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151, 文章 - 0, 评论 - 234, 引用 - 0
数据加载中……

烟雨蒙蒙

        淅淅沥沥的雨声夹杂着掩盖不了煤矿那始终运转的机器轰鸣声,偶尔还有一两辆车穿过时轮胎碾压着积水刷刷的响。我痴痴的望着窗外雾蒙蒙的山峦,思绪不由得想她。
        昨晚又喝醉了,周六,睡了个大懒觉,十一点才进来个电话,难得的清闲时间。那天给她说“忙点好,忙点想事,不忙了想人想的不行。”的确是这样的。这种状态暂时我没办法调整,无法扭转还是我内心本来就不想去扭转?其实分不清,也用不着分清。因为人的情感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当进入一种情绪后因为情绪惯性而不能自拔,除非外力作用——如撞了“南墙”、时间的推移——去扭转。
        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我口中的自述还是别人口中的评价?我内心有时也无法确定。复杂的人。昨天聊天她说“情场浪子”,我只是对每个人都真挚的付出。比如她,那种用吊儿郎当和气势伪装来掩饰内心不愿意表现出来的真挚,而内心却无时不在呼喊而又不敢靠近。这是一种什么混蛋的状态。嗯,没错,就像她说的:“习大大家亲戚!”而导致多少年无法释怀。可是看到你的脸庞无由的一种亲切感,甚至是一种享受,开心。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很多年不写博客了,这个早已过时多年的地块,就像城市发展时远离喧闹的废旧厂房,简单,粗糙然而静谧。就像我们每个人内心给自己留的一个独立的角落,能安静的待一会。

posted on 2020-07-25 13:38 贤思齐 阅读(13)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该文被作者在 2020-07-29 00:12 编辑过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