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愛著孤獨,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時間是個無賴 讓我太遲 讓你太快

       苍茫的大海上,波涛汹涌,陆地已经太远,已经没有岸的概念。 

    整个天空 ------ 尽管云层不是很厚 ------ 但映衬着海面的浅蓝,深刻的泛发着一种暗淡的、偏某种铁灰的灰蓝色,这种色彩比《海燕》里所描绘的要淡一些,但是整个调子恰如其份。 

    只有两艘游船,一前一后,很不合时宜的在这样的画面中穿行,但就算也可以是一种风景,也理所当然的很快就被越来越猛烈的的风浪掀翻了。 

    我是哪一只船上,我也记不清了。 

    但是我知道,我应该是属于在这次海难中未能超生的一个。 

    当我又重新有了意识的时候,我知道那只是我的灵魂在空中飘荡,我正在努力的靠近设在海难现场的那个为纪念遇难人员而临时搭建的祭台上。

 

我艰难的朝那个地方飘着。

 

远远的,已经能看见我的遗象被放大了很多倍,端端正正的安放在面对祭台的左边,那上面的我以一种似乎能穿透一切的、忧郁的眼光凝望着前方。就象现在巨幅海报上那些明星一样。我对他们如此高的工作效率和敬业精神感到十分满意。

 

我一点也不为我已不存在而感到沮丧。

 

等一下,我旁边的那一张,也就是面对祭台右边的那一张?!

 

《沉船》中的一幕在我的生活中重现了吗?整个台上就我和她两张照片?

 

我真的不知道她会在另一条船上,冥冥中难道真有命运的安排?难道我真的体验了一次“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她的照片不知是什么照的,因为我从来没有过她的照片,但她的神情一如昨日的妩媚,她偏着头,用一道优美的曲线回望着另一张照片上的我,那眼中充满了柔情万种,可我知道那并不是对我的,那只是命运之神在特定的情况下把这两张本来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照片排在了一起,如此而已。

 

我的灵魂从人们中间飘过,人们都对我和她互不认识,但她在人群中发现了我,在我离开的时候还转过头,望着我离去的方向,说:这个人,我好象在哪见过啊!

 

健忘的人啊,我不就是照片上的那一个吗?

 

后来梦就醒了,LP兀自酣睡,虽然才五点,天却已大亮,我看一下日历,今天是 2006年3月6日,星期一,惊蛰。

 

后来又睡了,却再也回不到梦境。

 
posted on 2014-11-14 14:10 曲洋 阅读(101) 评论(2)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空山新语

FeedBack:
# re: 海祭
2006-03-31 23:26 | 空谷幽兰
好久不见!此梦是你潜意识的再现吗?这么多年过去了,在这样一个春天的夜晚,多梦的季节,你梦见了她,以灵魂的形式见面。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海祭
2006-04-01 12:59 | 曲洋
是啊,1994年分手,到现在12年了,时光如过眼云烟,飞驰而过,但我一直没有忘记过那时的她,也许一生也不会忘记。不过这仅仅是回忆,而不是沉湎。

甚至,这种回忆更多的是在潜意识中了。  回复  更多评论
  
<2014年11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相对无言,佛如落花之东流           不期而至,君似故人又清风

留言簿(6)

随笔分类

文章分类

相册

最新随笔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