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晃晃泥瓜庄

niguazhuang@gmail.com

#

看看我自己

我经常跟父母抱怨很忙没时间,从小到大,并把每一次放松的机会都放松到了极致,心里想着,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休息了。高中毕业的长假,大一的暑假,还有现在这半年。基本上,除了旅游就是宅在家里,吃饭,睡觉,上网。高中毕业那个长假,真的很想学弹琴,因为一直觉得自己的音乐基础太差,可是妈妈说没钱,于是我在武汉宅了两个月,然后回新加坡打工。
每次闲着的时候,就会想,将来工作一定强度大,而且没有寒暑假,要把自己先养好以后才能撑下去。不过现在想想,我的这种心态,估计会一直给自己创造闲着的时候的。我很怀疑自己将来的走向。

在北欧待着,的确很惬意,每个人似乎都像童话故事的结尾里描述的“从此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没有天灾,没有人祸,更不存在什么“人比人,气死人”之类的烦心事。不过我终归是要回亚洲,而且多年在亚洲形成的一些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让我无法决定踏实地选这么一块清净地过一辈子,尤其是我还年轻。

我不知道有理想是好事还是坏事。那个回国后发疯到处上街打人的哈佛女博士后,曾经也有着远大的理想。。。也许我只是要一直把理想理智化吧。就好比选择职业,或者是事业,不是喜欢就好的。还要看看自己的能力,有什么优势,也要看看这个社会的趋势。就像蔡康永说的,要“顺水推舟”,而不要“逆天行事”。有的人逆天行事能有一番大作为,但顺水推舟的模式,似乎更适合我,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勇气。所以,慢慢地,学会了综合考虑兴趣,能力,还有社会趋势。只可惜,这三样东西,都很难真正的了解和判断。

我很庆幸当时就那么阴差阳错地进了个商学院,并且对商越来越有兴趣。很多家里做生意的朋友,总是抱怨在商学院学不到什么东西,不过对我这种父母都是普通百姓的孩子来说,很多知识,都是颠覆性的。我想我离那些可以在家里耳濡目染的同学们距离还是很远,但是至少我能开心地走下去。

我对咨询业很感兴趣,我喜欢分析问题,喜欢做presentation。唯一的问题,是我很怀疑自己能不能承受高强度的工作和压力。小时候我好像特别能吃苦,但是现在似乎对自己越来越好了。我很怕累,累了就没有办法工作,没有办法思考。也许这就是区分牛人和普通人的地方。我很羡慕那些能够一大早起来上课或工作,然后运动,晚上去夜店喝酒社交的人们,他们似乎不用睡觉。很早的时候听说新加坡人平均睡眠每天5小时,应该不是真的吧。我是每天要睡8小时以上的。这是我的弱点。不过这样的弱点貌似也让我提高了自己的效率,因为我比其他人可利用的时间要少。只是不知道一个咨询业的工作,到底是要比上学辛苦多少。而若真的想拿到一份咨询业的工作,我剩下的时间也必须多操些心,多努力。

我总说自己追求的是一种综合幸福感。仔细想想,好像就是要这样的生活也过过,那样的生活也过过。想奢侈,想清闲,想淳朴,也会莫名其妙地想承担些社会责任。似乎挺矛盾的。有人说,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跑到别人活腻的地方。那么幸福会不会是从自己活腻
的生活模式中转到别人活腻的生活模式中呢?也许年纪再大些,就会安分些吧。

posted @ 2011-04-08 06:05 泥瓜 阅读(120) | 评论 (6)编辑 收藏

三月旅行照片集

2011 March Slideshow: Zheying’s trip from Århus, Jylland, Danmark to 5 cities Paris, Stockholm, Tallinn, Riga and Rovaniemi was created by TripAdvisor. See another Frankrig slideshow. Create your own stunning free slideshow from your travel photos.
2011 March Slideshow: Zheying’s trip from Århus, Jylland, Danmark to 5 cities Paris, Stockholm, Tallinn, Riga and Rovaniemi was created by TripAdvisor. See another Frankrig slideshow. Take your travel photos and make a slideshow for free.

posted @ 2011-04-07 20:20 泥瓜 阅读(70) | 评论 (1)编辑 收藏

三月旅行小结

起点是巴黎,五天四夜,实打实地玩了三天。最开心的应该是和sj还有mm的重聚了吧。sj三年前去美国后就没见到了,正好现在在伦敦交换,不远。mm虽然也还在新加坡,但是不同学校的关系,一年也见不了几面,现在在芬兰赫尔辛基交换,也算是可以顺便再聚了。对巴黎,也许是有太多的期待,当看到一片一片的米黄色建筑时,反而觉得单调。我们都没有太喜欢巴黎,但却为这样的重聚感到欣喜。白天的暴走和深夜的八卦,三个男孩子的名字交接着出现,这才发现,我们真的长大了。

在巴黎还见到了森森,上次见是09年夏天在北京,那时就说等她到了巴黎我要找她,我还算有点速度。通过森森还认识了有趣的大旗同学,那天晚上一起吃了好多牡蛎,然后去了一家安静的小酒吧,大旗和sj, mm一起玩游戏,我和森森聊了聊久违的音乐,我还是很喜欢她对音乐的热情,甚至是信仰,我好像是做不到了。第二天在圣心教堂那座山上,竟然又偶遇了大旗同学,带着学古典音乐的qc妹妹,据说现在长期在柏林,上人人找了下她,发现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又一牛人啊。

巴黎之后,和mm一起飞赫尔辛基,zz姨妈带着qq表妹在机场接我。有家人的感觉很好,尽管上次姨妈见到我,是我不到5岁的时候,而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在芬兰长大的表妹。在姨妈家最好的就是可以吃到好吃的,尤其是抄手,在新加坡都未必能享用到。小时候最好的邻居朋友cc,现在也在芬兰,都大学毕业了,于是两个人一起去了北部的圣诞老人村,很惬意而有趣的两天,还跟着一个日本人的旅行团深夜在外面等极光。在赫尔辛基还见到了cc的姑姑,hh阿姨,也是小时候的邻居,见到了就像家人一样。

波罗的海三国的计划有些改变,同行的N同学,约好21号在塔林见的,结果他在伦敦误了飞机,于是我在赫尔辛基又多待了一天,最后由于时间太紧,没有去立陶宛,也就没有见到刚从新加坡回立陶宛的M,后来她还一直说床都给我准备好了,弄得我倍感惋惜阿,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再去了,时间,永远是不够用的。

塔林的中世纪古城是我非常喜欢的,但是我和N同学的性格实在很不搭,这个澳大利亚小男生挺奇怪的,之前在丹麦的接触毕竟不够深入,不然不会和他一起上路。有过几个让我几乎要崩溃的瞬间。说回塔林,走在那样的古城就像在电影里一样,说不出的奇特,甚至会有魔幻的感觉。如果有机会,我会再去一次。

里加我觉得一般,俄罗斯区域比较有特色。当地有栋很大很高的楼,苏联时期建的,上面有着明显的我熟悉的镰刀图案。当地人说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在那栋楼里最高的地方看风景,因为只有在那里,看不到这个讨厌的镰刀搂。。。

之后到了斯德哥尔摩,我在couch surfing上面找的host,我很喜欢,30岁的人道主义工作者,国际医疗组织的宣传经理,过着中国定义的小资生活。和她的交谈让我更了解了瑞典和北欧,收获良多。在她家住了三夜,到的第一天她就把钥匙给我了,自由出入。在市政厅参观的时候,还遇到一个在上海宜家工作的男生,到瑞典总部出差,一起吃了午饭,顺便互相拍了些照片,解决了一个人出行不方便拍‘到此一游’的问题。我想我运气还是不错的。

照片还在慢慢整理,巴黎和芬兰的都上传到人人和非死不可上了,现在发现dropbox国内看不了,应该怎么办呢?

posted @ 2011-04-01 06:27 泥瓜 阅读(125) | 评论 (10)编辑 收藏

在奥胡斯的宿舍房间







posted @ 2011-02-24 05:21 泥瓜 阅读(178) | 评论 (4)编辑 收藏

我想 我不应该遗弃这个地方

到丹麦一个月了,没有离开奥胡斯。基本上,厨艺已经很让自己满意了,意大利面的酱已经可以做出花样,也很接受丹麦的黑面包,土豆可以烤可以煎可以煮可以弄成泥,洋葱牛肉末加中东的Pita面包,中餐也做了不少,鱼香肉丝,冬笋烧肉,辣子鸡丁,还有小白菜。奥胡斯的亚洲超市传说是丹麦最大的一家,其实也就不到60平米,不过基本能满足我的需求。
我住的宿舍要和其他15个人共用一个厨房,虽然有点挤,但渐渐习惯了,就像David说的,‘Somehow, it just worked out’. 有种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感觉。我喜欢碰到正在烤饼干和面包的舍友,这样我就可以免费吃好吃的了。我们楼每个礼拜还有一个食物聚会,就是大家轮流给其他的人做吃的,然后分摊食材的钱。我总是很佩服那些丹麦人,十多个人的分量都能搞定。在丹麦,因为餐厅收费很高,所以大部分人基本上每餐都自己做着吃。上次我跟Andreas说,如果哪个中国男孩子很会做菜,我们都会觉得他们很有才,他说,在丹麦,谁要是不会下厨,会被当成智障。

上课方面,老爸貌似很担心。每次视频或者qq留言,甚至都留到这里来了,生怕我忘记自己还是个学生。其实真的不用太担心,我是个很看重学习的人,而且正是因为我觉得学习很重要,才没有太执着于去上课。学习本来就是很综合的东西,大概也就是技术和领悟。我喜欢在SMU上课,因为很多教授总是能给我很多启发,一点一点塑造我的人格。而这边的学校更注重于学术,也就是技术类的传授吧,专业课基本上也就是照本宣科一下,每次我去那个industrial marketing的课都会后悔,还不如自己在家看书。当然,我的看法也是片面的,也听说学校方面知道交换生不会很专心的上课,所以并不会花钱聘最好的资源来教英文的课。除了那个希腊人(他的英文和讲话语调都非常催眠)的课,我基本都尽量去上的。星期二的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虽然是早课,但我也就逃了一节,因为那个老师虽然讲话比较无聊,但是实在是太帅了,身材巨好,五官轮廓分明,总觉得应该去当明星。但是有时候在街上随便瞟一眼,又会觉得,总不能大家都当明星吧,于是慢慢也就淡定了。

另外,这一个月来,见到了两次奥胡斯副市长,基本都是在我能一拳打到他脸上的距离。第一次是上海世博会的图片展的活动开启仪式,一共也没几个人去,然后就是南京那边来了些人在这边和辛德贝格的家人以及众官员办的纪念辛德贝格的活动。我在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的presentation用了这个距离,说丹麦的power distance很小,我在武汉十五年连个区长都没见过。说到presentation,我觉得这次是我有史以来做的最爽快地一次。我们组两个立陶宛的还有一个斯里兰卡裔的都是在这个学校的本科生,然后我和一个加拿大的交换生。除了我们两个交换生以外,他们都只在第一节课分组的时候出现了。然后presentation之前基本联系不到,facebook基本不怎么回消息,反正最后就是我和那个加拿大人还有一个立陶宛的presentation前一天下午大概花了20分钟分了个工,然后第二天早上直接就讲了。我觉得SMU的训练还是很有效果的,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准备了下ppt,最后老师还表扬我了,也‘批评’了那个加拿大同学,说尽管英语是他母语,但他使用了太多口头禅‘like’,这样期末考试是要扣分的。然后拿个加拿大人很不爽。。。那个立陶宛丫头就不用说什么了,基本上对我们讲的主题什么都不知道,就让她做了个简单的summary.

一个正常的交换生应该还有一大块的生活是用来party的。不过我不是。在经济情况比较紧张和有着宏大旅游计划的时候,我只能选择把酒钱省下来买机票火车票了。

3月12日开始旅游,第一站巴黎,四天,和现在在伦敦的WSJ同学还有现在在赫尔辛基的GMM同学一起,然后跟GMM去赫尔辛基,找ZZ姨妈一家还有CRY同学还有原来在新加坡认识的Juulia,这个芬兰丫头从美国转学到新加坡转学到瑞典然后又转学到英国了。。。
在芬兰计划去圣诞老人村,还想看极光,然后去波罗的海三国,拉特维亚住Ilze(我现在的一个舍友,拉特维亚人)的妈妈那,立陶宛找Mingaile,然后去斯德哥尔摩,在couchsurfing上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免费住宿的人家。

再回到丹麦就是3月底了,还在考虑要不要加入Andrea他们的挪威之旅,就怕自己身体抗不住,因为4月13号还要去德国意大利和瑞士。去瑞士可以找JBin伯伯一家,应该能体验下当地的生活了,呵呵。

不知道德国和意大利要住哪。。。有人可以提供住宿么?

posted @ 2011-02-24 04:57 泥瓜 阅读(173) | 评论 (9)编辑 收藏

丹麦第一周

现在是丹麦时间凌晨一点二十分。
其实我并不需要等到这么晚才能静下来写东西,冬天的奥胡斯,下午五点就已经天黑,放学回家的路上就有了在新加坡夜里十二点回家的感觉。我记得那时候老跟小鸭子说,那种感觉很凄凉。尤其是现在一个人,冷风吹着,街面也只有微弱的路灯,要是在国内,估计我还会心生恐惧。还好是在丹麦。我相信这个地方。
到丹麦也就一个礼拜,不可能对这里的人文有太深的了解,但也有不少感触。原来以为北欧福利好,人就会很懒。可是这里的人工作效率非常高,对生活也是很有热情,尤其是家庭生活。宿舍里基本上都是住的丹麦人,平时和他们一起做饭吃饭,还有开宿舍的例会,都是很有意思的经验。昨天的楼层例会,除了我之外都是说丹麦语的,但因为我的存在,他们必须讲英文。我们的厨房还有餐厅(兼活动室)是公用的,从锅碗瓢盆到各种调味品,还有厨房清洁用品,都是大家每月交一些钱维持的。大扫除也是轮流做,每个礼拜都有负责人。大家都很有兴致的讨论了要买几个新的锅,要不要用一箱啤酒去跟另外一层楼的同学们换一台电视,等等等等。楼层老大是个长得很领袖的人,光头,大个,耳朵是像小精灵一样的尖的,讲话很稳重。其他的舍友们各有特色,不过都是很友好的人,而且我现在基本上是将丹麦人直接定义为值得信任的人了,尽管这样可能有些极端。
我很喜欢我的学校。尽管听说它的排名不如哥本哈根商学院,而且哥本哈根也的确比奥胡斯有生气得多。至于我为什么选择奥胡斯商学院做第一志愿,首先是因为想要到欧洲,然后要找个英文沟通没有问题的国家(估计也只有丹麦了),再就是希望在一个相对不要那么多元的地方真正体会到丹麦的文化与气质(所以没有选择首都)。选择学校的时候,我基本靠网站的设计,文字,和图片决定。也许这样有些片面,但information overload有时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我总是很相信网站的设计,不管是学校,公司,还是其他组织。一个学校的网站做的好,就表示它是跟得上时代的,不被科技所抛弃的,这对商学院来说尤其重要,如果是一些重学术的学科,也许就还好。然后我会看校园的环境,从图片上看,奥胡斯商学院整体都是暗红色的砖墙构成,我对此很痴迷,而它室内和建筑的整体设计又是现代而实用的。相比之下,哥本哈根商学院从外观上就更加现代,很多玻璃结构,所以和SMU非常相似,去了没有太大的反差,也就少了些交流的意义。
目前一共上了三节课,给我上课的教授基本上教课比较死板,偏重学术,比较强调理论的东西。他们不像SMU里我所经历过的大多数教授那样能挑起人的兴趣,给人启发,引人思考,也可能只是我还没有适应他们的教学方法。不过既然是来交换,课堂之外的学习才是更重要。只是现在的天气实在让人不知道该去哪里好。丹麦又还没有从金融危机中缓过来,就业状况也不太好,本来想利用冬天好好打工挣钱的计划,也基本宣告失败。还是好好读书吧。
我的旅行计划很多,但真的静下来盘算,发现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和金钱去全部完成它们。所以现在基本上把有亲戚朋友的地方列为首选,其它的待定,这样就有英国,法国,西班牙,德国,波兰,立陶宛,Latvia,芬兰。还要参加学校的一些短期旅行。天气暖了,就要开始行动了。
现在是丹麦时间凌晨两点。中国和新加坡时间早上九点。


如果是白天,
 
躺在床上,就能看到蓝天白云。

posted @ 2011-02-02 08:59 泥瓜 阅读(147) | 评论 (5)编辑 收藏

行程更新 2

昨天下午到的Aarhus,今天去海边转了转。街上的人要么跑步,要么遛狗,要么遛小孩。照片在微薄上更新:http://t.sina.com.cn/nigua

posted @ 2011-01-24 00:36 泥瓜 阅读(103) | 评论 (4)编辑 收藏

行程更新 1

到哥本哈根啦
新航直飞过来一点都不辛苦,我旁边都没有人,一个人三个座位,所以可以躺着睡,比商务舱还要舒适。
看了两部电影,Megamind和The Switch,睡了一觉,做了两个梦,还看了康熙来了和一些美国香港的娱乐节目。
吃的东西很一般,不过分量绝对够多,都没有吃完。

还有五个小时才要上我要坐的火车,哥本哈根的机场特别小,没有什么商店,餐厅也少,只有星巴克和Burger King,还有2个本地的小餐厅,挺无聊的。可惜当初为了便宜,买了不能退换的火车票,不知道等下电脑没电了怎么办。。。

posted @ 2011-01-22 15:47 泥瓜 阅读(116) | 评论 (9)编辑 收藏

采访 SL 签证 猪扒包 逛街 奶茶 失眠 锅 自行车 及其他

采访:
我们一个关于消费者行为的小课题是给和一个瑞士商人Marcel(组员SL的商务伙伴)做的,据说拿了全班最高分,正好最近瑞士的一个财经电视台到新加坡做海外瑞士商人的专访,Marcel就邀请我们一道上电视了。之前问SL具体的情况,他说他也不清楚,于是我们就什么也没准备的去了。结果就是我们在那个记者的指点下,装模做样地“又”给Marcel呈献了一次我们的调查结果和市场建议。另外,鉴于我们这个课题的特殊性,作为唯一的女生,我被单独问了几次问题,我很实诚地回答了,但是现在有点后悔,不知道算不算是被也许“目的性”很强的媒体给耍了,希望是我想多了,不过我又只是路人一个,应该也没什么后果。另外,貌似因为这个小采访,俺错过了一次蹭饭的机会!!!真可惜!!!

SL:
SL算是我在SMU遇到的比较神奇的人物之一。开学第一天,消费者行为的课上我没发现一个认识的人,就随便坐了一角落,然后认识了旁边的SL,跟他还有其他几个上课比较活跃的‘独立’同学组了一组。SL是新加坡国家帆船队的,08年还去青岛参加了奥运会。他花了两年时间在全球各地航行,然后继续回学校读最后一年书。他有自己的小生意,其中一个是关于游艇的。SL和Marcel长期租了一个游艇,来承办私人宴会或者商业/公司活动。今天他接了一个电话,说毕业后的又有一个工作,在VJC兼职做帆船教练。感觉他一切都挺一帆风顺的,不过最近却饱受感情煎熬,完全没办法复习。这个还跟目前的广州亚运会有关。
年初的时候SL想和他的前女友(也是个帆船手)复合,不过为了不影响她的比赛准备和发挥,SL苦等了11个月。亚运会的结果出来之前,SL非常的纠结,心想要是他前女友没有拿到她想要的奖牌,肯定心情极差,谈复合的事说不定会火上浇油,但要使她前女友成功了,她可能又会沉浸在喜悦之中,觉得生命中有没有这个男人都无所谓,她不需要他。前几天结果(新加坡两金两银四铜,我也没问她拿了什么,估计不是银牌就是铜牌)出来了,SL又纠结了,说不知道她会因为拿了奖牌而高兴还是会因为没拿金牌而不爽。
我问SL当初怎么分手的,他说她觉得他对她不够关心。然后SL又解释说的确自己太忙,帆船训练多,自己还有生意要打理,。。。
看上去女人要的无非就是被关心,被疼爱,哪怕是健硕的运动员。

不过尽管SL感情出了问题,我还是挺佩服他的,能够一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边赚钱,还不用被压榨地给人打工。

签证:
刚拿到SMU这边的Visa letter,还没有收到ASB那边发来的证明。这个签证不知道能不能在我回武汉前搞定,希望一切顺利。

猪扒包:
这学期做澳门的市场分析什么的,然后便对澳门有了感情,在网上看到一家新开的澳门餐厅,于是跟nana一块儿去了。我们俩很有可能是店里一晚上收入的唯一来源。那家餐厅生意很不好,不过事务的味道和口感还有份量都很不错。应该是市场策略严重失误,呵呵,外观装修很时尚,可是看上去就像个卖家具的,没人会知道是餐厅。里面桌子的摆设也挺失败,服务员也很没经验。。。我在考虑要不要假期去这家店打工然后跟老板商量着试验一下我的一些想法。

逛街:
FOX打折,买了两件上衣,大号的。然后想起来,曾经还有一段时间穿过小号。这学期重了5斤。

奶茶与失眠:
在澳门茶餐厅点的猪扒包送了一瓶鸳鸯,直接导致我现在的失眠和想吐。我真的是越来越承受不起咖啡因了,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病。一般可乐就可以让我维持清醒,红牛是我考前让自己兴奋的良药。

锅与自行车:
Nana的妈妈让她带几套锅回武汉,没错,是几套!因为她妈妈本来想要去德国的同学带一个德国的牌子的,然后nana某天逛街看到一个类似的牌子打折。几番电话沟通之后,她妈要了两个N件套。Nana在处理搬运过程中还在PGP摔了一跤,去了医院。我的结论是,Nana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我要像她学习!于是联想到我妈让我去丹麦带的自行车。。。只要我去了,那是一定要带的,只是最近的海关税收貌似很变态,到时候要仔细衡量得失。

其他:
在“人人”看到一朋友的状态:
 “新传媒还真是一刀不剪啊!!英国选手质询韩国同学关于中国环保的问题,然后说:“你现在是在中国的电视台,说话要小心点”,这个都没剪~~ 话说B组同学就是淡定,公布赛果站都不站一下,哈哈”
 
新传媒是新加坡的CCTV,正在转播中文全球大专辩论赛。。。
怀疑电视台主要工作人员都是中国人。。。。。。

posted @ 2010-11-26 03:16 泥瓜 阅读(175) | 评论 (2)编辑 收藏

Panic October, Motivated November.

从零晨开始就觉得开始有冲劲了,不知道这学期怎么这么久才进入状态。
不过好歹是进入了,呵呵,觉得踏实。

这么短的文字,感觉比较适合围脖。。。

posted @ 2010-11-01 16:00 泥瓜 阅读(46) | 评论 (1)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共32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