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晃晃泥瓜庄

niguazhuang@gmail.com

London London

到伦敦两个星期了,一直没什么存在感。
第一个星期基本都在生病,这里的天气实在太诡异。
我的生活很简单,学校宿舍,两点一线,除了学习,没有太多其它的事,感觉非常地久违。

去年来伦敦的时候,已经消耗了大部分的好奇心,以至于现在完全没有到处走走看看的意愿。
周末用来见见老朋友,这样就很好了。
当然,如果他在身边,我一定不会这么宅,虽然并不想四处观光,但和他一起,便不会只是观光了。
又或者,倘若我不是现在这般迷茫,应该也能有轻松的心情,和新认识的朋友们一起聊天,聚餐。

本以为奥运会让伦敦人满为患,没想到除了东部地区,伦敦比以往更为安静,听说是因为本地人都不出门了。
于是生活便更加的安宁。
和新加坡相比,伦敦更让我想到武汉。
一样的老街,一样的梧桐树,一样的装满历史的欧式老楼。
但对于武汉来说,这又是一段多么不堪的历史。

LSE和SMU其实很多地方很像,尤其是图书馆里的Group Study Rooms, 名称都一样。
但我更喜欢SMU的教学模式,感觉更有效一些。
不过LSE在总体师资,学校名气,和地理优势上来说,的确更胜一筹。

在图书馆里找到了外公的爷爷写的书,德语的,关于中国20世纪初期的金融系统。
那本书1927年出版,当时外公的爷爷一定不会料到,80多年后的今天竟然有个后人碰巧到LSE找到了那本书。
Das Bankwesen in China, by Dr. Tien Yue Dzen. 
网上唯一能寻到踪迹的一本,正好是在LSE.

时间和历史真的很有意思,不到100年世界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一个家族也会经历那么多的兴衰。
我很好奇,想知道更多祖先的生活,可是除了一些老照片和这本我根本看不懂的书,似乎也没有其它的线索。
不然,就让历史封尘吧,虽然我也许会在未来偶尔回LSE看看,看这本书是否还安好。



posted on 2012-08-05 01:58 泥瓜 阅读(75)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log 日子杂七杂八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