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愛著孤獨,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時間是個無賴 讓我太遲 讓你太快

那些让我心动的书,如同那些让我心动的女子,都是可遇而不可求,一诶遇合,便想据为已有,不过让我心动的女子再多,终我一生也无缘拥有其一,好在让我心动的书却可以来者不拒,尽管这样的书对我来说,其实也并不太多。


自中学起,对数学虽没有太大的兴趣,却是我学得最好的一门,一度得到老师认可成为全校唯一一个可以不做数学作业的学生,但学习数学到这个程度所得到的好处,若要穷究的话,可能就是我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所说的那句话,说a+b的问题或许你们终生都用不到,但它会让你们拥有一个清晰的能够逻辑思维的头脑。对这句话的深刻理解,是到了20年后的今天,在读了很多那些让我心动的书以后,我才渐渐领悟到和受用到的。


政治历史地理,向来是我最不感冒的科目,缘由肯定是和“死记硬背”分不开,所以这类科目的成绩往往也就是及格而已。让我想不到的是,年近不惑的我,在下半生可能也只有政治历史和文化地理一类的书才能让我些许感到“书”存在的价值。


让我心动的书里,大概也只有这一类,让我再也感觉不到中学时的枯燥。


(图片来源:网络)


第一本便是这篇绝版之作《霜钟》,这篇让人一看标题就很凝重的小说,正如当时我自已评价的那样,让年少无知的我第一次知道了世上还有比女孩更值得追求的东西,那就是艺术,其载体是为很多人所不熟悉的漆器艺术,古代一个漆器匠人的徒弟,为了追求更高的艺术境界,远涉重洋东渡日本学习漆器艺术,从零开始,忍受了不尽的歧视轻漫自不在话下,最终学成归来,却由于各种缘由,无法带回大师女儿的无限柔情,也是近20年了,故事梗概应该是这样的。


其实更多的是被书中所描写的漆器艺术史和古琴制作发展的历史所吸引,尽管这是自已很陌生一点也不了解的领域,但潜意识中的历史人文情怀一下子不由自主的被激活了,一发不可收,最终成了影响自已心路历程的第一本书。


当时应该是从89年开始的,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有空就在家里非常痴迷的看《收获》、《十月》、《钟山》以及电影剧本、报告文学之类的杂志,由于新思潮的影响,有一些比较新兴的时政话题吸应了我的注意,其中有一本叫《报告文学》的杂志是我印象比较深的,由于有西化之嫌,后来被停刊了。


大概是到了90或91年左右,我就在不知道是“十月”还是“收获”上看到了这篇《霜钟》,篇幅至少是在中篇以上,好象有30多页,从看到这部小说的第1个字起,我就一言不发,不吃不喝,什么事也不做,用了三天时间,熬更守夜的把它看完了。




明 /霜钟 

此琴制于1631年,1867年福建蒲城清代琴家祝桐君重修并题刻铭文。曾由福建琴家王介眉珍藏,制作特点:仲尼式,杉木制。龙池、凤沼均为长方形,纳音较高。琴体圆浑宽宏,琴面微弧。(图片来源:网络)


那一年我20岁左右吧,看完了的第一感觉就是茫然,然后就是痛苦。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白过了,原来还有一种叫“艺术”的东西值得我去追寻。人有很多种,有的人是天生没有艺术感觉的,这样的书读十篇对它也算废纸,有的人,如我,是有艺术感觉的,只是从来没有被唤醒过,读这篇小说后,我被唤醒了。


上高中时报的第二课堂是竹笛演奏,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喜欢,于是我一个人对着简谱,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不会顾忌住家院坝里那些异样的眼光,每天中午早早的来到学校音乐老师的办公室,独自吹上好长一段,但我不知道那就是“艺术”的一种,老师没有指出过,父亲更不会说过,我只是一种仿佛被蒙蔽的喜欢,现在被《霜钟》揭开了真相。


1994年的香港红磡,为何勇《钟鼓楼》演奏笛子的窦唯

(图片来源:网络)


非网络时代,大致是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期到中期,更早的时候,也无从谈起网络,更晚的时候,互联网上刚开始有ICQ之类的聊天工具,那时不要说EMAIL,更无从谈起QQ,就是打一个长途电话也得通过117人工转接,对外联络最方便的就只有收发室的一个假程控电话——充其量在1994年的时候铺天盖地的有了传呼机。除了这些,想和远方甚至本地的朋友联络,大概也就只有书信一种方式了。“追忆当年,或提灯而采荷叶,或曳足而仰星河,呼茶命短腿之胡奴,烧韭烦庞眉之老姊,忽忽四五年,鸿爪雪泥,都为陈迹。”,在那山呼海啸、铺天盖地的网络大潮到来的黎明之前,我和友人的交流都是通过书信来往,以下全文照录一篇给一位朋友的回信,信中表达了对我心路历程产生深刻影响的两部小说的评价与看法,以为有某种时代之印记。


收信人叫穆筝,早已失联,不知她还能否再次看到这封信。


只是这信读起来有点烧脑,没法,那时还没摆脱虚浮的文艺小清高,请朋友们理解。


你好!

       游戏打过几关了?从信中直觉你应该是一个爆机高手。
       此刻,我正安坐于华西坝那虽不高,却也肃穆的钟楼下,蝉声如织,蚊子亦如织。
       不远处,无名湖畔的荷塘里,粉红间白的小嫩荷花正渐渐绽放于翠绿宽大、有着高挑身材的荷叶之上,已经有艺术家开始猎色,但更多的人们则靠在灰砖走廊的石橙上或看书、或休息,展示着各种慵懒的姿态。钟楼顶上,太阳正毫不吝啬的把阳光瓢波而下,荷塘的节日就要到了。
        环境优美、能放下一张安静书桌并且免费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图片来源:网络)

       窗外,雨疏风骤,烟波迷濛。前两天,我一直沉浸在《穆斯林的葬礼》凝重的氛围之中,为韩新月,梁冰玉等纯洁女孩的命运揪心。实际上,结局和各种并不复杂的人物关系我早就猜到了,但为了某种久违的情愫,我克制着自己不去翻结尾,尽量让心灵每天保持一两个钟头的洁白与宁静。

       这样的感觉真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

       流行并轰动于80年代的这部小说,其实已经老掉牙了,但我从来没有去翻过这本书,不仅因为它的名字给人一种古久、沉闷的感觉,还因为这本老古书曾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我曾热爱过的女孩们或精致或简朴的书橱里,让我对这本书产生了太深的情感。

      当我实实在在的翻开它以后,才看见了我的肤浅,心门訇然中开,把我从浮躁的盛夏拉回过去的岁月,让我重新检寻逝去的点点时光。


(图片来源:网络)


      严格的说,对我真正产生过重大影响的小说只有一部,是四川工美大师王星泉先生的作品,刊登在“收获”(“十月”?)上的,叫“霜钟”,描写明末清初“漆圣”徐畏执著追求漆器艺术的事,坎坷、艰难自不待言,最后回到故土,怀抱霜钟而绝。霜钟是古时四大名琴之一。

       读到这个故事至今,至少有十余年了,我再没有遇到这样严肃、意境深远但又绝不乏味、呆板的文字,它对我个人成长历程所起的深远作用,是无可替代的,正是在这部中篇中,我才真正知道“艺术”二字的意蕴,才对漆文化、古琴及至书画和人品、情操等有了一点凤毛鳞角的认识,它开启了我所终生向往的艺术大门。

      后世的文字当然有我所喜爱的,也都是转念即忘的,就算是读了莎翁全集、泰戈尔全集,我也没有那样的感觉,毕竟风格不一样,尽管将《霜钟》与这两者相比尚显不配,但之于我,却是永恒的,是我生命长河中一座永不熄灭的灯塔,它完美的结束了一个懵懂少年的青春期。

      霜钟,在每年霜降之日自鸣不已,故名。


      太白诗云: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穆斯林的葬礼同样这般神秘的牵引了我许多年,我始终不敢接近。
       只是无意中(冥冥中?)打开了它时,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了一部与霜钟有几分相似的它,在这样一个非常的时刻,正在梦游的我,突然面对门卫递来的有着熟悉字体的洁白素笺,竞恍若隔世,怔怔地没有反应,尽管窗外又开始打雷,甚或有电光一闪。

       现在,和所有的朋友几乎都没了联系,那种“有空来坐坐”式的心境早已成为收藏家梦寐以求的传世极品,却在一个难见的清凉夏日,如拈花微笑,在瞬间被我悟出真谛,不着一字,见性成佛!


                      相对无言,流水落花; 不期而至,清风故人。


       以后,我希望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在网上开一个“月色咖啡屋”之类的Chatting Room。供为数不多的性情朋友互相交流,这恐怕要一两年以后了,但也就是弹指间吧。


                      (图片来源:网络)



      爱,是一种伤害,是那位有着简朴书橱的女孩在一个特定的时刻幽幽的告诉我的,其时更象是在喃喃自语,女孩总比男孩要成熟些,才说得出这样深奥和充满心事的话,我当初听不懂,即便在分飞后许久,我无意中发现其出处时,也似懂非懂。它出自诗人汪国真同名小诗的最后一句: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你一定读过。

     一道绿痕,从荷塘那边荡漾过来,满池招摇。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愿你们幸福!
 
     好了,现在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看World Cup了。

                                                                                                        98.7.12

posted on 2018-11-05 14:12 曲洋 阅读(0)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流水入霜钟
<2018年11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1
2345678

相对无言,佛如落花之东流           不期而至,君似故人又清风

留言簿(6)

随笔分类(37)

文章分类(91)

相册

最新随笔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