤椅堆里话着家常,我也就靠在藤椅上和他们聊开了,聊着聊着,不知怎的就说到了小时候,我不无遗憾地说:“现在最遗憾的是没收好小时候的相片,一张都没留下来。”堂叔说:“谁让你们不收好,不过好像我这里有一张你们小时候的相片,我去找找看吧。”说完便往后走去了。
        几分钟后,堂叔拿着一张相片走出来,我连忙接过来看。呵,原来我小时候是这样呀,还真是可爱呢。相片里,有我和三姐,还有两个堂弟,四人并排坐在后院的围墙上,个个都是胖嘟嘟的,而现在我们四个都已经长大了,却都是瘦瘦的,哪还有胖的影子,怎么越吃身上的肉却越少了呢?想想还真是失败呀。
      第二天,拿着旧相片到相馆翻洗了一张新的,大概是七寸吧,拿回家后,放在相框里,每天闲暇时就拿起来看看,当有朋友过来时还特意拿给她们看,每听到他们说“真可爱”的时候,心里还真是乐呀。

posted @ 2009-04-21 23:02 铭祯子 阅读(36)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从小就听大人说,人在小时候如果经常吃鸡爪子,长大以后写的字就很丑,如果经常吃鸡肠子,写的字就会歪歪扭扭,不整齐,所以这两样东西绝对不能吃。还有那个和鸡肝连在一起的、圆圆的、不知叫何名的东西也不能吃,如果吃了就经常迷路,不识路回家。于是当餐桌上出现这些食物时,我便傻傻地盯着它们流口水,却不敢动筷子。       
        上学了,听到同学们说某某同学在背后说了我好多好多的坏话,说我这样又说我那样,心里顿时感到很是愤怒,于是下了决心要与这位某某同学划分界线,不再与她同行,不再与她说话,不再与她讨论作业题,还成了我攻击的敌人。

         长大了,即将步入社会,听说校园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于是充满向往,心中不免要绘制出一幅彩图,想像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原来,人长大后,面对的不再是无忧无虑,而是工作中的烦恼和生活中的坎坷。

        人的一生中,听说的事挺多的。以前就听说过街那头的王某某人特小气,简直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于是对此人不怀好感;前天,听说对面的郑同事两夫妻又大吵大闻,甚至还砸坏了一些家具,于是加入到议论的队伍,分析着是丈夫不对还是妻子不对;昨天,又听说某某的父亲(母亲)花心不改,不懂羞耻,又做出了让家人蒙羞的事情;还听说已经调走的某某同事依然死性不改,依旧好赌还好酒,经常做出一些没有自尊的事情,名声越来越坏,已经无可救药了……。。

今天还听说着,明天还会听说到什么呢?人的一生就在这听说中度过了。

posted @ 2009-04-19 00:01 铭祯子 阅读(39) | 评论 (2)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