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愛著孤獨,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時間是個無賴 讓我太遲 讓你太快

       
   
 锦江河畔,抚琴台边,月上西楼,飞雪满天。中国联通携元祖雪月饼为君独斟一江月色,祝君月圆人聚,合家幸福美满,平安吉祥,回复2到004051获取更多资讯,转发4元,本条免费。  

    那时,我还是以前联通号的手机,我自己冒充中国联通,于2007年8月中秋之际发给熔的一篇节日祝福短信,不管你粗看细看,除了觉得转发收费贵得有点离谱之外,其它几乎都是没有破绽的,但有谁知道,发给她的这短短80余字的短信,其中竟然包含了三个典故!    

    三个典故之一:锦江河畔,抚琴台边,月上西楼,飞雪满天。
    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七日,一场多年未见的大雪整整下了一晚(飞雪满天),在我的贴子里对这段情景有描述,不再赘述,她家住西门(西楼)抚琴小区(抚琴台边),我送她回家后,她在自己闺房推开闺房窗棂,满世界的银装素裹一下子毫无保留的涌入她的眼帘,那一轮满月静静在天际向美丽的她播洒着清辉(月上西楼),分外妖娆,芳颜大悦。后来我上班后也在单位的后花园照了一张雪景像。所以跟到二月份春节就扭到要到银厂沟去耍,另有一个原因就是要去看雪,因为在前一年93的春节,我和我另两个朋友(男的)到银厂沟去耍了一回,也是大雪纷飞,然而,她却没有如愿,在银厂沟两情缠绵的一夜之后,传说中的大雪美景却并没有如期至,让她失望之极,这算不算给我们后来的分手埋下了伏笔呢!

    三个典故之二:为君独斟一江月色
    这句话,绝对是我的专利,因为十几年前就不必说了,就是在写这一篇断章之前,我还饶有兴致用这个标题在百度、雅虎以及其它搜索门户上面转悠了一圈,居然没有发现一个网页有完整的词条出现,甚至连类似的也没有。 
    这一张由干花拼贴而成的写意作品,名字就叫“为君独斟一江月色”,当年是我鸿雁传书,遥送远在北京中戏念书的“硝”,虽然没有一点回音,但我却一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颇有王子猷夜访戴安道“造门不前而返”的古风,只是蓦然回首,十几年时光倥惚而过,我却在不经意间又拾起这遗落的花情。
    做干花拼贴画,大概敢是91、2年的事了,从一上班到现在,一直就想找个适合自己的兼职,一直没有最终做得长久,干花拼贴画制作算这个漫长过程中的一个,我的作品一般都是照本宣科,照到现成的来拼,但这个作品是我自己的难得的两次创意之一,完全是我自己的想像,尤其题目的那个月字,是用一片花叶制作,花叶上刚好有两道横起纹路构成的月字,可谓天成。整个作品采用的花材颜色明快,色调温暖,以黄、红为主,配以适当的青色作为陪衬,江面不着一色,纯粹留白作为意象。那时没有彩色复印机,只能用黑白复印机给自己留了一个底子,也算不太遗憾!

    三个典故之三:回复2到004051获取更多资讯,转发4元
    想到是这个了吗?
    啥子元祖雪月饼之类都是浮云,纯粹凑字数和应景,没有意义。
    把这几个数字合到一起,就是20040514,是的,2004年5月14日,是她宝贝女儿的生日,选择这样的数字加以分散组合,只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而已,希望她看到后感到奇怪,进而打我这个电话进行询问,放心,那时的电话诈骗远没有像现在这样风起去涌,如火如荼,那是充其量有一点星星之火,远远未达到燎原之势,也就是说,她如果想打电话问一下究竟,在当时是可以不考虑网络社会环境的因素,那么她没有回,说明她或许没有发现其中的隐含的心情,或是其他什么?我现在已没兴趣去猜。
       
    说到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这条短信的写作背景。

    和熔94年1月相识,基本分手是在94年7月左右,勉强拖到9月正式分手。从94年9月起到07年8月,整整13年没有和她有过任何联系,而分手之时的最新通讯工具是传呼机,手机也有,叫大哥大,正儿八经是大款的玩具,不提。这十三年,加上分手后她又从单位辞职,分手时家里还没有座机(我家的座机也是06年才安的),所以我这十三年和她失去了所有的联系,当我07年以各种渠道晓得她的手机号后,就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想与她重新取得联系,我甚至还用公用电话(当时还多,现在几乎没有了)打这个号确认了一下,她接了电话,一声简单的“喂”,我已知道是她,内心深处再次潸然泪下,又是一阵心悸,在第二声简单的“喂”之后默默的挂断了电话。
     我知道此时的她已为人母,已为人妇,我亦然。所以我的目的不可能是想怎么样,只是,只是想了结萦绕心底的一个心愿:我想让她知道,曾经最爱她的那个他,还没有在心底为她释怀,多年以后他还想问一声,你还好吗?
  
    然而这个机会,在我07年8月的这个中秋节给她发出了这封天外来电后,以石沉大海的方式被证明仍然不是机会。

    然而,上天不负有心人,真正的机会还是要来的,只要你是个有心人,只要你一直不放弃。

    第二年的5月12日,一片废墟,一片苍夷,之后第三天,5月14日,我放下一技法多的工作,放下家人孩子(当然,他们也没有任何问题),静静的坐在单位收发室,收拾好心情,用我的联通号手机给她打通了电话,那一声埋藏心底十四年的“你好吗”终于问了出来,她平静的回答,还好,她又问你呢?我说我也好,我又问,妹妹怎样?她说没问题,全家都好,我说,哦,那就好,祝你永远幸福!

       好了,经过了十四年,我终于用这样的方式走了出来。

       到现在,六年时间又过去了,我这六年没有,以后也再不会和她有任何联系,甚至连她的手机号也忘记了。

       我心中的春天已经到来。
    
       假如明天来临,我不会再放逐我的幸福。
      


posted on 2014-11-13 14:02 曲洋 阅读(80)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断章
<2014年11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相对无言,佛如落花之东流           不期而至,君似故人又清风

留言簿(6)

随笔分类(37)

文章分类(92)

相册

最新随笔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