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愛著孤獨,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大概是在高中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音乐基础的我,只是由于喜欢笛子的缘故,就在学校第二课堂参加了校乐队,但整个三年时间并没有什么正常的训练,后来就想用钢琴学习乐理基础,可又苦于家庭条件不支持,买不起钢琴,于是就只好用音乐教室的一台脚踏风琴勉强学习,由于总是受制于各种限制,还是木有学成。

后来记不得是在高中结束的时候还是在什么时候,我终于在父亲的帮助下,在春熙路胡开文总店买了一架88键的电子琴,牌子和型号都还记得,叫华星-100,上海的,虽然电子琴的音色和钢琴相去甚远,但也聊胜于无吧。

就这样开始了我所谓的音乐之旅。

但键盘音乐这门艺术需要天赋的,我很快发现我并适合作一名键盘手,我反复自学了很久也没有学出名堂,倒是这架电子琴自带了一首曲调欢快的模板乐曲还比较好听,这支曲子在播放的时候只需要点一个按纽,然后键盘就进入无声状态,由系统自动演奏,但除了键盘不能发声以外,所有由控制按纽操纵的都可以用,比如音色选择、乐器选择、升调降调、节奏快慢和类型都可以自由组合搭配,还是比较好玩,我经常用这个功能去忽悠我的小伙伴,打开开关后,手指在键盘上煞有介是的按来按去,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高超技术,虽然很快就被看穿,但还是乐此不彼,也算是一件乐事。唯一我始终不知道这首明快的曲子叫什么,那时没有百度,更没有听音识曲,所以没法去了解,多年以后有了这些工具,但早已没有当时的心情,也就从来没有想到去查一下这到底是首什么曲子。

我甚至超常发挥我并不出色的乐感,想要把这首曲子自己复演出来,但是除了开始由“哆、咪、嗦”演绎出来的几小节我可以试出来以外,后面的节奏一快,就完全没有办法弹奏了。

这架电子琴后来在我痴迷于古典吉它之后就一直被我尘封起来很少用了,我还记得仅有的几次场景:一是和熔在一起的94年,给她玩过,当然绝不会少了上面那个滥琴充数的桥段,先是我给她表演,然后就是她给她家里的小孩子们表演,然后就又封存,然后就物归原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还有就是儿子还在一两岁的时候,我也拿出来,企图测试一下他有无音乐细胞,他一听到节奏就开始不停的掂脚,我很高兴,以为他有天生的节奏感,可以搞音乐了,谁知后来一查资料,说这是每个娃娃都天生的动作,不管有没有音乐,你抱到他第一次接触地面的时候 ,他都会这样不停的掂脚,后来我不用音乐测试了一下,果然如此,沮丧一个星期。。。但我并不死心,后来在他成长的各个年龄段,我都心有不甘的用这个来诱惑他,测试他,但他自始自终就对这个东东保持无视,使我抱撼不已。

最终,这架陪伴着我度过将近三十年的时间的老古董,大概是前年,才心有不甘的在LP的建议下把它作为玩具送给了其实也没有甚么音乐细胞的LP娘家的一个小侄女,而我一直不知道那首曲子叫做什么名字。

其实那曲子已经融进了我内心深处,我甚至已经不需要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了,成了伴随我一生的一种符号,只要一听到这首曲子,就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的旧日时光,尽管我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然而世事就是这么难以预料,生活,往往会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刻,给你一个最大的惊喜或收获,所有曾经的求之不得,在你以为已经渐渐淡忘的时候,它会一下子跳出来完整的交给你。

前两天,在和如亲人一般的老友璐聊天的时候,她毫无征兆的忽然专门给我点了一首歌,从链接上看不出名字,只知道歌手叫“Justin Timberlake”,然后点开听,璐的说法是很温暖柔和的音感,我听了,确实,浑厚、富于磁性的男声一下包围了我,尤其是一开始“哆、咪、嗦”三个干净、明亮、清澈的起音,一瞬间让我不知所措,有一种不知身处何方的异样感受,缥缈、虚离、仿佛灵魂深处某种早已逝去的情愫幽幽而来,我至少有两三分种完全反应不过来,我最初有反应的时候也是觉得这首曲调非常朦胧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一度都没有再感觉到,更多的感觉,98%的感受都是被那种优美而自然、深沉亦细碎的曲风所打动,是我喜欢的那种风格,我完全觉得是第一次听到,而璐,居然和我如此心有灵犀,那一时刻,我心中滋润着一种强烈的幸福感。

她说,五百公里。

我很想说,拜托,五百英里,好吗?

五百公里和五百英里是完全不一样的画风啊!

我是看到Miles这个单词知道的,但我还不知道就是这首歌。。

而连这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的灵魂已经离开我的思维,在开始寻找那若即若离的,2%的那个朦胧感,我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这支曲子的?

经过一段不算太痛苦的冥思以后,我终于还在记忆深处找回了那久违的情怀,那不变的快乐时光,那一段和璐同桌时刻的似水流年。。。。

她还说,每次听到这首歌,就想起你。。。

 

If you miss the train l'm on, You will know that l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Lord l'm one Lord l'm two
  Lord l'm three Lord l'm four
  Lord l'm five hundred miles from my door
  Five hundred miles ,Five hundred miles
  Five hundred miles ,Five hundred miles
  Lord l'm five hundred miles from my door
  Not a shirt on my back
  Not a penny to my name
  Lord l can't go a-home this a-way
  This a-way, this a-way
  This a-way, this a-way
  Lord, I can't go a-home this a-way
  lf you miss the train l'm on,You will know that l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如果你错过我坐的火车,你会知道我已离开,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一百里以外响,
  一百里,一百里,一百里,一百里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一百里以外响。
  天啊,一百里,二百里,
  天啊,三百里,四百里,
  天啊,我已离家五百里。
  离开了家,离开了家,
  离开了家,离开了家
  天啊,我已离家五百里
  身上也无分文,
  天啊,我不能这个样回家园。
  这个样,这个样,
  这个样,这个样,
  天啊,我不能这样回家园。
  如果你错过我坐的火车,
  你会知道我已离开,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响,
  一百里以外
。。。。

 

 

 

 

 

posted on 2017-01-09 14:33 曲洋 阅读(14)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该文被作者在 2017-02-22 12:17 编辑过
网站导航:
<2017年1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相对无言,佛如落花之东流           不期而至,君似故人又清风

留言簿(6)

文章档案

相册

最新随笔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時間是個無賴 讓我太遲 讓你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