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龙有悔

博客名:亢龙有悔 英文名:Sirius QQ:36533222

博客生活 首页 新随笔 联系 聚合 管理
  402 Posts :: 141 Stories :: 716 Comments :: 0 Trackbacks
 漂泊在大城市中,为了生存为了梦想整日奔波,累了的时候总会想到爱情。爱情是很容易遇到的,因为同在漂泊,两颗孤独的心会很轻易地靠近,用相互的温暖捂热生活的清贫。可是发展下去,一到谈婚论嫁,房子问题便如一座雄关屹立在眼前,阻断了太多憧憬与希望。
  在这个城市中第一个走进我心中的女孩是婵儿,她是我的老乡,我们是在一次同乡聚会上相识的。当时她搀着大醉的我回公司的宿舍,然后给我冲浓茶,收拾呕吐的脏物。那个晚上,我拉着婵儿的手说了许多话,就像一个委屈的孩子,而婵儿一直温柔地倾听着,神情专注而认真,让我心里暖暖的有了感动。
  就这样拉开了相爱的序幕。两个人携手涉过岁月的暗流,并没有疲惫落寞的感觉,那些日子,我们的心中充满了希望。婵儿在一家晚报当编辑,主持一个叫“城市心情”的版面,专门刊发一些打工者在这个城市中的拼搏与无奈,还有彷徨与困惑。相识以前,我曾在这个版面上发过一些文章,她常笑我的文章写得有女人味,说一个男人不该有这么细腻的心思的。那时我对书法大感兴趣,这遭到她的强烈讥笑,说都电脑时代了,你还恋着原始的毛笔。可是说归说,她有时候会从别的同事那儿弄两张书画展的门票,居高临下地赏给我,然后再屈尊陪我同去。日子就这样简单而美好,我想能这样一直走下去也很好。
  有一次,我开玩笑地问她:“干脆我们一起租房子吧?”她白了我一眼,说:“你想得美!我才不会去和你凑合,除非你买了房子,否则休想让我和你住在一块儿!”我的心忽然就一惊,现实的难关并没有因为爱情的甜蜜而降低半分。见我沉默,婵儿一笑,说:“你急什么呀?我等你买房子!”我说:“我怕把你等老了!”谁都知道,在这个城市中想买房子,凭我们现在的薪水,那就是神话。我转过头轻叹了一声,仿佛隐约看见了未来的结局。
  婵儿喜欢咖啡屋的气氛,每天下班后我都骑着自行车带她去咖啡厅,坐在角落里,在流淌的音乐中轻声地说着心里的话。没有房子,这是我们最好的谈情说爱的场所了。我们常常翻看着桌上的留言簿,那上面的每一条留言都与爱情有关,让我们悄喜轻愁,让我们唏嘘感叹。原来在这个城市中,有那么多和我们一样的漂泊者,他们有着同样的无奈与感慨。有时候我们也会在上面写下一些海誓山盟类的东西,让别人去羡慕。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些话能否实现,我无法沉醉,一个来去苍茫的清醒之人注定要与悲哀相伴。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几乎去遍了这个城市的所有咖啡屋。
  有一天的晚上,婵儿对我说,她们副刊部的一个女同事结婚了,男的是本地的,有一所大大的房子。说这些话时,她的眼中闪着希冀与梦幻。我像以往一样骑车带她去咖啡屋,她坐在后面一声不响,我的心里也充满了歉疚。忽然自行车轧在了路上的一块石头上,我们都摔倒在地上。婵儿坐在地上,我去扶她时,她忽然就哭起来,悲悲切切地。我慌了,忙问:“摔到哪里了?”想扶她起来,她打开我的手,说:“这是过的什么日子?每天上班累得要死,还要陪你出来,能在自己的房子里多好,谁愿去那鬼地方?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我不敢劝她,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只是一种负罪感漫过我的心。她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想去把她拉回来,可终于没有伸出手。伤感浓雾般涌上心头,忽然觉得在这万丈红尘中,要想牵着一个人的手走一生一世,是多么地艰难!
  第二天,婵儿没有来找我,她的手机一直关机。打电话到报社,报社说她没来上班,去她的宿舍,她同屋的人说她收拾东西走了,不知去了哪里。我找遍了老乡及她认识的人,都没人知道她的消息。想上网寻一下,才想起她根本没有个人信箱,更没有QQ一类的东西。我给她的副刊投稿信箱发了一封邮件,却没有回音。她就这样消失了。几天后我再次到报社去找她,报社的人告诉我说她已经辞职了。我的头“轰”地一声,这一天终于来了。就在我渐渐麻木绝望时,忽然收到一个短信:“我需要一个房子为我的爱挡风遮雨,可是你无法给我。我不能让爱一直无家可归,我要去找能给我房子的人了!”是婵儿!我疯了般把电话回拨过去,那边却已关了机。一整天我都在拨打这个电话,最后传来的提示音说此电话已经停机。一种直觉告诉我,婵儿依然在这个城市,我心中的希望之火又燃烧起来。
  空闲的时候我便骑车去咖啡屋,在那些我们共同看过的留言簿上写下这些话:“婵儿,在这个城市中,也许有一天我会拥有一所房子,却永远不会拥有一个家。我惟一的亲人走了,我再也不会有家!”我在每一天的工作之余都这样奔波着,在那些留言簿上不停地写着这些话,希望有一天婵儿能够看见,希望有一天奇迹能够出现。半年多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记不清把那些话已写了多少遍,记不清在匆匆赶去查看是否有婵儿的留言时已迎接了多少次失望,我的心就这样在希望与失望之间起伏着。有时会看到陌生的恋人们在我的留言后好心地写着:“别再找了,也别再等了,你的婵儿不会回来了。一个变了心的人是永远不会回来的!”可我不信,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奇迹出现。
  有一个深夜,我走进了一家开通宵的咖啡屋,疲惫地坐在那里,想像着从前的时光,心中百感交集。我拿起桌上的留言簿,没有婵儿的笔迹!忽然,我在自己的留言上发现了一片水迹,洇湿了那些字。我的心一阵狂跳,婵儿,是婵儿的泪水吧?那些水迹还没干,我冲出去,在附近的每一条街上跑着,却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最后,我蹲在一盏路灯下,泪如泉涌。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婵儿走了快一年了。我也要离开了,离开这个城市。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夜晚,一年前婵儿曾坐在街上那样让人心碎地哭过,一切都远去了。收拾好东西后,我来到了我们最常去的那家咖啡屋,坐在那里,默默地和这个城市说着再见,可我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回来了。翻开留言簿,以往写下的留言历历在目,令人神伤。正想写下一些告别的话,侍者走过来递给我一张纸条,说:“刚才一个小姐让我现在交给你!”我的心“怦怦”地跳着,颤抖着打开纸条,一行熟悉的字迹温暖着我的双眼:“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了你,我也同样永远找不到家!”眼泪轰然落下来,心里柔柔地带着疼痛,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第二天的早晨,我终于见到婵儿了,一年过去了,她依然是神采飞扬的样子。我紧紧地拥着她,任泪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她捧着我的脸细细地看着,说:“一年了,我的爱人也一脸风霜了!”然后有泪淌下来。
  我问:“不去找你的房子了?”
  婵儿看着我的眼睛说:“一年来我终于明白了,你的心才是我爱情永远的家啊!”
posted on 2007-09-25 21:59 亢龙有悔 阅读(103)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人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