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这个称呼是我对郭大哥的一个尊称,其实他也就四十多,长我十多岁,说着一口流利的苏北方言普通话,第一次跟他说话实在是费劲儿,不夸张的说还得找个翻译,我是5月底开始接触,到9月28日,也就刚好四个月的时间,然而......,一场车祸让他永远离我们而去......。
      昨天是在医院抢救的第四天,中午得到消息,大叔离我们而去......,昨天下午,我跟几个同事送走了他。嫂子和他的女儿的哭声,声声撕人心肺,哭声中我能听到心灵深处的嘶吼:“不要离开我们,不要离开我们”。
      我实在不忍直视,就在离他五米远处默默的感受着大叔对我们的爱以及亲友对大叔的爱。
      抬头的天空,风在哭、雨在嚎,我看见大叔挥着手,对着亲人和我们微微的笑着,露着一口白白的牙齿。渐渐的渐渐的,越来越模糊......

      大叔,走好!
     
     


买个大西瓜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