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147, 文章 - 0, 评论 - 233, 引用 - 0
数据加载中……

静夜思

      十二点多,正月十六。月分外明亮,天气清冷,仿佛瞬间清洗了记忆,大脑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独自走出了大门。远处小山洼地的白雪还没有融化,明亮的月光下似纯洁的处女,羞羞答答,楚楚动人,山的轮廓也灵动了几分。柔柔的浮云并不想打扰人的样子随意的飘散着,伴着稀疏的星斗,那么的可亲。今晚的月那么坚定,让人的思绪很平静,可以真切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煤矿井口机器的轰鸣声和远处一些遥相呼应着的狂吠反而让这个朦胧的夜晚更显安宁。矿广场上那些华灯在这样的时刻显得苍白无力,像失去了魂魄的幽灵,又像幽静的寺院里站着些搔首弄姿的妓女,突兀兀的很不合时宜。
      郊外的夜总是有一种离繁华不远的并不感觉孤独的沉默,反而是在灯火辉煌的闹市让人更感寂寥。我试图想在这样美好的时刻反思一下人生,然而这夜美好的都让我无法专注了。想浮世繁华,权钱诱惑,爱恨情仇…一切人为或欲意人为在这坚定散发着神秘而迷人光芒的月下显得多么微不足道,有时甚至是自嘲式的毁灭。是人推动着历史前进呢,还是历史簇拥着人在漂浮。终于又回到了那个终究还要追寻的问题:人的目的何在?似乎这个问题实在太虚无,然而摆脱了这个问题我总觉得更虚无。也许等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像随波逐流一样的明白了——不管那是不是真正的明白。也许我永远明白不了这个问题,至少我想让我自己少一点虚无。前几天醉酒和一个朋友聊到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在备受生活打击后,我似乎终于理解了作者的意图。正如司马迁所说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并非重于泰山,但也至少应该做一块顽石,紧紧贴着这浑厚仁慈的大地,不再漂浮。美的形式并不单单像轻轻伴月的浮云,更多的时候大概是雨后的大地,大地上的顽石洗礼后的喜悦吧。

posted on 2014-02-16 12:32 贤思齐 阅读(67)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该文被作者在 2016-07-07 13:05 编辑过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