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152, 文章 - 0, 评论 - 234, 引用 - 0
数据加载中……

祭母文

沉痛悼念,含辛茹苦的母亲


    诗云:痴心父母古来多,
   
          愚我忤逆愧对娘,   
          不学曾子和玉祥, 
          只觉自己比人强。

    维:

呜呼!


    吾母王门任氏粉粉患病时长,西安、榆林等多处多次求医,医治无效,不幸于农历八月十四日五时许辞世,享年才七十二岁,我们姐弟嚎啕大哭,悲痛至极,无地自容,只恨世上没有救母良药。
    初秋天气,炎热尚存,我们姐弟却心若寒冰,浑身打颤。
    呜呼!吾母的辞世,如天降陨石,草木皆悲,山河憾动!
    正是:秃尾河水放声哭泣,
          棒棒高山低头默哀,
          邻村闻知高度评价,
          懂事村人潸然泪下。
    吾母的一生是辛劳的一生,任劳任怨的一生,平凡而伟大的一生,更是受人尊敬的一生。
    吾母于一九五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出生在神木县花石崖镇蒲蒿梁村的一个高门大户农家。祖训家规严格,一代胜似一代,故受良好家庭教育的影响,虽未读书,但从小聪慧过人,人逢礼至,通情达理,集中华女性传统美德于一身。十八岁和父亲结为伉俪,就顺听祖母的交代:“我的依正是我俩近不惑之年得子,八月所生,是磕头礼拜所得,娇生惯养长大,脾气不好,你得原谅,活成一家人”。于是吾母选择了百福孝先,对公婆孝顺有加,毕恭毕敬,每顿饭总是先接给公婆,其次是父亲。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承包了村里的果园,此时祖母已去世,祖父年高又牙口欠佳,不分昼夜需照看果园,母亲总要晚上给祖父另做一碗鸡蛋挂面。尤其是父亲在公社担任话务员那时,母亲既要当娘,又要做父,三月天赤脚跟骡子扶犁,六月天锄草浇田,肚饥身乏,从无怨言,难能可贵,痛煞人也,呜呼。
    母亲品质优良,作风正派,乐善好施,惯于周济,他人第一,心中唯独没有自己,逢年过节,她总要看看左邻右舍,家门自己,宁可自己忍饥挨饿,玉米也要借给有困难的他人一点。
    母亲言行一致,心里想的就是实际做的,对一些不和家庭,她总是好言相劝,循循善诱开导。尤其是父亲担任村里书记时,有人说三道四,她主动上门赔礼道歉,尊老爱幼,求得团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直到他人心悦诚服。
    父亲个性强,母亲总是用家和万事兴来说服,从不计较。在祖父猝然离世后,父亲一方面追思祖父,一方面愁家事,脾气更大,常发无名火。母亲没有一点怨言,忍耐,大度忍耐,高尚也!
    母亲不仅治家有方,且教子有道,严格督训,故不惜智力投资。生我们姐弟五人都功书习字,在家景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母亲毫不动摇,她谆谆告诫我们,我吃了一辈子不识字的苦头,你们要在学会做人的基础上学好文化,出人头地,利国利己。
    大姐初中毕业,任过教,后来经商。以义求利,振兴家庭;
    我,小锋,上过中专,后取大学本科学历,分配搞教育工作;
    我二弟永峰,大学毕业,所学音乐专业,从事教育工作至今;
    我三弟永勤由于家庭缺乏劳力,参加了劳动,为父母分忧解愁;
    我四弟永洁研究生毕业,在煤矿工作至今。
    对我们姐弟五人的培养,有一半甚至多一半是母亲的心血 ,母亲的离世,我们怎能不哀恸?!!
    尊敬的母亲!可怜的母亲!我们的生活好转,国家又富强起来,您本应享受清福,安度晚年,可老天不公,不能给好人延年益寿,痛哉!
    可怜的母亲,您放心,您走后,我们一定化悲痛为力量,长孝心,照顾好父亲,让他晚年开心、舒心。
   
    尊敬的母亲您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伏维
        尚飨!


      农历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

posted on 2021-09-29 20:18 贤思齐 阅读(11)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该文被作者在 2021-09-29 20:34 编辑过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