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我愛著孤獨,以為自己不會迷路,以為自己跟自己,再不用誰照顧! 時間是個無賴 讓我太遲 讓你太快
今天在凤凰网上看到司马先生“今天我们怎样纪念对越作战30年”一文(http://blog.ifeng.com/article/2211420.html),其文批驳了某些国人的王道心态,本人心有戚戚,激奋之余,遂跟贴评论如下:

严重同意并力挺司马先生该项看法。
 
其实某些人的想法就是两千年来儒家王道治国理念的复辟,呜呼!自西汉起四百年、大唐近三百年,及至后世元朝几乎统一欧洲,明朝郑和下西洋、乃至康乾盛世等等,那时的中国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公民,为什么?诚如司马先生所言:就是国力相抗衡的结果,就是因为中国当时确实已强大到各国莫不担心因为对中国不敬而动辄引来杀身之祸!所以那时的中国至少是已攘外了,安内的话多多强调王道教化、多多鼓舞道德楷模也未尝不可,毕竟那时的封建政府也没有想到用这种东东来指导国与国的交往。然而现今世界格局重新走向多极化,中国周边处处受制,民间反而出现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想法,看来高层是否应该对这种延续多年的治国理念进行深刻的反思才是真的了。
春秋战国时期作为“大争之世”,它所孕育出的强力竞争、强势生存的时代精神,早已明确昭示了想要强势生存就必须彻底竞争的国家生存哲学。弱小就要灭亡,落后就要挨打,成为没有任何缓冲的铁血现实。彻底的变法,彻底的刷新自己,成为每个邦国迫在眉睫的生存之道,当时中华民族的所有文明支系都被卷进了这场全面彻底的大竞争之中! 秦国从差点被列国分食、甚至弱小到连孔子这样的所谓大家也终生不屑进入,到崛起于铁血竞争的群雄列强之林,包容裹挟了那个时代的刚健质朴、创新求实精神,彻底的不断的变法革命,以激发民众最旺盛的活力与国家最强大的实力为生存之本,对外部野蛮民族与愚昧文明的冲击,统一架构文明载体,使不同习俗的民族分支在同一文明载体下凝聚起来,兼容并蓄,消解融合外部流入的不同文明,尤其是崇尚法制,英才治国,最集中的体现了中国民族的强势生存精神,战争规模最大,经济改革最彻底,文化争鸣最激烈,民众命运与国家命运的联系最紧密,创造的各种奇迹最多,涌现的伟人最多----所有这些,难道不能为后来的时代所景仰、所借鉴、所反思的吗?
所以说,我觉得可以反思,应该反思,但一定要以史为鉴,要站在中国数千年文明发展史的角度来反思,要站在中国近百年来受屈受辱的角度来反思,不要忘了国歌中的那一句话:“中华民族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至今为当年周公力主保留这一句歌词、为毛公将其定为国歌、为邓公将歌词重新新恢复到义勇军进行曲感到振奋。
呵呵,说多了,也许偏题了,司马先生鉴谅。
posted on 2009-02-18 11:28 曲洋 阅读(154)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空山新语
<2009年2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1234567

相对无言,佛如落花之东流           不期而至,君似故人又清风

留言簿(6)

随笔分类(37)

文章分类(92)

相册

最新随笔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