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8日

每一个角落仿佛都充满了焦虑和不安,人们都匆匆忙忙的,可能有些人忙着赶车,有些人赶着开什么重要的会议,也有些人赶着参加活动,总之脚底下好像都抹了油一样,呲溜就过去了,虽然是假期,但是天公不作美,灰蒙蒙的,看不见自由飞翔的小燕子,也没有放风筝的孩子,倒是各种颜色的塑料袋,在空中狂舞着,地上也是各种生活垃圾,即便是刚发芽的绿叶上,也是一层厚厚的灰尘!

老阳拖着沉重的双腿,向南行走着,每走出一步都像有一种释然,却怎么也释放不完,许久,许久,坐在路边歇歇!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只大黑狗猫在哪儿,一动不动,中年老阳那个好奇心顿时涌了上来,只见那大黑狗轻手轻脚的一点一点的匍匐,向一个洞靠近,估计是大黑狗看到耗子跑进去了,一点一点,周围的空气都是宁静的,老阳也慢慢的直起身子,悄悄的靠近大黑狗,刚好脚下有一个有个小土块,老阳便有了主意。当靠近那个小土块了,老阳屏住呼吸,双腿调息,把多年未用的劲儿,集一腿之上,抡圆了朝那个土块踢了过去,小土块应声而起,飞向大黑狗,大黑狗受到惊吓头也不回的跑了,老阳的老脸一呲,笑着到:“狗日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刚往出走出一步,发现大拇指有点疼,老阳低头一看,一个大脚丫子漏了出来,顿时老阳的心五味杂陈:“额,我成了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那个人了”!

远处山顶的天空中,阳光洋洋洒洒的冒出了头,金色的,映射出一道道金色的冰溜子!好像在慢慢的变,从一条条的线慢慢的向一起靠拢,一会儿功夫,就成了一个小片,由小片再慢慢的变大,一片一片!好看极了!老阳的脚步也慢慢的快了起来,微风抚摸在脸上,仿佛将他脸上的褶皱抚平了,老阳又想起那条他乡的那条河,此生大概率是不会在谋面了,...看,哪里风景独好!

posted @ 2024-05-08 21:25 yangjj 阅读(6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4年2月7日

最近老阳总是梦到小时候的童年,一觉醒来,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睡在炕上半睡半醒仿佛又听见那熟悉却又陌生的叫卖声,“买粽子咧,粽子来了!”“豆腐来了,豆腐来了!

奶奶在厨房已经烧上水了,灶头的火通着热炕,妈妈已经在案上揉面,准备蒸包子!年的味道越来越浓了,满心期待着新衣服,好吃的,还有几毛几毛的压岁钱!

如今的中年老阳童心未泯,腊月二十几了,也期盼着过年,但是期盼的快乐也仅限于过年前期待的这十天半个月,到了三十儿初一,也就没有了啥不一样了!

 

2024春节前天气预报说有大雪,果然,雪还是如期的下了下来!很美,很安静,老阳已经多年么有看到大雪了,一比一般大的雪花,老阳带着大女儿亦说:“快看快看,好大的雪啊!“

亦说:“我看看,好美啊!爸爸,雪从哪里来的呢?”

老阳说:“臭亦,雪花从很高很高的天空来的。”

亦说:“那他的妈妈呢?”

老阳想想:“她的妈妈跟她一起飘落下来了呢”

亦说:“在哪里,在哪里?”

老阳指着一大片正在飘落的雪花:“快看,那片最大的雪花就是!”

亦双手扣在一起,放到胸前,两个眉毛紧紧的缩在一起:“快点,雪花妈妈,快点追上雪花宝宝!”

老阳把亦搂在怀里,轻轻的吻了下圆圆的小脸蛋:“雪花妈妈一定会追上雪花宝宝的,雪花妈妈永远都爱着雪花宝宝!”

亦说:“爸爸,可是我觉得外面太冷了,能不能把他们叫到我们家里来?”

老阳:“啊,雪花妈妈和雪花宝宝都喜欢冷,把他们叫到家里来,就会化成水呢”

亦说:“爸爸我觉得他们好可怜!”

 

亦是个很善良的孩子,再有3个月就6岁了,有时候看这动画片,看着看这就哭了,老阳还记得有一次晚上睡觉前,不知道咋回事就流泪了:

老阳问:“臭亦,跟爸爸说咋啦?是不是做梦了?

亦摇摇头:“赛罗受伤了!”

老阳知道了:“那爸爸带你一起去帮助她,好吗?”

亦开心的点点头,然后老阳带着亦,假装各种姿势,包扎、吃药、缝合好了!小家伙开心的:“赛罗,我和爸爸已经把你医治好了,你快去打坏人吧!”

 

事毕,这才闭上眼睛,安心的睡觉了!

老阳:“你和妹妹在家里等爸爸,爸爸有办法了”

亦说:“什么办法?”

老阳把耳朵凑到亦二多钱悄悄说到:“爸爸去把雪花宝宝和雪花妈妈堆成雪人,拿到家里来!”

亦开心的跳了起来:“好的好的,太棒了,真是个好主意”

老阳说着起身,从家里找来一个盆子,和其他几个能凑成雪人形状的玩具,就下去了,楼下的雪也就十公分厚,缺还在毅然的下着,不远处就有物业将雪扫到一起的雪堆,老阳走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就用各种雄壮的玩具,弄成了一个雪人,待了点树枝,就端上了上去,

老阳:“亦亦,快来,爸爸需要你的帮助”

亦亦咚咚咚的跑了过来!

老阳:“快去把鞋穿上!一会地上有水呢”

亦又咚咚咚的跑过去,把拖鞋穿上跑了过来!

老阳:“走,我们去厨房,给他把鼻子、眼睛装上去”

在厨房,亦用树叶、菜叶啥的笔画,给他做个什么样的眼睛,什么样的鼻子。

老阳:“臭亦,你还记得我们上你堆的那个雪人吗?”

亦点点头:“记得呢”

老阳:“那我们就跟上次一样,用胡萝卜做他的眼睛鼻子吧!”

亦点点头:“好吧”

老阳用胡萝卜切成了2个圆形,1个三角形:“这个就是他们的鼻子和眼睛吧!”

亦:“好吧,爸爸”

用小树枝把切成形状的胡萝卜片穿起来,扎进雪人的头部,左右各一个树枝就是左手和右手了,投在再来两个弯弯的带树叶的树枝,就是他的辫子了!

亦开心极了:“爸爸,为什么雪人的头是方形呢?”

老阳说:“这是个机器人雪人,当然是方形了”

其实是么有圆形的模具,随便找了个方形的玩具充当的!

亦:“机器人雪人,太棒了,恩快来看,机器人雪人”

恩哒哒哒,嘴里嘟囔着跑了过来,到跟前二话不说就上手把左手拔了下来!恩1岁5个月,还不会说话,刚学会走路不就!

亦:“哎呀,你干啥呢,你把机器人雪人的胳膊拔下来了”

恩依旧嘟囔着哒哒哒,呐呐,手舞足蹈!

亦:“爸爸你看,恩把机器人雪人弄坏了!”

老阳:“好像是的,爸爸来修好它”

老阳把恩报了起来,举高高,恩咯咯咯的笑起来,老阳把恩放到沙发上,把树枝哄骗到手,走到厨房把树枝又插会了雪人上!

老阳:“修好了”

亦开心极了!蹲在雪人旁边左摸摸右摸摸!

其实老阳并不擅长这些东西,更么有啥才艺!只是总喜欢将他的童年趣事搬过来给他的女儿,以前给女儿折各种纸昆虫、纸房屋、纸飞机等等!把西瓜皮、柚子皮做成各种老阳能想象的面具等等,女儿也着实开心。

老阳:“亦,我们的屋子里太暖和了,一会机器人雪人就会化掉!”

亦:“啊,那咋办呀”

老阳手指在太阳穴转转,嘴里嘟囔着:“我来想个办法!”

老阳凑到亦耳朵:“爸爸带你下去,玩雪,可以堆雪人,可以打雪仗!”

亦:“好呀好呀。。。嘻嘻”

老阳:“穿好衣服,穿好外套哦”

亦乖巧的很,自己去穿衣服!楼下的雪还在下呢,落在树叶上、房顶、还有地上,不少小孩都在玩雪,老阳带了很多模具,杯子、小塑料凳、圆筒形、长方形、和亦做了好多。

老阳说:“爸爸带你滑冰吧”

亦说:“怎么滑呢?”

老阳看到旁边的那个小斜坡:“来,跟我来”

走到小斜坡上面,老阳说:“两个小手递给我,蹲下”

亦照做后,笑着说:“爸爸,这怎么滑呢”

说着老阳就稍微用力往前拉,老阳小时候跟小伙伴们都这么玩,可是今天往前一拉,亦就倒了,老阳说:“臭亦,你穿的鞋滑不了冰,而且现在的雪还没变成冰,要变成冰才能滑”

亦说:“啊,我想滑”

老阳说:“好啦好啦臭亦,我们先打雪仗吧”

说毕,便在地上随便挖了一块雪,也没敢捏实:“我要打你啦!我要打你啦”

亦飞快的站起来,跑了有几米开外的地方:“来,打我呀,打我呀”老阳用松软的雪球往亦的方向仍了过去,几个后,没有一个打中的。

老阳:“我要打中你,可是我打不到”

亦:“来呀来呀,你打不到我”

说着就头也不回,也不看雪球,绕着一个植被绕圈圈。

亦看到不远处,有个小朋友,跟他的爸爸边走边玩,亦跑到老阳身边:“爸爸,我想和那个小朋友一起玩”

老阳说:“当然可以,那你自己去跟小朋友说吧”

亦跑到那个小女孩跟前:“我想跟你一起玩打雪仗,你想玩吗?”

小女孩抬头看了看他的爸爸,他的爸爸说:“我们一会要接妈妈去呢,少玩一会哦”

小女孩很开心,和亦打闹着,亦总是被别人追着打,想不到拿个雪球回击!

三五分钟后,小女孩的爸爸带着小女孩走了,

 

亦很开心:“爸爸,我还想玩”

老阳:“你已经长大了,你可以自己交朋友和你一起玩”

亦四周看了看,看到两个小孩,一个大点的是个女孩,应该是姐姐,一个小点的应该是弟弟,但是都比亦亦大,最小的应该是小学二三年级吧!

亦:“爸爸,我想去跟他们玩”

老阳:“好吧,你去吧”

亦亦走到两个小朋友跟前:“我想跟你们交朋友,一起玩,看可以吗?”

两个小朋友看了看,么有说话,各自玩自己的!

亦望了望我,又转过头:“我奶奶住院了”

那个小男孩:“关我们什么事!”

亦确实小,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一起玩吗?”

两个小朋友仍然么有回答,因为他俩手里有两个小鸭子的模具,我能看出来亦还是很想和他们一起玩,虽然小男孩说的话我也不爱听,缺也没有说啥。亦还是有意无意的蹭在两个小朋友身边玩,我低头打了个电话,我听见亦对那个小男孩说:“你刚撞倒我了!”

小男孩不依不挠的反驳:“是我先滑的,你后来站到那儿的”

我确实有点生气,但是又不好发作,对亦说:“亦,那个小朋友没有礼貌,他应该跟你道歉,但是他没有,我们不跟他玩了”

亦也很乖巧:“嗯,好吧”

说毕,老阳带着女儿就回去了!老阳想小朋友的矛盾其实很正常,老阳最烦恼的是亦太过于善良和单纯了,如果他在厉害点,比如打回去或者反驳回去,以后也免得受欺负,老阳想大部分父母都应该是这样想吧!

亦倒也没有啥不开心,跟没事儿人一样!事隔两天后,老阳问亦:“”你当时为啥不打回去或者说回去?”

亦说:“那两个小朋友都比我大”

老阳:“大也应该反驳回去,你要勇敢一点呢”

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以后还得是多锻炼亦在这方面的欠缺,太过于善良总受欺负,也不是啥好事!

老阳很喜欢带亦去野外活动,以前在安徽的时候,基本每周都会带着亦去野餐,在树林里玩小红帽的游戏!如今回到老家,亦也没有了昔日的好朋友,周围都还是陌生的!希望她能尽快的交到好朋友,熟悉起来!

 

posted @ 2024-02-07 11:28 yangjj 阅读(87)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4年1月21日

  老阳常说他自己本是个情感丰富的人,生活却将他逼成了一个充满了冷漠的人,本想活的自己一点,生活却把它活的像是别人,却又嘻嘻哈哈的蹦跶着。

老马:“走,抽根去!”

老阳撇了老马一眼,没有回答,身体却诚实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单位的抽烟点是露天的,寒风刺骨,西北风呼呼的刺到脸上,就跟拿鞭稍子在脸上扫过一样,抽根烟更像是上了一场战场,但褶皱的脸上却刺啦着笑容,为了能暖和点,老阳蹲在哪儿,背后对着墙,把西北风挡着,看着远方不知道想着啥。一支磨砂猴递到了面前,很自然的接过来,继续点燃!

老阳说:“好久么抽这烟了”!

猛抽两口,烟雾和呼出的气混杂在一起,分不清那是烟那是气,反正都是白色的,随着风吹走了!对老阳来说抽烟的这一会儿功夫,是一天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时间,这几分钟可以天南海北,可以谈论那个大姑娘小媳妇,也可以吐槽工作中带来的不快。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阳公司里上班的大都是一帮小年轻,在这帮小年轻身上看不到朝气,一下班要么是谈恋爱去了,要么是喝酒去了,十几年前的老阳那时候可不一样,吃苦谈不上,但算是受过压力的。

一场久违的大雪,冲走了许久的思绪!

雪花从万米高空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却也是安安静静,白净如玉一般

一片一片的,随风自由的飘落!落在了松叶上,落在了屋顶,落在了每个角落!满世界都是白色

多希望,能像孩子一样,撒泼打滚在厚厚的雪里,咯咯咯的笑几声!

生在这个城市,却不在这个城市成长,如今又回到了这个城市,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走在厚厚的积雪上,

posted @ 2024-01-21 17:16 yangjj 阅读(8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3年9月8日

     摘要: 大女儿 亦 五岁的生日已经过了,还是和以前一样,胖乎乎的,我就是喜欢她胖乎乎的样子,认认真真吃饭的样子,认认真真画画的样子,以及一本正经的跟我谈长大以后想当一个什么样的人,科学家!芭蕾舞女!画家等等!这个问题是8月份因为妻子生病了,因此我请了假回去老家一趟,晚上的时候,我把亦搂在怀里的时候问我的一个问题,我当时有点蒙,五岁多不到六岁的小孩,竟然问了我一个这么遥远的问题,我不知道他是经过思考问的,还...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3-09-08 10:50 yangjj 阅读(11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忙忙碌碌的,2023年已经过一半了,每个人仿佛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也不例外,走到现在有时候不由自主胡想自己以前走过的路,难免感慨下,身边的能人异士多不胜数,而我仍然挣扎在生存的边缘,为了柴米油盐而此处奔波着,购物车里存放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东西,依旧还躺在哪儿,不知道是变的贵了还是便宜了,没有太多关注,是我想要的太多,还是付出的太少呢,年近不惑我竟已经分不清了。

前几天老阳跟个50多的老乡吃饭,同省份不同市,能在这个小地方相遇,也算上半生修来的福分,老价格是个瘦小的的个子,小眼睛,还带着一副高度的眼镜,爱笑,一笑一口大黄牙就表现出来了,他老婆刚好跟他相反,比老蒋高上半头,看起来也比老蒋壮实,也爱笑,这两口沟通起来还算真诚。

虽然我们是一个省份,但是他俩说话的口音还是跟我不同,比如他俩说“几百”的效果就跟电影无人区中那个加油站的老阿姨的口音一样,“几百(bei)”,在这我平时喜欢喝他两口喝两口,在这个地方老阳也没有其他能敞开喝点的,老阳心里清楚的知道他们在这也只是昙花一现!人到中年就是这样,有些事和话只能知道,不能讲,可能多年后事情已经发霉的时候,才能拉出来晒一晒了!

posted @ 2023-09-08 10:48 yangjj 阅读(10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3年5月1日

  四月初,我从某个城市的最一边,去到了另外一遍,一个陌生不是很发达的小镇,我决意在这里能展开拳脚全力以赴,算是奋斗一番,即使我还是打工者!

我喜欢忙忙碌碌紧紧张张的工作,经常九十点下班我也能很坦然的接受并且觉得充充实实,我觉得这样才能体现我的价值、或者说在忙碌中能看到若干年后的成果,如上分和上上分工作,我能抽出很多时间跑步、看书,但从发展角度说,我能看到五年甚至十年后的我,我想这不是我想要的,因此,辗转来去又或者谋划已久的来到了整个陌生的小镇。

我在很多地方呆过,比如顺德的北滘、无锡新区、常州的礼嘉、宁海的西店、安徽的金寨,无论好与坏,就我一个外地人来说都是陌生的,然而基本都能安生的呆下去,这次也不例外。

温度十几度,还是得穿个薄薄的羽绒服,我就一如既往的赴任了,我被公司临时安排到了一个民房里,先凑合短时间,过阵子换一个,对我一个人来说无伤大雅,我就收拾了下,住到了这个十来见方小屋,一张床一个衣柜,就这样!反正我认为都是比较赃乱的,我也懒得去收拾,因为还有另一个人,而且住不了多久,就这样讲究吧!

我住的第一个晚上,凌晨时分,就有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把我吵醒了,“呃。。。呃。。。呃。。。!因为凌晨时分,我要争分夺秒的睡觉,也没有十分在意,直到第二天第三天,那个大公鸡依旧如此,天气好的时候叫的更早,我当时最想干的事情就是拿一根擀面杖,用尽全力的去抡向那个大公鸡,为了和房东能和谐,我忍住了!我不知道房东咋想,为何给哪儿弄个大公鸡,没法说!第四天上班时,我特意走到那个鸡窝旁停留了一会,我倒是想看看那个大公鸡长得啥样子,我心想是否能跟它沟通下,果然,一个昂首挺胸的大公鸡,咕咕咕的站立在一群老母鸡中央,鲜艳的羽毛,我“哦”了一声,直接无视!随口:“恶贼,狗日的,还不召示额”我想我要是懂得鸡的语言多好,这样我就能把我的诉求准确无误的跟大公鸡表明,用人的思维想,他应该会答应我的诉求。

“早上不要叫的太早了,我要睡觉,你这样我迟早要给你喂包老鼠药,或者把你给炖了”

“咕咕咕。。。”

“狗日的。。。”

“嘎。。。嘎。。。嘎嘎嘎嘎”

“恶贼,老子要上班去了,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你要注意我给你的忠告,小心你剩下的鸡生”

我是西北人,虽然在外十多年了,但是每当我激动想骂人的时候,还是用家乡话骂出来觉得得劲,并且是不受控制的就冒出来几句。

可能是由于气温降低了还是咋回事,接下来的几天,这个大公鸡确实没有叫了。

等到最近气温逐步回事了,天也亮的越来越早了,大公鸡的毛病又犯了。。。!

早上六点,我去跑步的时候特意饶了一下,又来到鸡笼旁,狠狠的瞪了几眼那个骄傲的大公鸡,那厮竟然直接无视,算了,我想也该是时候了。。。!我就跑步去了!

 

我喜欢早上跑步,因为那时候没有任何担忧,不用担忧有工作上的事,也不用担忧打扰妻子和小孩子们,而且下来的一整天还能完完整整的工作,晚上还能睡个好觉。

我记得第一次在这个地方跑步的时候,我是沿着省道跑的,一路上么有啥可圈可点的,第二次,我就开发了另一个地方,就在工厂后面,双向8米宽的人行道,路边都是绿油油的庄家,这地方刚开始的时候,早上还是有点冷的,但是油菜花已经不遗余力的绽放了,大片大片的,美极了!我还记得小时候当油菜还没开花时,大约有一尺来高,那时候菜子杆把皮剥了可好吃了,甜甜的,有点青笋的味道的,现在已经么有小孩知道那时候的乐趣了。

天气好的时候还有嗡嗡嗡的蜜蜂采蜜的声音,路旁的梧桐树的树叶也就七八个月小孩的手掌那么大,小鸟们也都在一大早叽叽喳喳的找食物,也有些货在求偶,毕竟是春天来了,春天可是一个求偶的季节。

大概月末的样子,气温骤增,二十几三十度了,似乎一切都变得美好,窝了一冬的肉该拿出来晒晒了,我开这车子准备回去抱我的两个女儿了,一个比一个可爱,走在省道上刚好夕阳映撒在满身,车子里充满金灿灿的,路旁的花儿整整齐齐的,再过一会当我看不见路边的这些花的时候我也就能见到亦亦和恩恩了,我满怀期待着!

市区里的红绿灯就是多,9公里得走20分钟,当离家里有大约5公里的地方我准备右转,这里有个右转车道,也有个斑马线,我就减慢了车速,礼貌的让一个电瓶车先走,但是电瓶车示意我先走,就当我刚把油门踩上刚加速的那一霎那,一道黄色影子从我车前潇洒的一划而过,飘逸的身法,他的身体当时向前爬下大约有45°,人我没看清,男女也没看清,就看请什么团,黄色衣服黄色帽子。

“贼,狗日的,着急吃屎呀”!

我不由自主的淡了一句老陕,把我也惊了一下,天已经麻麻黑了,回去过为期一天的长假了!

posted @ 2023-05-01 16:05 yangjj 阅读(15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3年4月12日

  新工作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了,我想这就是我想要的,可能几年后吧也能得到我想要的种种,因此这一个月我也在拼命的努力工作,没有回去看看我两个可爱的小女儿,我很想念他们,想念老大圆嘟嘟的脸蛋蛋,想念老二山字形的碎嘴,想和他们一起野餐!
妻子每天都给我发各种两个小宝的小视频,我记得有一个印象很深刻的是老大逗老二的情形,7个月的老二咯咯咯的笑的不停,我能感到他很爱他的姐姐,每次亦亦放学到家,恩恩一看到就漏出无邪的笑容,两个小腿使劲的瞪,手舞足蹈!
亲爱的妻子,也很开心,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两个小宝,我从未有过现在的这种幸福感,我给妻子发微信说:“虽然现在我们比较艰难,但是我觉得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妻子也是有着同样的感觉!我想这就是常说的“幸福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这句话的意义了!我想也是,在艰难的时候只要看看两个小宝,什么事情都是值得的,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posted @ 2023-04-12 18:37 yangjj 阅读(10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3年3月17日

     摘要: 其实自二女儿出生后,我一直相对他写写什么,因为我结婚前给我未来的妻子也表述了当时的想法,大女儿出生前也写了些对他的期待等等。但一直没有举起笔,趁着这时候相对有空的时候我想是时候完成这个夙愿了! 去年的8月13号,我的二女儿出生了,在奶声奶气的哭声中,推出了产房,此时的坚强的妻子已经精疲力尽,脸色发黄,我心里震了一下,却依旧从医生的手里结果轮椅,将妻子慢慢的推向单独的休息室。接下来的几天,...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3-03-17 15:21 yangjj 阅读(10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3年1月2日

 

  我常觉得我的灵魂是肮脏的,肮脏的那一面隐藏在心里最阴暗的那一面,永远不见光明,更不见阳光,更没将其提起过,更为之可怕的是为此阴暗的一面,我竟经常觉得在以后的不一定的什么时候,可能会是某一件事情的一张王牌,更让我为之惊叹的是这一张王牌还不止一张,有很多张!在我空闲之余一个人独处时,时常会把他们一一的拿出来,细细地端详和品味一番,事毕,又将其放回原处,相互矛盾却又觉得这些牌如此的重要。

 -----------------------------------------------------------------------------------------------------------------------------------------------------------------------------------

 刚才小视频上看到一个小段子A跟B说:“我今天想登录QQ,由于时间长没有登陆,提示让我回答问题才能登陆!问题是:‘你小时候的梦想事啥?’

额想了哈,填成:‘科学家’‘企业家’‘老师’‘警察’。。。!

都提示错误!

额迷茫了,额曾经的梦想事啥呢?

原来我丢失的不是密码,而是曾经的梦想!”

   我小时候立过fulg吗?我就隐隐觉得我曾经对自己说想成为一名警察或者当兵的,至于为啥,我也不知道为啥......。

 -----------------------------------------------------------------------------------------------------------------------------------------------------------------------------------


posted @ 2023-01-02 11:20 yangjj 阅读(66)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2年12月12日

   深秋的雨夹杂着风,刮在脸上,已经略微有丝丝寒意了!梧桐树的叶子都变得锃黄锃黄,大部分却都已经落在地上了,但还都保持原有的样子!一步步踩在上面,有种深秋特有的感觉,格外不同。稻田里光秃秃的,就剩下上茬割完后的把把子,路上匆匆的行人少了不少,基本也都裹上了厚重的棉袄了!一切都预示着2022就要结束了!

   我打开车窗,望向不远处红一片黄一篇绿的小山丘,看着成群的斑鸠一会高一会低的乱飞着,有一群竟然落在了我很近的地方,咕嘟嘟咕嘟嘟啄草丛里的小虫子什么的,猛然其中有个货在里面横冲直撞的,其他的都给让路,没有过多的计较......,这个也有三六九等?恶贼,这是何等下做,在我眼里都是一盘菜。我突然按了一声喇叭,噗噜噜就都飞走了,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我点燃一根华子,烟袅绕的随风起舞,且随着风吹向了何方!

想想今年都干了些啥?

没记错的话今年我是没有回过老家的,来的时候的鸟样和现在回去的熊样,在本质是上没有什么改变的。不同的是家里又添新丁,可爱至极!老大也愈来愈乖巧!对于两个宝我想这是唯一让我感到进步的地方了!

难道是我颓废了?

好像也没有,一直像一头成年的公牛一样卖力,哼哧哼哧低着头,等到抬头得时候发现,路走错了。。。!选择好像比努力更重要!

口罩事件可能有影响,但对额这种普通人来讲,我想基本偏差不大!

  

posted @ 2022-12-12 10:25 yangjj 阅读(8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