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晃晃泥瓜庄

niguazhuang@gmail.com

#

customer services is important

     摘要: 1. Price is not the main reason for customer churn, it is actually due to the overall poor quality of customer service – Accenture global customer satisfaction report 2008.2. A cu...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4-11-18 16:33 泥瓜 阅读(37) | 评论 (0)编辑 收藏

平静地向前走

健康
平安健康是最重要的。这一年没少折腾,但心里也不是完全踏实。健康靠自己,心情愉悦是最好的灵丹妙药。希望能坚持(继续改善)健康的生活方式,吃少点,吃绿点,多运动,多户外,另外就是早点睡觉。现在的工作有些纠结,时常加班,必须提醒自己按时吃饭,并且学着自己控制压力。想想也不算太糟,毕竟,只有能够掌控精神状态和休息的人才能获得更多的成就,我们要善待自己的身体。若是能开开心心的高效工作,应该也不会成为健康的负担。

狼性
总觉得国内拼事业的人都很有狼性,很积极很努力很拼。如果我回国,必定是拼不过这群人了,只能想办法找到并更好的培养自己的竞争优势,淡定平静地面对选择和机会。再说说北美拼事业的人吧,通常社交能力都特别高超。上周去的一个社交酒会兼慈善艺术募捐,主办方的C女士彻底给我上了一课。恰到好处的语速,不至于有任何的“尴尬的安静”也不会妨碍他人加入到谈话;礼貌得体的方式“加入”和“退出”他人的聊天。觉得自己很幸运能遇到她,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但这点滴的耳濡目染也足以让自己提升不少这方面的能力(起点太低。。。)。

现实
希望早日实现财务自由,尽管距离还很遥远。现在主要能做的,应该在节省开支这部分,还是要自控。其他的方面,在新加坡,可能买个组屋比较靠谱,自己省租金,再赚点别人的租子。其它的投资有风险,自己小创业需要的精力也比较多,还是攒房子首付钱先。考虑开始读一些理财的书。

----------------------
明天工作评级,期望不是很大,但还是希望能涨点工资。对于接下来的半年,希望能提高自己待人接物的技巧,excel能做得更快(用更多的shortcuts),ppt也要能提升一个档次,做到简洁不无聊。跟大老板多学学智商(如果这东西还能学的话。。。大老板真的是我这么多年少见的聪明),跟小W姐姐学提高情商。加油!

posted @ 2014-11-16 21:46 泥瓜 阅读(39) | 评论 (1)编辑 收藏

好伤感 好快乐

好伤感
随机看了看以前写的小博文,原来曾经是个挺热爱生活的姑娘,生活中的好多小趣事现在怎么都没有了呢?07年到现在都6年了,如果这6年重新来过会怎样?

好快乐
庆幸自己还有过享受生活的日子,也许现在的辛苦也是人生必经的吧。希望将来能有所收获。

另,

上周末和姐妹们聚餐,庆祝离开祖国十周年。不知道为什么少了好多感性的感觉,没什么感叹,平静又焦虑。

送自己两句话,
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
改变可以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posted @ 2013-10-15 06:12 泥瓜 阅读(56) | 评论 (5)编辑 收藏

就让我再random一次吧

- 最近要好好理清楚短期职业和长期事业的规划,找到对自己最重要的方面下手。
- 要主动引导自己的发展,不能被动等待,但要注意沟通的时候表达要虚心并积极。
- 生活各方面(包括事业)要冷静,不能焦虑。焦虑伤身。很多事情看淡点,但要努力争取。

本来想好好感性一番,没想到只要一打字脑子里就还是这种关于工作的东西。。。

晚上睡不着,突然想着来这儿看看,上一篇已经是一年前还有那么点朝气的时候写的了。这一年找工作找方向找自己,发现最后一点是最难的。

太久没写东西了,写不下去了,连混乱的文字都写不下去了。。。哎。。。还是看看年轻的时候写的东西吧,多少能回忆一下。

posted @ 2013-10-15 06:01 泥瓜 阅读(2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妈 我还在喘气

上次给家里打电话,妈第一句话就是‘你还在喘气哪?’,然后意识到这段时间都没怎么打电话回家,而且微信好像也出了些问题啊,发出去的收不到。。。

SMU的生活还真是令人崩溃,事情多压力大,而且又不能保证有一个productive的状态,这个星期真的是很不在状态,时间都没好好利用起来,又陷入了一种经常焦虑但没做正事的乱圈。哎。。。好歹前几个星期还是做了些事儿。

更新一下吧,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收到丹麦大使馆的邮件,找人帮忙给在欧盟办的欧洲学习展做个在丹麦学习的主题介绍,然后我就去了,去了之后才发现其它国家的发言人都是挺牛的,什么大使馆的代表,一些研究中心的市场部经理,还有一些大学的教授,一堆Dr.的头衔,就是到我这儿,只有个Ms.无奈啊,而且我竟然还是以当年去交换的那个学校的校友的身份去做的演讲,原来交换的意义如此之大。关于报酬,之前大使馆的人跟我说会给我报酬,我一下子习惯性的用中国人的方式‘婉拒’了,后来才意识到,这对丹麦人来说。。。就是真拒了。。。然后就开始后悔。。。不过演讲完了之后大使馆的人还是给送了一个钢盒子,当时方鸭子也在场,对这件礼物很是看不上,结果回家上网查了下,就那个钢盒子在国内还卖人民币1500左右。。。本来打算拿那个钢盒子装猫粮的,后来发现这东西竟然是我们家最奢侈的家居用品了,于是果断收了起来。

刚开学的时候,杂事还真挺多,除了丹麦那个演讲,还参加了一个Bain的case challenge,一个商务案例分析比赛,不知不觉就杀进半决赛,决赛,然后拿了个冠军,回家跟方鸭子说,那货就开始抱怨‘为什么你一参加比赛就冠军呐’(去年参加Accenture的case challenge也冠军了,哈哈),然后就开始得意,觉得很开心,然后就杀去吃火锅了。不过好心情坚持不了两天就又开始焦虑,这种比赛拿冠军不知道能不能帮助我找个好工作啊。

还有个杂事,就是给咱奖学金的那个基金办了个拿奖学金的孩子们的活动,本来也是要做个演讲的,后来发现那段时间事儿太多了,然后跟学校说我做不了那个演讲了,结果还被学校的人批评了。。。不过真的没有办法了,你看奖学金的那个活动代表SMU做演讲的那孩子,也参加了Bain的比赛,杀进了半决赛,但是没进决赛,所以真的是有得有失的嘛。。。

杂事更新完毕,剩下的就只剩令人焦虑的学习和找工作了,真的是毁三观,毁心情,毁状态啊,焦虑得一点自信都没有了,再加上最近还老暴饮暴食,肥得也没什么衣服可穿,每天都感觉很挫,恩,很挫。越胖越懒,越懒越胖,然后各种没自信。。。我需要逆转啊逆转!!!

posted @ 2012-10-05 11:43 泥瓜 阅读(91) | 评论 (3)编辑 收藏

London London

到伦敦两个星期了,一直没什么存在感。
第一个星期基本都在生病,这里的天气实在太诡异。
我的生活很简单,学校宿舍,两点一线,除了学习,没有太多其它的事,感觉非常地久违。

去年来伦敦的时候,已经消耗了大部分的好奇心,以至于现在完全没有到处走走看看的意愿。
周末用来见见老朋友,这样就很好了。
当然,如果他在身边,我一定不会这么宅,虽然并不想四处观光,但和他一起,便不会只是观光了。
又或者,倘若我不是现在这般迷茫,应该也能有轻松的心情,和新认识的朋友们一起聊天,聚餐。

本以为奥运会让伦敦人满为患,没想到除了东部地区,伦敦比以往更为安静,听说是因为本地人都不出门了。
于是生活便更加的安宁。
和新加坡相比,伦敦更让我想到武汉。
一样的老街,一样的梧桐树,一样的装满历史的欧式老楼。
但对于武汉来说,这又是一段多么不堪的历史。

LSE和SMU其实很多地方很像,尤其是图书馆里的Group Study Rooms, 名称都一样。
但我更喜欢SMU的教学模式,感觉更有效一些。
不过LSE在总体师资,学校名气,和地理优势上来说,的确更胜一筹。

在图书馆里找到了外公的爷爷写的书,德语的,关于中国20世纪初期的金融系统。
那本书1927年出版,当时外公的爷爷一定不会料到,80多年后的今天竟然有个后人碰巧到LSE找到了那本书。
Das Bankwesen in China, by Dr. Tien Yue Dzen. 
网上唯一能寻到踪迹的一本,正好是在LSE.

时间和历史真的很有意思,不到100年世界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一个家族也会经历那么多的兴衰。
我很好奇,想知道更多祖先的生活,可是除了一些老照片和这本我根本看不懂的书,似乎也没有其它的线索。
不然,就让历史封尘吧,虽然我也许会在未来偶尔回LSE看看,看这本书是否还安好。



posted @ 2012-08-05 01:58 泥瓜 阅读(74)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今日流水

今天中午台里town hall, 有点像一个简单的报告会,吃得挺好的,不过讲话没办法听,因为我们组要忙着准备下午的节目。唯一比较精彩的是,发现电视台里连开个会都要搞个内部现场直播,一抬头到处都是播放现场讲话的人的屏幕。
晚上回家看了个电影,叶念琛的人约离婚后,前半部分挺无厘头,但还是在豆瓣上给了四星。不过这部电影的网评倒是不太好,基本都是说这个片子道德观和爱情观的扭曲,以及叶念琛大不如前什么什么的。我觉得叶念琛不过是在给大家呈现某些人的想法罢了,不存在要引导人,我喜欢他的电影,因为他的电影让人的思维更开阔,也让人有更丰富的世界观,呵呵。

posted @ 2012-07-12 22:08 泥瓜 阅读(66)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我是真不知道Andy Xie就是谢国忠啊。。。

背景:今天我们台上午的节目采访了一个叫Andy Xie的所谓独立经济学家(Independent Economist), 然后中午我在的节目采访了澳大利亚副总理兼国库部长/财长韦恩•斯旺(Wayne Swan)。
--------------------------------------------------------------------------------------------------------------
在节目中采访韦恩斯旺之前,我们播出了Andy Xie之前采访中说的话,他认为澳大利亚即将成为下一个西班牙,经济很快就要支撑不住了。然后香港那边的主播问韦恩斯旺对此的看法,韦恩斯旺直接就说Andy Xie是“absurd”(荒唐),然后反驳道澳大利亚的经济如何如何有着强劲的基础和未来。接着我收到同事发的消息,大意是说韦恩斯旺竟然那么说那个Economist,今天的节目真是太有看头了。于是我就开始纳闷了,不就是一个Economist么。。。而且那个Andy不论从长相还是声音还是发音来说都没有牛人的感觉,倒是表现得挺狂热。结果到了下午有空闲的时候,随便google了一下Andy Xie。这个人竟然就是谢国忠!!!然后我各种崩溃。。。我是真不知道Andy Xie就是谢国忠啊,也是真不知道他长得那番模样啊。。。然后开始回味今天的节目,一边回味一边又一次感叹自己的酱油。。。我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posted @ 2012-07-11 23:43 泥瓜 阅读(9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来,跟医生打个招呼”

最近囧事还真是接连不断啊,今天晚上刚要出门看电影,结果有人按门铃,一小老头拿着张传单,用中文说“来,跟医生打个招呼”。当时我就懵了,完全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一反应是楼下可能新开了个诊所,但一般诊所的宣传不用这么上门服务吧,总之还是很不解。我接过传单,当时门口光线也不太好,除了看到一个挺有气场的女的照片以外,别的都没看清,于是继续假设是传销宣传之类的事情,于是跟小老头说我马上要出去了,他说“马上就下来了,医生要来了,你是住在这里还是租房?”,我说“哦,租的”,然后估计也就是在半秒之内意识到可能是我们这边选区的议员,紧接着就感觉到楼上浩浩荡荡下来了十几二十个人,那个气场女就过来跟我握手了,问我是租的单间还是一套,我说一套,她又问我房租如何,过了3千么,我说2900,完全忽略了房东刚把房租涨到2960,不过也无所谓了,她又寒暄了两句问我哪人,我说武汉的。中途各种被拍照,不知道我是不是会出现在报纸上了,哎,都忘记了收腹。。。后来想想,要是我跟她说我还是新加坡PR,她会不会多和我聊下,然后我会向她诉诉作为一个没有永久居住的地方的永久居民的苦,不过貌似新加坡给我永久居民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买房当然还是自己的事。哦对,中途我因为没扶住门,所以就让门关上了,她还以为我被锁在外面了,好在我家的门带上了是可以从外面打开的,不过反正后面有警察哥哥们跟着,就算被锁在外面也不怕,哈哈。

说到这个“医生”的称呼,其实我也很纳闷,貌似新加坡把有Dr头衔,也就是有某些方面博士学位的人都叫医生,也不知道是新加坡的官方习惯还是被民众给用错了。后来上网查了一下这个今天接见我们民众的议员,没有什么学医的背景,倒是发现和我是一个中学毕业的,倒是也没什么神奇的,PAP的么,Rafflesian么,女政客么,RGS的么,可以理解,新加坡的一些学校的stereotype其实还挺有趣,要是早点了解一下她,做一下这个片区政客的功课,还能跟她套个近乎,不过因为也要赶着去看电影,也就没什么要惋惜的了,只是希望如果哪一天需要帮助了,新加坡的这些政客们还能被找到。最后,之所以说这是个囧事,是因为它让我又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酱油,虽然我不是学新加坡政治的,但好歹是在新加坡学政治的,还对本地的政体不怎么了解,愣了半天才知道怎么回事,真是挺糊涂的。。。

posted @ 2012-07-04 00:58 泥瓜 阅读(101) | 评论 (6)编辑 收藏

囧人囧事

背景: 本人现在住在新加坡一个比较老的商场楼上(1-4楼是商铺,再往上是住家),前阵子在楼下溜达着发现了一个音乐学校,然后就报名去学电子琴了。这个音乐教室的大老板是黎沸挥,顾问里面我知道名字的有包小松和巫启贤。
-------------------------------------------------------------------------------------------------------------------------------------------
因为马上要去伦敦差不多一个月,礼拜天上完课我就去办公室和他们商量补课的事情,结果负责行政的Elaine不在,办公室里只有另外一个我没见过的某男。某男没有自我介绍,不过却非常和气友好地跟我一边聊天一边等Elaine,从欧美各国对亚洲人的态度聊到科技产品的制作模仿难易程度,某男表现得十分见多识广。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他是不是这里的老师之类的,因为看他身边有个吉他,不过没找到合适的时机,他实在非常健谈。中途倒是根据他的口音问了下他是不是台湾人,然后他说他是新加坡人,只是在台湾生活过十年。。。这时我可能就露馅了。。。他应该一直都以为我认识他吧。。。因为。。。他就是黎沸挥(后来Elaine终于回来了,我问她某男是谁,他非常诧异地跟我说‘沸挥老师啊’。。。)
其实一般路人不知道黎沸挥也正常,不过多数应该都听过他写的不少歌,比如张信哲的“爱如潮水”,张学友的“心如刀割”,刘德华的“练习”,阿杜的“下雪”,萧亚轩的“冲动”,等等等等。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去的是他的学校,和我一起上课的基本都是慕他的名而来,我应该是唯一一个这么酱油地溜达来的,也应该是唯一一个认不出黎沸挥的吧。。。囧死了。。。虽然和他聊天的时候我也有过他会不会是黎沸挥的怀疑,可惜对他的长相也就是当初在他学校网站上扫了下照片的印象,不太清晰,而且我也潜意识的认为这种人物(不管是作为公司老板还是业界名人)是不会那么轻易地被我碰到的,没想到他如此敬业和亲民。看来以后一方面自己要多做功课,不在别人的地盘如此地神经大条,另一方面也要收回某些成见呢,呵呵。

posted @ 2012-07-03 14:11 泥瓜 阅读(89) | 评论 (7)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共32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