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的地铁

生灵在喘息的地方,请保持安静和平静。你所看到的都是真的。

2011年6月4日 #

看,我一个人活的怎样

一个人,我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一个人。单身?抑或是无论热恋失恋都觉得孤单?
好久没有熬夜了,甚至没有超过两点坐在电脑前。所以,已经忘记熬夜是什么感觉,却越来越明白什么叫一个人。
好不容易一个人在宿舍,好不容易和Karena聊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因为她已经被各种考试折磨得连心里话都好久没和我说了。而我,一直在这里不放过任何一个人地寻找安慰、寻找朋友的陪伴,那种拼命抓住温暖的感觉已经变得白热化。我想开心我想快乐我想大笑我想没心没肺地对别人我想神经变得大条点。
带着很多人的担心关心和安慰去走一个人的路,我开始变得庸俗、变得物质、变得轻易改变自己的底线,甚至打破自己的原则。而这不是我想修行的。无论我表现得多开放多无所谓,在转眼的瞬间我还是会害怕。这些装出来的坚强,在心底里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和八卦公社的众人去了一趟桂林。那是一趟很愉快的旅程,不是景点有多好玩,也不是旅店多舒服或者有多少美食,我从来不介意去的地方好不好,在乎的只是那么多相熟的朋友一起出去玩,即使没有其他附带的东西,这份感情就已经很开心了。就像我不会轻易去爬山,但是却不会放过和一群人去爬山的机会。因为那是获得快乐的很重要途径。去了西街的酒吧,彻底地疯狂了一个晚上。是的,很好玩。可是每每想起都会觉得后怕,因为在心里给自己设想了一万个“万一”,总以这种方式来告诫自己这是不可取的,不应该的。可是啊,又不见得有多不应该。虽然每次和朋友们说起,他们都会强烈要求我不能喝酒不能去舞池不能太放纵,云云。
不要问我“过得怎样”、“近来好吗”,往往很难回答。我不想掩饰生活的龌龊也不想为了不让你们问下去而说“挺好”。其实我大部分时间是好的,起码不会悲伤,只是闹情绪,发自己脾气。只要给我一个沉默的空间就会好起来。这是我性格里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每当Karena对我说那些很直白很现实很父亲式的语言,就觉得很温暖,同时也很害怕。因为她是个心水清的人,她能看懂我逃避的那些种种。关于爱情关于生活关于前途,坦白无遗。遇到怎样的人,就会成为怎样的人,是真的。已经经历过不问“值不值得”的年龄和心态,我也开始被潜规则和社会化,也会想想值不值得。以前过得是有点任性,父母亲从来都不多说什么,仗着乖巧的性格被他们绝对地信任。于是总会在某些事情上任性,不问后果。例如,死爱一个人却不知道那人不该爱;收起行李就回家;玩到忘记自己还是个学生...
深夜了,在键盘上敲出这些文字让我觉得生活还是跳跃的。安静的夜晚很好,有点小孤独,小无聊。

posted @ 2011-06-04 01:57 熊 阅读(4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