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过十五,年过中秋,看着中秋一步步逼近,我一直在想今年又完了!
      今儿礼拜天,我依然来到了办公室,看着厂里的花花草草,听着滴滴的叉车汽车的引擎声,走着走着一丝丝的雨点随风慢慢的飘落下来,不过看树叶变黄的不是很多,秋天才刚刚开始。
      请了个小长假,回去看看二老,看看媳妇,再看看各位老友!
     
      刚才一个公司刚来的一个老哥给我发了一根烟,聊他以前的事情,四十多岁的人,应有的心态!完了我又去转了转,突然觉得每个人都是那么可爱,即使是恨我的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以前的那些梁子一下子不见了,可能是因为周末的缘故吧,没有压力!
      三十多岁的男人了。。。
posted @ 2016-09-11 10:49 yangjj 阅读(32) | 评论 (1)编辑 收藏
 
     好久没有打开博客了,期间我总是偶尔会想起这里,然而总是不了了之。
     这次打开,我是在江苏省苏州市,也就是时隔三年,我又回到了长三角。此时此刻我已经来了近两个月了,然而忐忑的心情迟迟不能平静,毕业十年,来来往往,回想这些年来自己所经历的,总归会有少许感慨。
     走着看着吧......
posted @ 2016-07-19 15:49 yangjj 阅读(29) | 评论 (2)编辑 收藏
 
蒙蒙春雨,敲落在桃花瓣上。
花瓣受不了太多的溺爱。
片片落在了泥土中。
走了
不知道何时,他又来摘桃花。
posted @ 2016-04-05 20:08 yangjj 阅读(1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那一天
我不得已上路
为不安分的心
为自尊的生存
为自我的证明
路上的心酸
已融进我的眼睛
心灵的困境
已化作我的坚定
在路上
用我心灵的呼声
在路上
只为伴着我的人
在路上
是我生命的远行
在路上,只为温暖我的人
......
大半年没有登录了
今天喝的有点微醺,突然听起这首歌,然而带来的滴滴的眼泪,可能是因为长大了,而有所感触。。。
在路上..
在路上
...在路上



posted @ 2016-02-29 21:53 yangjj 阅读(15) | 评论 (0)编辑 收藏
 
  9月10号!教师节,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可能秋季的雨就是这样,让人无比的舒服!
  不知道何缘故,现在进这里的时间不像以前那样了!但是每每来到这里看见各位博友的心情,我都会很放松的感觉,我相信以后也仍旧如此!
今年有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变故,以至于我都懒得说出来......

待续......
posted @ 2015-09-10 15:54 yangjj 阅读(2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前几天晚上彻夜失眠,为了打发时间,额把额从学前班到大学毕业的每一个班级,回忆了一边,不由得觉得时代的变迁,无情的带走了许多许多的回忆,如今的那些地方已经人事已非!不再有那一排排翠绿的梧桐树,也不再有那泥墙砖瓦!
    现在已经记不清是那一年了,额正式步入了上学之路,那时额的学前班是额们村的小学里头的,额还记得额们上课用的桌子是一张木板,下面有两个泥墩子,板凳还得自己从家里带,放学了还得带回去,可能是因为年纪太小的缘故吧,在这个班里额就记得这些。然后随之而然的步入了一年级,长板凳木桌子,基本上每个木桌子上面有巴掌大的大洞,那个洞有些是用蜡烛烧的,有些用小刀割的,反正经过一届又一届的人,磨的是光光溜溜的。
   小学时候额们老师们开会的会议室是间大四川,额老感觉阴森森的,鲜红的两个大木柱子,黝黑的墙面,里头貌似有个灯泡,额估计15瓦的,然后每个周末学校都会安排几个学生在学校,额们叫护校,那时候从家里偷点儿烟出来抽抽玩,找几个女同学过来一起玩。反正老闲不下来。
   额上三年级的时候额的老师打过额一次,拿扫帚把,三下五除二直接坏了!额也忘了额哭了还是没哭,反正从来额也没记恨过。四年级的时候额遇上了一个奇葩班主儿,喜欢糟蹋人,动不动一句扎实的老陕话“你看你窝瓷愣蛋”,据说他因病而去世了,额不记额当时是在啥地方了,而且貌似有好些年了,如果现在再说些话就觉得有点做作了。额们那时候和版主任貌似木有啥感情,么有现在这群孩子们上学的那感觉,那时候么有电脑,连电视机能看得也只有那几个台而已。五年级额记得是额舅舅结婚了,额第一次以非闲人的身份出席了婚礼!六年级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看见对面的食堂,有乡上教育组的工作认识跟着校长吃着三原熏鸡,五香驴肉,喝的脸红呼呼的。哈哈!那时候额们的同学都是一个村里的,反正额们那时候玩的东西现在的孩子听都么听过,有好些额都忘了叫啥名字了,对了有个叫“油条pia擦”!
   1997年7月额以不优益的成绩,晋升为王莽初中第二届一年级,从此开始了上晚自习,在楼房里上课学习的学生生涯!并且当年期末考试,额以英语69分的高分(其他分高),获得了全级第二名,也因此得了个45元的奖学金,擦!额泪流满面,也正式因此额初中三年里当了三年班长,也是因此额参加了数学竞赛并且以37分的高分得了不知道倒数第几。额还记得初一额开始穿内裤了!!
   初二额开始学着穿老板裤,系皮带,随之面对的就是初三的落榜!不过额么有感觉有多么的沮丧。
   然后,额去另一个初中准备复读,在复读的第二个礼拜,额接到了一份通知书,***中专,额思量了,最总还是去上中专了,额就记得是个九月份,额穿着白色的夹克衫,额印象中是额爸爸穿过小的,还有一条白色的休闲裤,一双白色的双星球鞋!额来到这个学校,顿时不会了,额的爸爸看到人家孩子都是皮鞋啥的,额爸爸就带额就近花了70元,买了一双一脚蹬皮鞋,这一身在当时也成为了额最体面的衣服。
    临近国庆之时的一个晚自习,额想到自己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鸟地方,虽然有额两个同校的女同学,可额还是觉得木有了以前的伙伴,也看不见看额长大的奶奶了,想着想着,额爬在桌子上额情不自禁的黯然泪下。
    第二年,额开始慢慢很少回家了,想家的次数也慢慢的减少了,额也慢慢的留起了长头发,开始讲究穿着了,也开始慢慢的打打篮球踢踢球了。第三年额顺利的连读大专,也就是在那一年额失去了奶奶,也在那一年额有了人生第一个女朋友!下来的时间额经历了非典,直到最后一年额因为大男子主义,跟别人第一次打架!可能因为毕业的缘故额没有受到处分,也因此而有了人生第一份工作,一干就是七年!
   时光啊,时光...再也回不来了!

posted @ 2015-06-30 17:51 yangjj 阅读(48) | 评论 (1)编辑 收藏
 
又是时隔几个月

最近比较木乱
千头万绪,貌似么有了办法

然而,
额有思路
那就去做啊
恩恩,是啊,去做啊
我正在做...

考验额的时候到了
成败在此一举

2015
下半年


加油
posted @ 2015-06-25 14:53 yangjj 阅读(35) | 评论 (0)编辑 收藏
 
这几年 我怕了
因为年龄越大
离开的亲人就越多
生命无常 活在当下

这几年我变了
学会了让舍得的
和不舍得的都随缘了

这几年 生活告诉我
人与人之间亲近与否
除了血缘之外
还在于是否交心

这几年 生活告诉我
以前想要的 虽然现在得到了
却已经不再重要了

这几年 我醒了
对所有人好
更要对对我好的人好

这几年我知道了
日久不一定生情
但一定能够见人心

posted @ 2015-05-13 17:37 yangjj 阅读(47) | 评论 (3)编辑 收藏
 

    这次打开博客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其实有很多回想来转转看看,可是总被无奈而拉走,今天跟妻子吵了一架,有点抑郁!趁着夜色,偷偷的来看看。
    可能是我对自己以后的要求太高了吧,所以我过的很累,可是我从没有跟任何人讲过我累。即使我再忙,我从来都以还好二字敷衍。可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却不能理解更别说支持!我也常常问我自己,我这么作到底是否值当,我也不知道,可我就是想这么作。在某些特定的时候看到一对对,一群群,一帮帮嘻嘻哈哈的人们,我又何尝不想呀,可又放不下现在的这些,像是半坡上的牛,之得硬着头皮往上走。
    被人真正的理解是件非常愉快和舒服的事情,记得以前不顺心挨批的时候有一帮兄弟们“走,喝酒去”!
    以前不开心的时候会给家里来个电话,诉诉苦,虽然父母理解不了!
    以前生病的时候可以给领导请个假,休息一半天的,现在可不敢生病了,生了病得耽搁很多事情。
    奈何,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况且我才正儿八经的刚刚开始。
    人说三十而立其实也不无道理,而立之年的每个人都是单位的顶梁柱,我想再过上几年我们现在而立的80后就换成了90后了,呵呵,走来走去看来看去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大同小异,不过是追求的东西不同而已!只是路线相似!
   哎,喝杯酒睡觉吧,亲爱的自己!

posted @ 2015-03-11 23:28 yangjj 阅读(57) | 评论 (1)编辑 收藏
 

    有时候我经常想开这车到些郊外去转转,这个愿望藏在心里已经多时,可始终无法实现,哎,不得不暂时放放,也可怜了我那小媳妇,实在是没办法!就连结婚也是在三天内完成的,第四天开始干活,有时候我也佩服我自己!
    自上个月28号我组织的大学同学聚会开始,最近貌似掀起了一个聚会狂潮,许多年不见的同学们相聚到了一起,共同回忆匆匆那年的美好时光!
   其实我当时组织这次的聚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大家能一起见见,回忆回忆当年那个青涩的时代,并非像往常的聚会流程:吃饭,喝酒,唱歌。整体来说举行的还是比较顺利,大体是按照我的思路进行的,不过久逢知己,难免多喝几杯以至于有少许的欠缺!如果下次再举行,一定会更成功!

posted @ 2015-01-19 16:32 yangjj 阅读(5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共16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