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随笔



闹闹腾腾,长久以来都是因为太恐慌。

对安静恐慌,
对浅睡恐慌,
对未来恐慌,
对回忆恐慌。

终于找到一种沉静又无杂念的方式。

笔触的方向、


光影的交替、

色彩的叠加、

轻重的增减、

都已经说不清花了多少个晚上来描绘这颗犬蔷薇,
但多久都没关系,

画彩铅的意义
也许就是慢慢地、静静地、一笔一笔涂抹,

无数遍刻画着、重复着、强调着……

在最后的最后,
平淡的线稿终于变得鲜活。

色彩成为永恒。

永恒才有意义。

posted @ 2015-07-19 18:35 瞬山悠 阅读(3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5年3月26日

顶是天,窗是云,门楣是瑰丽虹。
眼是树,耳是风,心情是落瓣花。

No.1 开的幸福
          凉风小心翼翼轧过眼皮,心里惋惜一阵紧过一阵。舍不舍得都好,夏天无法整个的被挽留,就剩了些零碎的片断。比如西瓜,比如夏蝉,比如我重新充实起的书包,比如繁重的心。
          离开的失落感太浓重,偏偏让我想起与夏日到别的东西又何止这些!还比如生日,这个我没办法不记得的日子。
         如何形容它呢,踱着曼妙的舞步而来吗?不是的,当架上的红花慢慢萎顿了容颜,它就悄悄爬上一页一页隐去的日历。
         阳光照旧洒下一地,展开明媚的形。是个平常的日子,只有我来在意它的特别。
         巧克力蛋糕太漂亮,惹得周遭空气都泛上甜味。
         还有,还有满目的五彩缤纷。
         一样没有改变对花色糖纸的着迷,和对手指上的巧克力酱依依不舍。
        合手,闭眼,许愿望;
         沉默,微笑,吹蜡烛。。。
         那是怎样一种虔诚!漏过时光,不管多久依然洋洋洒洒。虽然不曾勾过手指,不曾说过骗人是小狗的誓言。
         小时候的生日,常常要惋惜没有最爱的西瓜,然后一并惋惜夏天怎从来不曾为自己而眷顾。光阴做酿,走的是时间,变的是人心。现在惋惜自己没有完成的作业,一并惋惜夏天羡人的暑假还有洋洋日光下的懒觉。也算是一种默契,我和我自己的。
         徜徉在时光里,是否总被什么牵着。
         什么时候开始为一场风花雪月的电影伤神落泪。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身在繁华街头看一派火树银花的灿烂。什么时候开始贪恋咀嚼每一个长句短句每一个字节的味道。什么时候开始疯狂于重金属浓烈的节奏和模糊的饶舌音乐。
         青春在暗暗作祟。惟恐里遗忘了句逗。
爱情常烦人心潮涨退,友情灼灼搅人心结释怀。美丽要紧、身体要紧、面子要紧、学业要紧……哪一样可以放得下?只好把一切都折叠好藏在心楼一隅,点点堆积,沉沉压得心情一弯一弯。
         悲喜更迭,有人说,快乐至上。
         快乐的时候,,什么都忘记了。忘记颜色多么缤纷忘记曾经如何翘首忘记夏天总会过去……
         刚刚吐蕾的花担心开不艳,直到落了瓣才迷惘灿烂的盛放何时竟已经成过去。
露蕊也好,落瓣也好,一样抹不掉最后被艳丽灼伤的疤痕,或者是眼泪腐蚀出的白渍。倘若真的一定要经过,倘若真的能把彩虹都承作了门楣,又何不让成熟在开的幸福里,顺势拔节。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 为班刊《徜徉》作

posted @ 2005-03-26 11:46 瞬山悠 阅读(66)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