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晃晃泥瓜庄

niguazhuang@gmail.com

漂移的人生

刚和YX聊天,这孩子从5月到7月做一个实习,休息了两天又开始半年的另一个wealth management的实习,于是下个学期不上课了。
真是一片如火如荼的事业奋斗期。
他说他越来越喜欢新加坡了,而我刚回来还有些许不适应。不适应这里的封闭,不适应即将到来的高压。
我说我好像已经没了那股冲劲。而心里想的其实是要重新衡量自己的价值体系和是非观。
过去的冲劲,貌似是建立在一种把自己当男生的前提之上的,忽略了很多东西。
这段日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意识到,一个女人的成功之路和男人的应该是有不同的走法的。

过去一味的想着学业和事业,尽管也会生活的有声有色,却多少夹杂着些稚嫩。
现在想要追求的是一种综合的幸福感,当然学业和事业也包括在内。也许是我更贪心,也许是我更现实,也许,只是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变得更清醒。

SMU是个好学校,让人很忙,体验很多。可是,却没有办法让人感到那种青春的惬意,不会有国内大学生的那种青涩。
如果说资讯爆炸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问题,那么经验爆炸也许就是现在我们这些大学生的问题。
一年12个月,1月到4月上学,5月到7月假期,8月到11月上学,12月假期。
夏日长假,你可能会在实习,新加坡,印度,中国,法国,甚至墨西哥。你也可能会去美国work and travel,一边打工一边玩。当然,就算是一个纯粹的假期,九成的可能性你会去旅游或者找个地方做做义工。
学期的时候,你也不一定就在新加坡,在SMU,欧洲,东南亚,北美,甚至南非,都是exchange的人气宝地,就算不去交换,在学期时实习的人也越来越多,来培养一种更连续的职业状态。

这些,学校会用来宣传,让更多的孩子们觉得这是令人兴奋的大学生活。而实际上,交换也好,旅行也好,实习也好,都和交错的高压学期有着强烈的反差。YX说yasi从法国回来之后,至少有两个月的时间还活在法国的神游状态。而两个月过后,就差不多要学期尾声了。这一点我不反驳,因为yasi从美国work and travel回来以后,就已经神游过一次了。

也许现实会逼得我们很容易适应新的环境,但折腾久了,终归会是累的吧。
胖狗说在喀土穆待久了,回国连哪里买冰激凌,哪里买咖啡都不知道,很难适应。而这种感觉,正是我前段时间回到武汉的感觉。
又想到一个学长昨天的日志,那种飘移中的焦虑。

YX说本来想今年去法国度假,去中东BSM(这两个已经去了),然后再去印度实习,去菲律宾交换等等,后来觉得要是真那样,这个2010也过得太。。。(他没有用任何形容词,我想用 飘移 来解释)了吧,于是他选择让自己延续实习的工作状态。不过他好不容易调整出来的事业精神貌似被我说的这几个月的经历打断了,都说的他想回国了。我开玩笑说,我可不能对你的未来负责阿。不过年轻闯事业的时候,的确不能想太多。

很难说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三个月的时间脱离学期轨道,对下个礼拜多少还是有些畏惧和不情愿,尽管我其实也很享受获取知识和思考的过程。

也许只是一种对压力的提前感知吧,希望自己把能想的都想了,开学了就好好干上学该干的事儿。忙起来吧。



posted on 2010-08-08 23:03 泥瓜 阅读(85) 评论(3)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log 日子我思故我在

Feedback

# re: 漂移的人生 2010-08-08 23:41 昊天客

今天你一下子贴了这么多日志,很闲嘛!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漂移的人生 2010-08-09 00:46 泥瓜

@昊天客
是啊 今天太宅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漂移的人生 2010-08-14 10:55

如果与大家过着相同的生活,就不好玩了啊  回复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