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随笔



闹闹腾腾,长久以来都是因为太恐慌。

对安静恐慌,
对浅睡恐慌,
对未来恐慌,
对回忆恐慌。

终于找到一种沉静又无杂念的方式。

笔触的方向、


光影的交替、

色彩的叠加、

轻重的增减、

都已经说不清花了多少个晚上来描绘这颗犬蔷薇,
但多久都没关系,

画彩铅的意义
也许就是慢慢地、静静地、一笔一笔涂抹,

无数遍刻画着、重复着、强调着……

在最后的最后,
平淡的线稿终于变得鲜活。

色彩成为永恒。

永恒才有意义。

posted @ 2015-07-19 18:35 瞬山悠 阅读(3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7年9月29日

真的是乌鸦嘴, 所有预想过的最糟糕的, 全部都应验了, 连细节都无比逼真,甚至,只有更加不堪。 越是这样,越要控制脑子不去设想更糟的情景, 但越是这样就越加控制不住地往诡异的方向去想。 简单又可怕的因果循环。 睡眠越来越混乱, 神经衰弱越来越厉害, 情绪越来越焦躁, 却还必须假装很好很淡定, 要给每个关心的人正面回馈, 不能让他们失望。 有时候实在假装不出来,只能沉默。 但沉默却常被解读为反抗,换来新的压力。 其实我根本不想怎么样, 我就想能静养一段时间, 把这几年悬在崩溃边缘的神经放松下来。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若果会给喘息空间, 如果能像普通人那样工作生活, 如果能像普通人那样承受自己的不完美, 如果在无能为力的时候能得到一点点谅解而不是无尽责备, 我这样懒的人就不会被逼到现在的地步了。 可这样苛责的人生,才是我的人生呀。 没有办法选择的父母,没有办法回头的路,没有办法左右的工作强度。 从一年前就已经感觉到了, 现在越来越强烈的无能为力,与心里的抵触会互相刺激互相影响,产生滚雪球一般的效应。 但就是没有办法打断一下,尝试了数百种方式,最后都被他们按回了原位。 这数百次希望拯救自己的努力,都被安上了“反抗父母”的帽子。 所以眼睁睁看着它越滚越大,眼睁睁看着越加奇葩的理由和控制, 一遍又一遍摧残我仅剩的一点活下去的勇气。 谢谢一直试图将我拉出来的人们,但是白天再努力帮我调节,也抵不过晚上回到家一句轻描淡写。 身边有那样的例子,也感受到了那种可怕,见过最悲惨的结局,却没办法阻止自己也往那个方向发展。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啊……我太珍视你们了,我也太恨你们了。 用爱的名义捆绑着的理所当然。 规定了一百件事,都完成了,就会有另外规定的一千件事等着我, 但如果只完成了99件,还差1件做不到,就会变成“你怎么能这么对不起父母”。 求求你们,我就不能有缺点吗,我就不能有做不成的事情吗, 我为什么不能跟别人那样任性选择一次自己的生活, 我也是个普通人啊。 —————— 这没有半分停歇的159天,却已经很久没有到博客发泄了。 还以为是自己比过去更看得开,更坚强了, 其实不是的。 崩溃的感受已经从心理上,升级到生理上了。 这个过程里,反倒心理上很麻痹,并没有太大起伏,所以也就没有发泄的诉求。 就是闷着头,每天无穷尽地工作着,烦躁着,焦头烂额着,将醒着的每一分钟都填满无数待做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的愿望一直就是想好好休息几天,去更广阔的世界走走,看看不同的人,体会一下崩溃以外的世界所表达的美好。 然而却越来越没有机会,可见的五年内只会越加不可能。 变态又毫无人性的加班摧残着单位里的每一个人, 每次有人提起这种变态,都只会引起大范围的激动情绪, 还有各种怀着谨慎的言不由衷, 最后反倒变成了测试镜,暗自角逐着谁比谁更隐忍。 所谓稳定,就是稳定地压抑着,稳定地穷着,消耗着父母所积累的财富和人脉,装饰着自己的面子,自以为高人一等。 这种最标准的“好日子”,居然还产生了互相的鄙视链。 可让我喘不过气的是,为什么就算这样,周围的人还是认为这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其它一切都是不务正业。 连饱受着摧残的同事们也这样认为:稳定就是一切,人性不要紧,钱不要紧,生活不要紧,家庭不要紧,那些都可以交给父母去搞定。 继续着这个工作的面子最要紧…… 呃,这工作到底有面子在哪里啊?!?!

posted @ 2017-09-29 15:12 瞬山悠 阅读(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7年9月18日

连续上了整整125天的班,无数的加班,硬撑。

再看看无休无止的未来,

好像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总以为已经死过一次,一切都不再重要,一切都可以看开,

总以为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还是要追求自己所想的东西,不要在意别人,

但真的当工作和生活的所有重压压过来,

当外界的束缚毫不客气地侵占一切人权,

当他们压榨每分每秒,

当快要窒息,

当他们将你所有的梦想毫无余地地抹杀,

当发现上帝仍然最喜欢捉弄,

才发现,

心底里的小恶魔仍然没有消失。

十分恐惧,

十分害怕,

害怕小恶魔,

很快就会杀掉我自己。

生理状态和心理状态都已经在崩溃边缘,

好像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posted @ 2017-09-18 14:18 瞬山悠 阅读(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7年5月23日

记录梦境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难点在于片段、转瞬即逝、毫无逻辑。

但最近的梦境清晰到清醒很久都还能记得,

每次梦见都有很复杂的情感。

1.

第一个梦是关于向日葵的,只有一个场景:

大部分关于向日葵的意向总是蓝天白云,朗朗晴空,朝气蓬勃。

但梦里的向日葵长在一个房子里,周围只有灰暗的颜色,墙壁都隐没在黑暗里。

房顶是透明的玻璃斜顶,正是深夜里,房子外面下着小雪,没有月亮,冷冷的样子。

但屋子里风平浪静,静到不像有生气。

就在这样的屋子正中间有一小片向日葵地,边沿地板上有一些开垦过后洒出的泥土。

花瓣变成褪色的淡黄,像落了灰尘,有些皱巴巴地垂在花盘上,但每一朵都抬着脸。

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跟我说,这片花地是一对小夫妻种的。

我问是谁啊,声音说,不知道。

我说,这里没有太阳。

声音说,但有星星。

我抬头去看天,玻璃房顶无比通透,飘舞的雪花瞬间都虚化了之后,居然真的可以看到星星。

那些都是遥远的星星,不光路途遥远,时间也遥远,

远到几乎让人不相信那些千万年前的光,真的会跨过时间洪流奔赴这里来哺育这一小片花。

星光太弱了,我想。

足够你看见花,声音反驳道。

突然就好奇声音来自哪里,我试图四下去找,一切就被点亮了。

就醒了。

posted @ 2017-05-23 17:36 瞬山悠 阅读(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7年5月17日

可怕的不光是无休止地毫无意义地加班,

可怕的是竟然已经习惯和麻木了。

习惯了这种浮躁的工作,整天为毫无意义的形式化部分透支体力,

而真正需要操作和思考的领域被轻视。

这工作就是这样,没有人在意你实实在在地做事情,却很在意你不肯为形式付出。

为此你要献上所有热情和时间,

还要献上所有的自由和隐私。

无论怎么麻痹,无论怎么习以为常,不再跟身边人抱怨,

从内心上讲,还是极其厌恶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的。

现在的工作不会让我个人的价值有任何增值,现在是一个打杂的办事员,30年以后就是一个打杂的老办事员。

毫无变化,越来越差。

最后对社会毫无用处,也不被欣赏,然后把希望绑架到其他人身上去,利用亲情或者是别的,再去强迫别人重复自己的人生。

有时候不知道人到底是怎么活着的,每天超负荷从事着极其厌恶的事,又好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不敢放。

生怕放手了就失去了做人的资格。

但真的会做不了人吗?辞职了就不能做人了吗?

我真的不知道。

但有一点还是知道的,若辞职了,妈妈的崩溃一定会让我做不了人。

大概这就是亲情绑架吧。

多渴望有一天,静静地投入一个领域,不讨好不浮夸,慢慢沉淀,钻研得越久就越有价值。

越有价值就越有安全感。

而不是现在这般,飘零在空中的无足轻重的灰尘,渴望着依附在哪里,还只被当做负担。

posted @ 2017-05-17 16:37 瞬山悠 阅读(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7年4月24日

麻烦蛮多的。

这种时候总会想,啊,要是有个车车多少好。啊,要是有个懂的人帮忙多少好。

进度这么慢,一下子就迎来夏天了。

多花点钱,还是多费点神,好像是个问题。

但问题要是这么简单,也就不是问题了。

现实往往是,又费钱又不省心又达不到心里标准。



听咩咩说她同学的事,从大学读书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创业,因为不愿意给人打工。

积累了很多项目后,花了近两年拉了投资拉了团队,最近开了一家高端甜品店。

然后就觉得,人家怎么那么叼啊。

叼的不是说现在能拉到团队能拉到300万的投资,

叼的是人家怎么从20岁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要什么样的生活,并且一直在坚持。

这人生最无拘无束的10年,最有活力,最有激情,最重要的10年,我特么在搞什么蘑菇……

可怕,人家20岁就找到目标,而我20岁还在听妈妈话,人云亦云,

多花了整整10年,吃过无数苦头,让身边人也吃了无数苦头,才确定自己要的人生方向。

而人家的10年已经积累了多少经验、知识和人脉了。

所以吧,现在的障碍和拘束都是活该。


多想无益,再晚,也好歹开始起步了,尽自己所能跑快点吧。

什么时候,能有个“做的上事”的团队。

posted @ 2017-04-24 09:46 瞬山悠 阅读(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