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  评论-6  文章-0  trackbacks-0
  2011年5月8日
     原来这个世界上也是会有这样炎热的地域,什么也不做只是安静的空想,也会有汗水像是另一层皮肤板覆盖住整个身体。她坐在树荫下突然觉得可笑。离开北方有多久了,如果没有听到谁谁谁在感慨:天,大一的来了,我们就该是学姐了吧。也许她是怎么也不会去想,从下火车时略微的水土不服,到现在即使站在当地人旁边也不会认出来,这个过程竟然花费了一辈子里面这么长的时间。

    她还记得当时他去送她,他用自己细长的手指揉乱她的刘海,微笑着跟她说:没关系,我很快会去看你。她不记得自己当时的表情,不过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幸福的微笑,就一定是温柔的委屈。仿佛只有这样才配得上当时自己矫情的爱情。再到后来变成了必须要忍受食堂难吃的饭菜,他为她做的精致食物成了相隔千里的奢望。再慢慢习惯了拥堵的交通,身边也换成另外一个人带她过马路。甚至是最后的成了只要吃到青菜就可以很幸福的微笑的女生,仿佛他的影子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过滤掉,甚至从没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她很少提起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不太想起,这是不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对于那些可以将恋爱延续十年的情侣来说,也许只是很短很短像是玩玩的恋爱,可是不管怎样也是自己想到过要一辈子的人。可是还是就这么忘记了。她一向是只看得到现在的女生,看不到不管是遥远的过去或者是遥远的未来。

   她有挑食的毛病,饭桌上会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挑出那些混在青菜里的肉沫、生姜、算、豆芽、韭菜······像个被宠坏的小孩子。她遇见过很多劝她不要挑食的人,然后她只是慢慢的微笑,不作回应。她是记得的,只有他没说过类似的话,他会做很多菜,会很小心的避开她不喜欢的东西。也许她是因为这个以前才会跟他在一起吧。这样想的时候,仿佛有些仅剩的温暖。

   可是南方的天气很热,这样的温暖,未免有些多余。

   她每天花很长的时间发呆,走过一棵又一棵的树。有时候埋怨太阳的炙热,又有的时候会冒着太阳走很长很长的路。一口气喝下很多很多的水,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快要渴死的鱼。在一段时间里化很浓重的眼线,下一个时期又脸都懒得洗。她在这样生活了相当的一段时间之后,才终于知道原来这样的矛盾叫做alone 。可以一顿吃很多很多的饭,或者两天不进食。因为是一个人,所以不用顾忌。

   后来总算她又真正思念过他一回,当时是另外一个人要送她戒指,她突然想到他也曾经承诺要把自己手上戴了多年的戒指送给她。然后她还没有等到那一天,一切就都过去了。她找到话簿里他的号码,轻轻地摁了删除。

   突然又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可以不求回报的用整个青春来关注一个人,但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么狠心的人了。

   那一天,她在洗堆了几天的脏衣服时,突然听到室友放的歌: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然后她突然就释怀。

我愿意为你,不管做怎样的事,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但是,请你,用爱来回应···请你回应···请回应···

posted @ 2011-05-08 04:41 清依浅痕 阅读(26) | 评论 (0)编辑 收藏
     其实有的时候真的希望一直走一直走,哪怕一个人孤单寂寞也好,恐惧害怕也好,哪怕被流言压弯了腰也好。可以安稳地一直一直的陪自己走到最后。

    我知道这是个情感苍白的年代,没有人会不顾一切的对别人好,也没有人可以一直照顾你的心情,按照你想的方向走自己的人生。哪怕到了这样一个年纪我仍然喜欢读那些温暖的句子,也不会是因为相信,而只是梦想,宛如白日梦一般的梦想。我们总是要为那颗坚硬的心脏伪装上一件美好的外衣。然后在别人伤害你之前,“无辜”地抗击。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一样,因为曾经在乎的人的伤害,而不再相信在这个世界的情感。所以只能仿佛愤世嫉俗一般的给这个世界反击,即便伤害到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人也在所不辞。只是想要借助委屈的,直接的破坏,来弥补自己受过的伤。如果感到懊悔,也会马上因为一句:谁让你当时没给过我变成一个善良的人的机会?而慢慢隐了亏欠。只剩下坚硬的盔甲。在阻挡住伤害的同时,也拒绝了更多的温暖。

     你一定不记得我也曾经在哪一次冗长的化学课上,给你写过一团小心翼翼的纸条了。上面因为主人公的悸动和紧张夹杂了汗湿的痕迹,如果你注意到的话,说不定能看到满满一纸的柔软。我一定没有跟你说过‘喜欢你’,或者,‘在一起’的这种话。那样年纪的我只敢隐没在安全的距离之外,默默地,再默默地,心甘情愿地用我眼睛所有的目光注视你。

     我也有记得曾经你为我负担起所有的重量,让我轻松地在别人面前幸福。然后在你离开我的哪个午后看见你跟另外的女生安静的亲吻,于是生活变成了一场庞大的骗局。我们早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你可以当做没遇见过,所以我的现在跟你无关。

     我想起老师曾经说过,当你一直从事一件事、接触一类人的时候,你的言语会变得从容镇定,你的声音会波涛不惊。可是那是不是也就说明,你在慢慢地失掉感情。

     我感觉到我的心在迅速衰老,就像过分靠近火焰的塑料泡沫,因为承受不了过于炙热的光,只能急速的萎缩,最后变成一块坚硬的盔甲。变得再也无法被伤害,变成令人厌恶的存在。这是一个过程。而你的出现,不过是在迟早要发生的化学反应中,添加了一把催化剂,让一切的爱与憎恨爆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你知道我以前的梦想么?其实我是想做一个温暖的人。做一个让别人喜欢的人。其实我曾经对着流星许愿也会双手交缠然后诚心的请求上帝爸爸让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要幸福、希望爸爸妈妈要健康、希望淘淘早日找到另一半多生几个狗宝宝、希望那些孤单的喜欢文字的孩子可以一直怀抱着他们的美梦住在爱丽丝的仙境里、也希望可以陪你走向一个永恒的未来。

     很久之前听过的故事我还是可以记得,很久之前你说的话却被我完全过滤掉。那些曾经费尽心思折成各种形状的精美信纸,即便是舍不得扔掉,也在房间的家具不停变换的过程中慢慢失去了踪迹。于是我开始安慰起来:有些故事就算结局完整也不能避免会像这些信件一样,明明一直住在哪个房间里,可是就是会有那么一天,因为被忽略或厌倦而再也没有了要寻找的理由。总会有新鲜的事物替代他们原先的位子活在你的世界里。

    其实你的离开也算刚好。

    我们都有听过美人鱼和白雪公主,可是爪哇国的公主要怎么跟王子幸福的生活。所以现在应该明白了吧。其实我们一直活在这样一个真实的世界,真实得要自己吃饭、自己工作、自己安慰自己。可是总是有那样一些人,模糊了梦想跟现实的界限,非要变成童话里的谁谁谁,然后一次又一次地绝望。

     于是又开始慢慢的收拢了怨恨的心情,淡漠的用一个好似成年人的口吻跟你聊起以前,聊成了谁都不认识谁的故事。我们在绕了那么远的路之后,终于又回到了原点。

     很久之前,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有怎样的变故,所以会义无反顾的喜欢上某个人,会因为这样的喜欢变成自己完全陌生的人;而很久之后,我们明白之后要奔赴的终点,即便放弃会不甘心,会怨恨,也还是要变成自己必须要成为的人。

     好像你在中间,毫无意义的存在着。

     又或者是,可恶地挡住了我的路。

     就这样慢慢释怀了,看着你平凡的结婚生子,于是我也平凡的生活。有时候在马路上面对着面,也只是彼此微笑地点个头,再然后你送你的孩子,我上我的班,脚步匆忙的不会有任何迟疑。

     我们心照不宣地走到了那个离彼此最远的距离。

    其实你离开很久之后我有做过一个梦,古老的山路背景里,你穿白衣向我打听通向村子的路,我伸手指了你的前方,然后你继续前行,而我也走回了我要走的路。

    也许那样的梦里还应该有星光,或者萤火虫的灯光,这样我可以再许一遍以前的愿望。我希望爸爸妈妈永远健康,希望淘淘和它的儿女们永远幸福,希望那些喜欢文字的孩子们可以构筑属于自己的天堂,希望你和我可以走向属于自己的未来。

posted @ 2011-05-08 04:40 清依浅痕 阅读(4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