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又老了一岁。
这个冬天特别漫长,降温反反复复,寒冷永无止境。

不喜欢出门,一遍又一遍刷着论坛听着老歌,眼睛干涩,无事可做,却病态的不肯下线。
外面的雨丝太冰凉,外面的天空太刺眼,飞鸟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在空中拉出划痕,不依不饶。

太冷。

放开你第几个年头,竟然已经记不清楚,记忆一旦漫延便无可抑止,裹着宽宽松松毫不御寒的睡衣捧着冒着热气的水杯,恍惚间好象又听见你的声音,你说乖,去睡觉。
整夜整夜失眠,我想我再也抓不到那样的温暖,只是睁着眼睛徒劳的一次又一次思考、回忆、幻想。

这何尝不是一种沉沦。

随手点开播放器,不断循环的钢琴声中,萧敬腾在嘶声歌唱,他说那是绚烂华丽背后的虚假,他说那是短暂快感之后的空荡,这声音如魔咒一般不断回响。
我开始满屋找烟,像多年前每次压抑得无法自控的时候,连手指都在颤抖,终于在翻遍所有角落,才恍然想起,已经戒烟很久了。

你说抽烟不好,别抽得太多,每次你这样说时我都会笑着摇头,指尖夹着烟,惬意而慵懒。
我从来没想到,原来离开你,我反而戒掉了它,如同戒掉那段混沌又模糊的过去。

还能做什么,我只能循环着这首歌曲,跟着那个人一起哼唱。


我要怎么说我不爱你 我要怎么做才能死心
我们一再一再的证明 只有互相伤害的较劲
我要怎么说我不爱你 我要怎么做你才死心
痛苦不断不断的交替 还有什么留情的余地

拥抱着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声
随着浪潮的高低漂浮在那片刻快乐
然后尽情沉沦 然后缝补灵魂……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该文被作者在 2012-03-13 23:14 编辑过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海阔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