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晃晃泥瓜庄

niguazhuang@gmail.com

#

实习第一周

这是一个很刺激的礼拜。
24号早上抵达北京,然后直接taxi到CD奶奶家。那天天气还不错,有一种暖春的感觉。那天碰巧也是CD奶奶的生日,一大家子人便出去聚餐,于是这次到北京的第一天,就吃了好吃的烤鸭。还有很好吃的蓝梅山药,貌似在北京是很受欢迎的一套菜,基本上去过的餐厅都有,但是做法不同。

25号决定搬去一同实习的ZY同学租的房子,离公司比较近。那天突然下雨,温度骤降,于是从CD奶奶家里扛了好多床被子还有一个枕头过去。到了目的地,匆忙的安顿了一下,就和ZY一起去‘探路’,以免第二天上班迟到。
那天真的是很倒霉,大雨,大风,弄得我们又冷又湿,坐公共汽车还被售票员误导,提前一站下了车,于是在雨中走了一站。好不容易找到了公司所在的天元港中心,脚都已经要被冰冷的雨水泡僵了。回行的时候,我们决定坐地铁,看会不会更快,结果光是走到地铁站都差不多用了二十分钟,更不用说站内换乘的距离和时间了。我记得那天我们是很郁闷的回到家,然后感叹,为什么新加坡那么方便的环境不呆,非得跑回国内来实习,受冻。

26号,上班第一天,我们按照学校的要求,穿着正装去上班,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一来天气寒冷,大家都穿着大衣棉袄,我们却穿着西装短裙。二来,国内一般人上班都不太讲究着装的正式。我们这栋楼在小区里面的一头,离大马路还有一段距离,当时的凄惨我现在几乎都要忘了,只知道一边受冻,一边蹬着高跟鞋举步维艰的感觉一定很可怜,而当时我们竟然还有闲心自嘲说自己像是刚进京不久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售楼小姐。
终于到了公司,见到了几个月前电话面试我们的CEO,非常的和颜悦色,永远都面带微笑,很难想象他曾经是做consulting的。公司里的人都很好,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和公司VP还代表公司请我们吃了午餐。一个小的Orientation之后,我们分别跟CFO和VP聊了一下,确定我们具体想要做的事情,最后决定ZY跟着CFO做一些会计财务方面的工作,我则跟着VP做一些商务扩展等市场类工作。我和ZY各得所爱,还是比较开心的。

基本上我的工作都是project-based,目前有三个主要的projects,具体讲了也许会泄漏商业机密,所以只能大概说下。第一个是和网络管理系统有关,第二个是和加盟业务有关,第三个是我们五月底和北京教育学院联办的国际多元智能研讨会。

27号,上班第二天,IT部的汤姆先生给我详细介绍了目前使用的网络管理系统,自己也看了一些工作方面的资料,对这个行业(教育,幼儿教育)和公司有了一定的了解。尽管我们最高端的幼儿园学费一年就得十四万人民币以上,它的成本却也是惊人的高。那些外国牛家长的要求相对国内的标准来说显然是很高的,比如说校车得坐奔驰的,大米不吃中国的等等。。。
另外,天气依然很冷,我们依然穿的很少。ZY工作量比较大,开始加班了,于是我决定先回家。因为等了很久公交和taxi都没等到,我也快冻僵了,就上了一辆电三轮。因为走错路的关系,我那天在电三轮上简易的观光了一下北京居民区的生活,还是很有意思的。最神奇的是,电三轮竟然开上了人行天桥过马路!!

28号,工作继续,研究网站的时候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说有的小孩子吃酱油过敏,有的吃鸡蛋过敏。其实有些可能并非真的过敏,只是太挑食。现在的孩子越来越精贵了。三天的工作结束后,我和ZY都觉得有些累了,对工作的讨论(我们几乎所有的空余时间都在讨论和公司或工作有关的东西)也失去了刚有的积极性。不过最后发现,只要把公司当作自己的baby,就会超有热情。这天气温还是低,HR经理实在看不下去了,借给我们两件冬衣穿。做HR的果然好眼力,给我们的衣服都非常的合身。

29号,整理了一下情绪,带着公司就是自己的baby的想法去上班。这天本来计划了很多任务,结果突然老板让我给那些要来参加会议的几个公司的教育学者订美国飞来的机票。因为一直要考虑成本和某些‘客户’的要求(比如Boston的某人一定要与New York的某人搭同一班飞机之类的),所以花了很多时间。不过那天相当有成就感,因为刷爆了CEO和VP的信用卡。

30号,和VP一起与北京教育学院负责月底会议的人开会,比较像个小秘书,记一些会议记录,下个礼拜再和VP讨论细节。天气转暖了。

1号,就是昨天,去清华找BB哥哥,顺便打了个电话到珠海,和一大家子人轮流讲话,还听到了不到一岁的侄女妞妞的抱怨声,很是有趣。觉得在哪里都能有这么多亲戚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2号,在家做了很多家务,然后和ZY出去吃饭,散布,透彻的了解了周围的环境,然后觉得生活简直就是越来越美好,一切的不适应都只是刚开始那么几天,天气一变,似乎一切都好了,工作也比较开心,慢慢要过上丰富并且有规律的生活了。

其它:
我们居住的小区生活很方便,楼下就有小超市,免费送货上门;前面一栋楼有干洗店,还免费给我修了鞋,补了袜子,免费取送。。。
另外,北京实在很多好吃的,能网购也是非常的开心!


posted @ 2010-05-02 22:40 泥瓜 阅读(74) | 评论 (5)编辑 收藏

杂记

昨天去NUS和几个朋友小聚了一下,每次都是我要回国了,她们还没考完,这次甚至还没开始考。
感谢她们百忙还抽空见见我,不过感觉尽管在同一个小岛上,能见面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假期我去北京实习,若是回武汉,至少要等到七月底八月初,而且回不了多久就要回小岛上学了。跟WJ同学再见面,应该要明年了,因为她下学期去法国交换。而她回来的时候,我说不定也去哪儿交换了。

目前在法国阿尔贝斯山下交换的YS同学前天电话过来,感慨到去交换了才知道,原来我们的SMU这么好。法国的教育制度很奇怪,也很松散,完全没有我们学校的严谨和上进的感觉。她们那个学校一门课可以有三个老师教,三个老师互相不太清楚其他人教的范围和内容。师资也远不比我们的,就听她说了一个哈佛出来的,还挺牛。最近因为冰岛火山喷了,YS自从月初去了趟西班牙就哪儿也没去了。她很喜欢之前去的摩纳哥,无数的名跑车,金融业和博彩业发达,是个富裕的地方,新加坡市中心CBD的升级升级版,而且还在地中海沿岸。地中海感觉是个神奇的地方,沿岸的国家都风情各异,摩纳哥,西班牙,还有教我大一政治的教授现在所在的突尼斯。

说到欧洲,最近的火山爆发还是挺严重的。有两个在北欧交换的同学前段时间正好在冰岛旅游,天天更新网上的相册,然后火山就喷了,听说她们还看到了。还有个同学因为坐火车,整个行李箱被偷,很悲惨。最近陆续有些航班恢复运行,但机票却天价了,某个伦敦飞出的航班单程就卖了一万多美元。YS说现在欧洲很多人开动私家车,在网上发布可以带人出行的消息,这种类似国内“黑的”的车,价钱也开到了天价。

posted @ 2010-04-22 11:24 泥瓜 阅读(85) | 评论 (6)编辑 收藏

最近烂歌满多的

很久没有听歌了,突然有种老了的感觉。
很多人出了新专辑,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好歌。
开始不喜欢SHE的歌了,要么是听腻了,要么是过了那个年龄,要么是她们的音乐做的敷衍了。

黄品源的新歌里,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一想到那首几乎人人都会唱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就是他写的,不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其实也可能是他自己无法唱出他想要的感觉?他唱歌倒不是特别好听,很路人。

旋子的新专辑算是相对比较正常的了,至少不能说烂,符合商业流行口水歌的标准,能听。适合平淡的心情。

罗志祥的新歌没怎么听,只听了一首主打《舞法舞天》,编曲做的不错,旋律却很不出彩。貌似MV做的很花钱,舞跳的很不错。

大嘴巴的新专辑,很平淡,不过貌似以前他们的歌我也不怎么喜欢,所以可能是我的口味问题,但还是很喜欢爱纱,因为她舞跳的好,长得又好看。

-----------------------------------------------------------
推荐:弦子--《天真》

posted @ 2010-04-20 13:15 泥瓜 阅读(83) | 评论 (6)编辑 收藏

2010


 


posted @ 2010-04-17 22:38 泥瓜 阅读(29) | 评论 (2)编辑 收藏

复习DUP时的一些想法

中三的某段时间,对很多社会问题一度很绝望,认为只有革命才能解决根本问题。现在觉得那时很天真。
中四的某段时间,受《血仇定律》的影响(尽管觉得那书很片面),觉得武力的确是解决问题的终极办法。现在觉得那时很狭隘。
前几年第一次接触social enterprises的概念的时候,觉得这是很聪明的办法,后来渐渐意识到这样的“企业”的低效及低价值。

大学第一门政治课,主要用了两本参考课本。其中有一本,标题叫做《Power & Choice》。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书名,政治的核心。
大学的第二门政治专业课,就是这学期的Development, underdevelopment and poverty. 结合以前学过的一些经济学的东西,开始对political economy感兴趣。尽管发展和贫困已经是政治里一个小分支,但它却波及到生活和学术中的各个领域。
本学期12节课,每节课一个主题:综述,各大有影响力的发展学理论(modernization, dependency, 'escobarian'), 发展及贫困的定义(其实很复杂),State and the market (政府还是市场?), 政府策略, 文化和社会结构, 社会团体和商业,非政府组织和国际组织,环境和能源, 农业和从下至上的策略,性别(女人),武力。

现在在准备关于文化方面的作文,想到某节课,有两个已经毕业的校友回来给我们分享他们的经历。他们创办了一个扶贫性质的组织,叫做Global Causeways, http://www.globalcauseways.org/index.html,(网站做的不太好看,因为才刚开始吧)。 某东南亚国家(我忘记哪一个了)的某个村落,妇女难产和婴儿死亡率非常高,他们就去到那里,发现很大的原因是当地村民的‘生产’卫生条件很差。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些学姐学长们联系了一批物资,在当地建立了一些干净的“产房”,希望可以改善孕妇的生产环境。可是他们失败了。没有人愿意去他们准备的产房。当地人有个习俗,就是生小孩一定要在自己家的土地上进行,不然就会不幸运。所以很多孕妇到了临产的时候,会被抬到室外家门前的土上。学界学长们建立的产房不属于任何一家村民,于是在这样的环境生产是被认为不幸的。

很多时候,一些政府,组织,或者个人,在遇到这样的问题时,就放弃了,很多人的想法是,要改变这些人的无知观念。但这样的过程是漫长而辛苦的,也会产生分歧,帮助人的动机也会被怀疑。还好学姐学长们没有放弃。我很欣赏他们的信念,还有包容多元文化的心。

后来他们通过和当地村民沟通,做出了新的方案--在村中心的一块地挖一个坑,让村子里每家每户的人,从自家门口挖一些土,填到坑里。于是这块地就有了每家人的土。之后,再在这块地上集中建立几个卫生产房,提供给当地村民使用。于是这几年,当地的孕妇和新生儿死亡率明显下降。

简单吗?难吗?有些时候,可能只是一些想法就可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这个例子是很小的,但很多时候,一些大型的慈善扶贫机构却缺少这样的智慧。发达国家总是喜欢把他们的那套发展模式强加于很多发展中国家,不考虑当地国情和文化。一方面觉得自己高尚,一方面认为别人的观念落后。当然,很多大的组织里也是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很多所谓的高级经济学家们,也许也只是热衷于在办公室里随便拿个经济模型公式算算要给哪些国家多少借款之类的。我们的世界会因为他们改变吗?或者说,变好吗?

说到所谓的文化,也许我们应该有更包容的心态,然后将一切沟通建立在平等和尊重之上,再多动脑筋思考,如何用已有的东西去作出有利的改变,而不需要太多的冲突和误解。



PS: 刚去了下Global Causeways(GC) 的网站。发现好像不完全是个公益组织。可以说是个新型的social enterprise吧。感觉是个盈利公司,为各大企业提供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的服务。对于企业来说,多做及多宣传CSR是现代盈利很重要的一部分,但那些企业却不一定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所以资金的利用也没那么高效。GC这类的小组织(或者小公司?)为那些要做CSR的企业提供了一个可行的outsource,外包机会。是的,一切都可以外包。理论上来说,这样的模式是更好的利用了资源的。当然,实际上的东西。我知道的并不多。只是多少觉得GC这样的小公司。。。还是很有SMU特色的。。。

posted @ 2010-04-09 18:03 泥瓜 阅读(145) | 评论 (5)编辑 收藏

DUPPED for this semester


DUP 2010 class photo.

本人长胖了。

可惜最后一届课火辣时尚的英国‘名模’mm没来,不然这张照片就有看头了。

传说教授John Donaldson的中文名是杜强。在百度搜索‘张谦 杜强’还是有不少东西的。。。张谦就是张森林。。。

posted @ 2010-04-06 18:40 泥瓜 阅读(96) | 评论 (7)编辑 收藏

一个多月没写blog了。。。

本学期最后一节课上完了,最后一个presentation也做完了。
还有一个report和一篇essay要收尾,然后一个礼拜的复习,再考四门期末。

最后一节的DUP(Development, underdevelopment and poverty)上的有点小伤感。SY同学说,早一个礼拜的时候就开始伤感了,因为这门课让我们看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教授John说这样的一门课,带给我们的更多是问题,而不是答案。他说他也从我们身上学到了很多。还好我还有两年在SMU, 这样就还有机会再多从John这样的教授身上多学一些东西。想到上次吃饭的时候和HL同学碰到张森林,然后顺便聊了下,觉得我们学校的课堂学习氛围和效果还是蛮好的,甚至超过很多北美大牛校。只是学生群的水准智商比较参差不齐,所以平时学生之间的相互影响差了一些。其实这样也好,能有这么多机会近距离接触那些牛教授也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考完试一个礼拜的样子,我就要去北京实习了。这是我相当期待的一件事情,只是到时候一定会非常想念HS。我恋爱了。这也许可以解释我为什么这么久没写日志吧,呵呵。

在北京实习三个月之后应该就可以回武汉看看家人了,好好休息下,就又要回来打仗了。大学的生活总是很极端。

posted @ 2010-04-04 11:13 泥瓜 阅读(97) | 评论 (10)编辑 收藏

昨天

前段时间效率非常之低,但是睡眠质量很不错,时间也充足,于是昨天一狠心,效率爆发了。
大概9点钟起来的,然后吃了早餐(4个汤圆,3个黑芝麻的,1个花生的)。
第一个任务是读bonds的slides和做题(1000-1140)。因为没怎么把finance的课放在心上,所以开学了6个礼拜一直都没做过题。其实后来觉得作题还是蛮好玩的,不停的机械的按着计算器。

接着去游泳,比往常时间长了一些(1140-1220)。除了我之外,池子里就没别人了,倒是有一个巨肥的白人老太太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晒肉。虽然我也很肉,但她一定还是觉得我很苗条的。。。游累了休息的时候,看到一个4岁左右的小男孩很兴奋的冲到烧烤台面前,然后激动地大喊:“Mummy! Look!” 结果第一个look过去的人是我。不解的研究了几秒钟之后,意识到,烧烤台前面阳光非常充足,然后看了一眼他的衣服。。。原来这孩子穿了件能看出UV light的衣服。。。我也有一件,5年前在芝加哥买的, 是一种有特殊涂料的T-shirt, 没UV的时候没有颜色,颜色(彩色)的鲜艳程度和UV的强度成正比,有机会放张图上来。

游完泳上楼洗澡,煮面,吃面,不是很好吃,觉得最近很失败,做什么都难吃。然后淡定地打算做DUP的paper, 后来发现那些journals不打印出来看实在很伤眼睛,于是开始读psych心理学。这个礼拜学intelligence,课本里面一些早期美国军队测验common sense的题目真是傻的可爱,比如有一题是‘如果超市收款员找钱时多找给你了一些钱,你会怎么做?A.用这些钱买糖果,送给这个收款员 B.拿着这些钱,然后离开超市,把钱给第一个遇到的穷人 C.告诉收款员这个错误’。。。

读psych加上做psych的作业大概用了三个小时,然后把之前做的bonds的题目对了下答案,然后花了半个小时的样子,休息了下,吃了个大苹果,做了个面膜,差不多就到晚饭时间了。晚饭吃的小皮萨,很好吃,因为不是我做的,超市速冻的东西虽然不健康,但是至少不至于让我吃的难受。边吃皮萨边看了下康熙,挺无聊的。晚上尝试读了一下business process的东西,还有继续psych的作业,然后尝试处理了一些文件。觉得在假期能够学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于是晚上很有心情的做了两个小时的手工,成品虽然很粗糙,但过程还是很有意思的。

突然想起来,昨天还给张森林改了quiz,腾了分数,应该是下午的时候。

基本上这就是昨天的生活了,没怎么在网上闲逛,觉得很充实。
---------------------------------------------------------------------------------------------------------------------------------------------------------------------
今天1030来学校做了一个psych study,第七个了,这学期还剩三个。等下要去admin building交RA工作的时间表,然后去boon lay见几个JC的觉得很神奇的朋友,有在北大读书的新加坡同学,去香港大学的很小就来新加坡的香港女生,还有一个可爱的台湾女生,现在在NTU,读的会计。认识她们主要是因为当年一起跟学校去了所谓的中国文化浸濡之旅。。。
晚上还要回学校上课,因为星期一的课改到今天晚上7点到10点,明天还要早起上早课,真恐怖。

posted @ 2010-02-17 12:39 泥瓜 阅读(140) | 评论 (4)编辑 收藏

新年快乐

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希望一切都好好的。我不要再失眠了。

哦对,今天也是情人节。

大家情人节快乐!

posted @ 2010-02-14 13:22 泥瓜 阅读(70) | 评论 (6)编辑 收藏

拜拜

昨天坐车去学校,旁边坐了一个目测大约八十岁的老爷爷。
只要巴士经过任何一个宗教建筑,不管是佛教寺庙,印度教庙,还是基督教堂。。。他都会双手合十,对着那些房子拜拜。
后来发现他连潮州会馆也拜。。。
不过最有趣的还是,巴士开到芝加哥大学Booth学院(在新加坡的分校)时,他毫不犹豫的拜了拜人家大学校门。。。于是推测,老爷爷不识字,是根据建筑特色来判断建筑功能的,因为芝加哥大学的入口处应该算是古迹,很像一个老庙。

posted @ 2010-01-27 13:54 泥瓜 阅读(159) | 评论 (3)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共32页: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