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愛著孤獨,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時間是個無賴 讓我太遲 讓你太快

 

     那些让我心动的书,如同那些让我心动的女人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诶遇合,便想据为已有,不过让我心动的女人再多,终我一生也只能藏于心中,好在让我心动的书却可以来者不拒,尽管这样的书对我来说,其实也并不太多。

    自中学起,对数学虽没有太大的兴趣,却是我学得最好的一门,一度得到老师认可成为全校唯一一个可以不做作业的学生,但学习数学到这个程度所得到的好处,若要穷究的话,可能就是我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所说的那句话,说a+b的问题或许你们终生都用不到,但它会让你们拥有一个清晰的能够逻辑思维的头脑。对这句话的深刻理解,是到了20年后的今天,在读了很多那些让我心动的书以后,我才渐渐领悟到和受用到的。

    政治历史地理,向来是我最不感冒的科目,缘由肯定是和死记硬背分不开,所以这类科目的成绩往往也就是及格而已。让我想不到的是,年近不惑的我,在下半生可能也只有政治历史和地理一类的书才能让我些许感到存在的价值。

    让我心动的书里,多半是这类的书,大概也只有这类的书,让我再也感觉不到中学时的枯燥。

    梳理一下吧。
   
    第一本书,便是博文里曾提到的那篇绝版之作《霜钟》,这篇让人一看标题就很凝重的小说,正如当时我自已评价的那样,让年少无知的我第一次知道了世上还有比女孩更值得追求的东西,那就是艺术,其载体是为很多人所不熟悉的漆器艺术,古代一个漆器匠人的徒弟,为了追求更高的艺术境界,远涉重洋东渡日本学习漆器艺术,从零开始,忍受了不尽的歧视轻漫自不在话下,最终学成归来,却由于各种缘由,无法带回大师女儿的无限柔情,也是近20年了,故事梗概应该是这样的。但现在回头再审视,其实也是被书中所描写的漆器艺术史和古琴制作发展的历史所吸引,尽管这是自已很陌生一点也不了解的领域,但潜意识中的历史人文情怀一下子不由自主的被激活了,一发不可收,最终成了影响自已心路历程的第一本书。
    当时应该是从89年开始的,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有空就在家里看《收获》、《十月》、《钟山》以及电影剧本、报告文学之类的杂志,由于新思潮的影响,有一些比较新兴的时政话题吸应了我的注意,其中报告文学是我印象比较深的,由于有西-化之嫌,后来干脆就被停刊了。大概是到了90或91年左右,我就在不晓得是“十月”还是“收获”上看到了这篇《霜钟》,至少是在中篇以上,好象有20多页,我不吃不喝把它看完了。
    看完了的第一感觉就是茫然,然后就是痛苦。觉得自己这十多年白过了,原来还有一种叫“艺术”的东西,我到现在才晓得,我一直都没有去追寻过。人有很多种,有的人是天生没有艺术感觉的,这样的书读十篇对它也算废纸,有的人,如我,是有艺术感觉的,只是从来没有被唤醒过,读这篇小说后,我被唤醒了。
    我发现,上高中时报第二课堂,报的是竹笛演奏,自己不晓得为啥子就很喜欢,于是我一个人对着简谱,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不会顾忌住家院坝里那些异样的眼光,每天中午早早的来到学校音乐老师的办公室,独自吹上好长一段,但我不晓得那就是“艺术”的一种,老师没有指出过,父亲更不会说过,我只是一种仿佛被蒙蔽的喜欢,现在被《霜钟》揭开了真相。
    我说自己是天生有艺术感觉,是有根据的,四年后找到了母亲,发现母亲酷爱京剧,是一个老票友,我才知道自己的艺术感觉是母亲给的,可惜母亲刚一找到,还未来得及真正膝前尽孝,老人家就匆匆逝去了!这是后话。 

posted on 2009-04-14 16:33 曲洋 阅读(80)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断章
<2009年4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3456789

相对无言,佛如落花之东流           不期而至,君似故人又清风

留言簿(6)

随笔分类(37)

文章分类(92)

相册

最新随笔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