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嘴

Posted on 2017-09-29 15:12 瞬山悠 阅读(0) 评论(0)  编辑  收藏
真的是乌鸦嘴, 所有预想过的最糟糕的, 全部都应验了, 连细节都无比逼真,甚至,只有更加不堪。 越是这样,越要控制脑子不去设想更糟的情景, 但越是这样就越加控制不住地往诡异的方向去想。 简单又可怕的因果循环。 睡眠越来越混乱, 神经衰弱越来越厉害, 情绪越来越焦躁, 却还必须假装很好很淡定, 要给每个关心的人正面回馈, 不能让他们失望。 有时候实在假装不出来,只能沉默。 但沉默却常被解读为反抗,换来新的压力。 其实我根本不想怎么样, 我就想能静养一段时间, 把这几年悬在崩溃边缘的神经放松下来。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若果会给喘息空间, 如果能像普通人那样工作生活, 如果能像普通人那样承受自己的不完美, 如果在无能为力的时候能得到一点点谅解而不是无尽责备, 我这样懒的人就不会被逼到现在的地步了。 可这样苛责的人生,才是我的人生呀。 没有办法选择的父母,没有办法回头的路,没有办法左右的工作强度。 从一年前就已经感觉到了, 现在越来越强烈的无能为力,与心里的抵触会互相刺激互相影响,产生滚雪球一般的效应。 但就是没有办法打断一下,尝试了数百种方式,最后都被他们按回了原位。 这数百次希望拯救自己的努力,都被安上了“反抗父母”的帽子。 所以眼睁睁看着它越滚越大,眼睁睁看着越加奇葩的理由和控制, 一遍又一遍摧残我仅剩的一点活下去的勇气。 谢谢一直试图将我拉出来的人们,但是白天再努力帮我调节,也抵不过晚上回到家一句轻描淡写。 身边有那样的例子,也感受到了那种可怕,见过最悲惨的结局,却没办法阻止自己也往那个方向发展。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啊……我太珍视你们了,我也太恨你们了。 用爱的名义捆绑着的理所当然。 规定了一百件事,都完成了,就会有另外规定的一千件事等着我, 但如果只完成了99件,还差1件做不到,就会变成“你怎么能这么对不起父母”。 求求你们,我就不能有缺点吗,我就不能有做不成的事情吗, 我为什么不能跟别人那样任性选择一次自己的生活, 我也是个普通人啊。 —————— 这没有半分停歇的159天,却已经很久没有到博客发泄了。 还以为是自己比过去更看得开,更坚强了, 其实不是的。 崩溃的感受已经从心理上,升级到生理上了。 这个过程里,反倒心理上很麻痹,并没有太大起伏,所以也就没有发泄的诉求。 就是闷着头,每天无穷尽地工作着,烦躁着,焦头烂额着,将醒着的每一分钟都填满无数待做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的愿望一直就是想好好休息几天,去更广阔的世界走走,看看不同的人,体会一下崩溃以外的世界所表达的美好。 然而却越来越没有机会,可见的五年内只会越加不可能。 变态又毫无人性的加班摧残着单位里的每一个人, 每次有人提起这种变态,都只会引起大范围的激动情绪, 还有各种怀着谨慎的言不由衷, 最后反倒变成了测试镜,暗自角逐着谁比谁更隐忍。 所谓稳定,就是稳定地压抑着,稳定地穷着,消耗着父母所积累的财富和人脉,装饰着自己的面子,自以为高人一等。 这种最标准的“好日子”,居然还产生了互相的鄙视链。 可让我喘不过气的是,为什么就算这样,周围的人还是认为这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其它一切都是不务正业。 连饱受着摧残的同事们也这样认为:稳定就是一切,人性不要紧,钱不要紧,生活不要紧,家庭不要紧,那些都可以交给父母去搞定。 继续着这个工作的面子最要紧…… 呃,这工作到底有面子在哪里啊?!?!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该文被作者在 2017-09-29 16:04 编辑过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