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愛著孤獨,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時間是個無賴 讓我太遲 讓你太快

    在给牟正的信中,还提到了一本书,叫《穆斯林的葬礼》,对这本书的评价,我觉得在这封信里已然表达得十分透彻,以下请允许我再次引用原文:

         窗外,雨疏风骤,烟波迷濛。前两天,我一直沉浸在“穆斯林的葬礼”凝重的氛围之中,为韩新月,梁冰玉等纯洁女孩的命运揪心。实际上,结局和各种并不复杂的人物关系我早就猜到了,但为了某种久违的情愫,我克制着自己不去翻结尾,尽量让心灵每天保持一两个钟头的洁白与宁静。
 

    这样的感觉真好,已很久没有这样。

    流行并轰动于80年代的这部小说,其实已经老掉牙了,但我从严没有去翻过这本书,不仅因为它的名字给人一种古久、沉闷的感觉,还因为这本老古书曾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我曾热爱过的女孩们或精致或简朴的书橱里,让我对这本书产生了太深的情感。

    当我实实在在的翻开它以后,才看见了我的肤浅,心门訇然中开,把我从浮躁的盛夏拉回过去的岁月,让我重新检寻逝去的点点时光。

      ......

    穆斯林的葬礼同样这般神秘的牵引了我许多年,我始终不敢接近。
    只是无意中(冥冥中?)打开了它时,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了一部与霜钟有几分相似的它,在这样一个非常的时刻,正在梦游的我,突然面对门卫递来的有着熟悉字体的洁白素笺,竞恍若隔世,怔怔地没有反应,尽管窗外又开始打雷,甚或有电光一闪。

    
    我必须承认,时隔10年,我现在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心境,能如此精当的描绘我的心情我的书。
    关于这本书,在一个网络时代,有很多文章介绍,我就不再赘述了,我只谈一下书的作者:霍达老师。
    90年代初期——也就是88年到92年期间,是我到现在为止无法超越的一个年代,我的人文观在那个时候开始定型。所以我不得不经常提到这个时间窗口——我在《电影文学剧本》这本杂志上看到一篇剧本,叫《公子扶苏》,题目四个字,字的笔画也很少,用略带行草的风格,间隔较大,定格在一片大漠苍山的背景中,占据了整个页面的头版位置。但我竟没有看过,记忆中甚至连第一页第一段都没有看完,我的思绪完全被这个题目占据了,公子扶苏?看样子好象是有一个公子叫扶苏的?但一个公子会取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名字吗?我百思不得其解,随意翻了一下,似乎看见还有一个叫“蒙恬”的闪烁于字里行间,但我就这样错过了,再也没有认真去看过这本书。
    后来学过了历史,知道了秦始皇的两个儿子,一个叫扶苏,一个叫胡亥,说前者被后者陷害赐死,而后者则篡位亡秦。但这时一点也没有对公子扶苏这个剧本产生印象,严格的说,真正的是被抛在了九宵云外。
    再后来,也就是从去年11月至今,在认真的看过了孙皓晖先生的大秦帝国一至五部以及电视剧大秦帝国第一部后,“甚或有电光一闪”,我才重新知道了秦国,知道了公子扶苏,潜意识中我以为早已被抛却的电影剧本《公子扶苏》又在我的脑海中闪现出来,然而当我要再去找寻原文时,茫茫网络却已只字不存,我只发现了“电影文学剧本<<公子扶苏>>(征求意见稿) 编号0071 作者霍达签赠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少年儿童广播剧团的第一代导演果青。(物品编号:2078648)”这样一条信息,页面上还有一篇带有霍达老师照片和原稿签名的手稿,而我到这时才发现原来剧本的作者竟然就是曾经给了我思想启蒙的霍达老师!( http://auction.kongfz.com/auction/detail.php?itemId=2078648

    原来以为网络的信息随时可以任意予取,谁曾想也会发生近在咫尺而又空无一物的痛苦! 



《 诗经·郑风  山有扶苏 》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 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山有扶苏》描写女子恋情的失望。意中追求的是子都、子充这样的美男子,结果遇到的却是狂且,狡童。诗中的女子本来是在等待她的帅哥,结果却等到了一个狂夫;使“子都”的美男子之名传遍天下。诗以山有高大矫健的大树与美丽鲜艳的水中花相配,兴言男子与女子相配得宜,引出女子的失意,造成反差,形成对照,增强了反衬的效果。
 
扶苏母亲郑妃是郑国人,喜欢吟唱当地流行的情歌《山有扶苏》,始皇便将两人之子取名“扶苏”,“扶苏”是古人对树木枝叶茂盛的形容,秦始皇以此命名,显见对此子寄托着无限的期望。

扶苏是秦朝统治者中具有政治远见的人物,年少时的扶苏机智聪颖,生具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心肠,因此在政见上,经常与秦始皇背道而驰。

秦始皇统—中国后,扶苏曾多次议政,对于治国、安定天下颇有见地。秦始皇三十五年(的212),侯生、卢生等人议论皇帝,并双双逃走。秦始皇听到消息后极为愤怒,下令御史进行追查,把460多名儒生全部“阮之之咸阳”。身为秦始皇长子的扶苏不同意父亲焚书坑懦的举措,多次上书谏议,劝阻秦始皇。他认为“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希望皇帝明察秋毫,赶快中止错误的举动。扶苏的劝谏触怒了秦始皇,他偏执的认为这是扶苏性格软弱所致,于是下旨让扶苏协助大将军蒙恬修筑万里长城,抵御北方的匈奴,希望籍此培养出一个刚毅果敢的扶苏。
 
几年的塞外征战果然使扶苏成长得与众不同,他身先士卒、勇猛善战立下了赫赫战功,敏锐的洞察力与出色的指挥才能让众多的边防将领自叹弗如。他爱民如子、谦逊待人更深得广大百姓的爱戴与推崇。
 
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冬,嬴政巡行天下,行至沙丘时不幸病逝。秦始皇临终以前,曾为玺书召令扶苏至咸阳主持丧事并继承帝位。但中车府令赵高和丞相李斯等人与秦始皇的另一个儿子胡亥合谋篡改始皇帝的遗诏,立胡亥为太子,即皇帝位。赵高等人害怕扶苏即位执政,便伪造诏书,指责扶苏在边疆和蒙恬屯兵期间,「为人不孝」、「士卒多耗,无尺寸之功」、「上书直言诽谤」,逼其自杀。胡亥的使者奉书到上郡,扶苏打开诏书知必死无疑,遂准备自杀。大将蒙恬曾经起疑心,力劝扶苏不要轻生,“请复请,复请而后死,未暮也。”但扶苏为人宽厚仁义,不愿背礼,旋即自杀于上郡军中。

posted on 2009-04-15 16:23 曲洋 阅读(113)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断章
<2009年4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3456789

相对无言,佛如落花之东流           不期而至,君似故人又清风

留言簿(6)

随笔分类(37)

文章分类(92)

相册

最新随笔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