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45

留言簿(1)

随笔分类(27)

随笔档案(26)

相册

always

Blog

English - Translate

others

pc & reported

明人动态

培养

商业-新闻-经济

最新随笔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一千零一个清晨
从没有过的心情

伤感、惬意、自由……  
一千零一次心跳                         
如此感动                            
相聚,奋斗,欢呼……                     
一千零一个日夜                       
朝夕相伴
鼓励、关怀、陪伴……
一千零一份回忆
你,我,他,珍重,祝福,永远

  "你也是九班的?怎么没见过你呀!新来的?"(废话不见得没用,我习惯了问一些没智商的问题!),"嗯!",白色的运动鞋,白色的运动服,乌黑的马尾,"你叫什么!",直到大学毕业后才明白,为什么她不告诉我,或许那个时候的我们在某种行为上已经算是成年了吧!不过,这种"或许"除我以外成立,"就这么告诉你啦,我多没面子!","这总可以了吧,你也不吃亏!",广告看多了,难免受其影响,手里拿着一卷阿尔碑斯,自信的以为这是等价交换。"……"。嘴角弯弯的,眼睛弯弯的,笑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她整个人都是弯的。
寝室: 
  "哥们,我没犯法吧!",下铺传来的声音有些绝望,白天下的雨,无凝是老天爷给我们的恩惠。九月,盛夏,一切都在冒着烟,大地疲惫的喘着气,太阳哼着江南小调,非常卖力的爆晒着祖国的花朵和幼苗。看着屋里刚刚完工的"池塘",心里难免不是滋味。"呵呵,这回晚上睡觉凉快了"。另一室友憋了半天挤出一句。
  我的床挨着窗户,早上走的时候没注意关窗。晚上从食堂回到宿舍,一开门,只见一哥们光着膀子,头裹一毛巾,手持洗脸盆,看有人开门大喊一声:"呆,此为水坡染山,我乃浪里白条燕青,尔等何人!"(估计脑袋也进水了),"防洪措施没做好啊,同志!",我一手指着脑门,一手从门后拿出拖布递给他!
  微微迷雾笼罩着清晨,每样东西都如水洗的一般,新鲜的令人着迷,和蕴的阳光,透过H2O贪婪的抚摸着刚刚苏醒的大地,鸟儿在林中唱着班诺波诺密,跳着古老而神密的舞蹈,镶嵌在幽幽绿色大地上的文明迎来了新的一天。
  大概在那个时候我喜欢上了洗头,每天早上洗一次,那会令我觉得一却都清爽,心情、学习、军训还有早餐和朋友,。我住四楼,通常我能将一个哈欠从下楼开始打到寝室楼外再到食堂,直到室友把花卷塞到我嘴里,从这一刻属于我的一天才算是开始!见于我这种思想容易的迟到的人,室友会把靠窗的位置让给我,那里空气好,阳光足,更重要的,那里有盆仙人掌!从此,在食堂吃早餐的人们偶尔会听到类似杀猪的声音!!(高中食堂里的粥真的很香)
竞选:
  "刘##,一票","刘##,二票","刘##,三票","刘##……"。主持人放下手中的选票,"谁是刘##?"。下面早已笑得弯成月牙的刘举起手向全班示意。"哟,长的还不错嘛!",同桌捅了我一下,嘿嘿的看着刘乐的直淌口水。而我担心竞选成功,心里早捏出了一把汗。
  "我们都支持你!",晚自习上,班里所有住校生将最信任的一票投给了我。
  "我要当班干,但不当班长"。躺在河堤树林中装幽灵的我,对着半个钟头前划过的流星许着心愿。
  紧握的双手,紧锁的眉头,紧绷的嘴角,每唱一票,她的手便抖一下,她的表情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以至于忘记了台上激烈的竞票声。看着她,让我不由衷的想一起个词--阿姨!也许是她过早的进入了我的视线,也许那时的我不懂得"成熟"这一词。只觉得她比早上的馒头还新鲜,又白,又丰满但不胖。看她如此神情,对竞选进度的关心超过了所有人,如果再多几次这样的竞选,毕业时她应该不会那么胖了。
  关:17票,张:23票,……
  此后,同学们改称我为"书记",她成了我最得力的助手,一帮就是三年。论及能力,她远在我之上,绝对比我更胜任,但这一职务却与她无缘,以至于后来的副手评选也没能如愿。如果不是她太过自信,赢的,不一定会是我。
  从头到尾都是绿的,绿树、绿水、绿草、军装、心情、照片!而我是灰的,衣服、裤子、鞋、书包。我努力的分辨着每一种颜色,是为了让将来的回忆不单调。
老铁:
  集合的时候,蹲在地上系鞋带,"你就是张?",她从旁边走过,挽着另一女生低头问我。"嗯!"我头也没抬,似乎声音是从鼻子里发出的。结果,右脚的鞋带系成死扣,直到那双鞋扔掉也没解开过。一次下楼,她在我右面,偷偷将手伸到左面拍了我一下,想让我向左看。如她所愿,我向左回头却没见人,所幸,来个360度转身看个清楚。结果,我与楼梯亲密接触了一次,从此,总认为1+1=3! (她是贺佳.后来,我们成了最铁的朋友.)
  成绩:军演第三,合唱第二,征文优秀!
礼物:
  新来的班任,中等身材,略胖。眼镜一幅,抬头纹两条,虎牙一颗。语言很讲究,办事有效率,心细,年龄猜不准,大概三十到五十之间。直到参加孙老师婚礼才知道,他属马,那年他27岁,妻子是第八中学老师,长像一般,婚纱照看着像观音。
  孙老师名言:问泉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
  毕业的时候,我把这句话刻在了送给他的礼物上。那是一块黑面艺术瓷砖,烫金雕刻,左上角刻着一只骏马,右侧两竖行便是这句话,下面是感言。说起这块砖,也算是我帮他完成的一个心愿。毕业前两个月,他在跟我聊天的时候,问我:"三年来,九班对他的评价如何?"。原打算让班里每个人写一句话,整理成文集留给他。班会上我把想法跟大家说了。也许,我这个书记忽悠大家三年,都学乖了!一个月后,有八个人还算支持我工作,写了几句给我!半个月后,决定将八句汇成一句一刻了之。印象中,那是唯一以集体名义留给他的记念,其他的,也就只有回忆了!
  离高考还有两个星期。高三组无论教室还是办公室,所剩的人寥寥无几。
  清晨,踏着一串串阳光,抚摸着温柔的风夹着些许凉意。
  一千零一个清晨,从未有过的心情,伤感、惬意、自由……
  路上遇到欧阳,便叫她一起陪我去花店。那块砖被包装很漂亮,接过服务小姐手中的礼盒,心里突然有种酸酸的失落感。很轻,很轻,一份心意而已,一把开启某段回忆的钥匙。很重,很重,一份情,盛载了一千零一个日夜的感动与关怀。
  回来的路上,彼此没说什么。她说要喝果汁,随意说说罢了,放在平时难免一场口舌争战,今日不同,书记最后一次请你。我不能确定是哪一种,或许,永远。三年同窗,三年友谊,在最后我们只能眼看着离别将彼此带走,却无法挽留,也没能留给对方什么,哪怕是一句"珍重"。
  一切依然安静,仿佛可以听见时间流过的声音,每一步,每个脚印,凝结着往日的欢歌和笑语,梦想与汗水,心酸和坚强,一起,烙在回忆的海洋,我们走过,留下的,变成足迹!

  祝福你们过的如愿!

posted on 2008-06-18 15:44 晓明 阅读(33)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