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愛著孤獨,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時間是個無賴 讓我太遲 讓你太快
       说来,我还曾有过一段极为短暂的代课教师经历,没有什么经济上的收入,只有一些精神上的收获。
       那时,我在棋校学棋,有一次老师要带队出省参赛,为不耽误兼职小学的第二课堂活动,临时把一点准备都没有的我推荐给了那所小学的教导主任。
       还记得是驷马桥小学,正值五六月份,我头顶烈日在驷马桥和梁家巷一带东拐西问了半个多钟头,最后才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尽头找到,这个学校很漂亮,却总是与它所处的位置显得不太和谐。
        我按时到了校办公室,打了铃以后,按教导主任的摆布,并不急于进入教室,而是先慢慢沏上一杯茶,等第三道铃响了,才撞了掸油光可鉴的腊波脑壳,审视一身西装革履确无穿帮之处,然后腋下夹着公文包,手端茶杯,挺胸收腹,酝酿出师道尊严的感觉,以沉着、坚定的步伐迈出了初为人师的第一步,简直比相亲还要恼火。
        娃娃们开始还能恭恭敬敬的起立,敬礼,高呼“曲老师好”,我则道貌岸然的回礼“同学们好,坐下!”,一时间,我的自尊感、成就感、虚荣心、责任感等等乱七八糟感觉纷纷得到了满足或油然而生,平时略微有些口吃的问题也霍然而愈。
       然而娃娃毕竟是娃娃,尽管只有七八岁,听说听教的太平盛世最终被一个娃娃头的发难所终结:“曲老师,赵老师讲课从来不翻书,你为啥子要照到书念呢?”心头大为光火,但也不能再孩子面前失了面子,随口敷衍了几句溏塞过去,不过也在无形中宣布了自己的失败。
       第二课堂上完就是放学时间,我没有离开,趴在三楼走廊的栏杆上远望,我想起我的焦家巷小学,粉笔灰,水泥乒乓球台,现在那学校已经拆了,老师们不知所终,我曾去看了几次,已然一派断壁残垣,碎砖烂瓦......这时,一个小女孩打断了我的遐思:曲老师,你咋个还不走呢?我往回一看,这个小女孩正歪着头,认真的看着我,手上提着一把扫帚,太阳的金辉映在她的脸上和头发上,让我一下联想到小萝卜头,你可以想像一下,我当时的心情。
        我弯下腰,就像那张得了普得策奖的《唐人街——和警官寒喧》中的警一样,对她说:“老师等一下再走,你做完了清洁先走哈。”这个要多乖就有多乖的小女孩走了,而我还沉浸在我空前温柔和细腻的语境中不能自拔。这种气氛只能有一次,不能复制,否则,你得先在身边准备一个大号的清洁袋。
       看着那个女孩子的背影,我忽然感到只有在孩子们的帮助下,我才卸得下那沉重的面具,才能找得回那个没有矫饰、清爽无比的自我。
       走到校门口,做完清洁的孩子也在那里,他们欢跳着,打闹着,经过他们时,一个接一个的都用清脆的声音喊:“老师再见,老师再见”,几个调皮的小男孩还围着我狂狂打打,我觉得就像走进了广场,周围是围着我的一群小白鸽,心里特别舒服,我也对他们说:“再见,再见。”心中也在说:“再见了,不晓得你们长大以后还记不记得我这个不称职的老师,但老师会永远记得你们的。”
posted on 2017-01-11 12:59 曲洋 阅读(73) 评论(1)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流水入霜钟

FeedBack:
# re: 代课教师
2007-05-06 19:02 | 郭秉华
代课教师比在编教师也不乏佼佼者,应该给他们公平、合理的工资!干的多,拿的少不符合社会主义分配原则,一月100多元钱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你能干什么?呵呵,可怜、可悲、可叹、可惜!  回复  更多评论
  
<2017年11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3456789

相对无言,佛如落花之东流           不期而至,君似故人又清风

留言簿(6)

随笔分类

文章分类

相册

最新随笔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