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们的幸福?[转]

转自 http://blog.qq.com/qzone/727637104/1292427901.htm?pgv_ref=aio


    上午去交车船税,因为实在是不清楚这个车上有多少税种,以至于忘了交,所以需要再交十几块钱的滞纳金。作为一个贡民,我深知税是一定要交的,因为它受《税法》的保护。我还清楚的记得,在《税法》课上老师告诉我们,税收具备三个基本特征:强制性、无偿性和固定性。这三个牛逼哄哄的特征让我对于纳税的事从不敢怠慢,稍不留神我就能成为第二个刘晓庆。

我还记得我的《法理》课老师告诉我,法律的英文是Law,法文是droit,都兼有公平正义的内涵。但是,毕业后我才意识到法律有时候也会被诠释为强奸,我丢掉了我所学的专业,因为对于法律没有了崇拜感。我无法以一颗虔诚的心去孜孜不倦地学习一门让我唾弃的学问,当书本中的神圣和庄严,与现实中的强奸和欺骗相遇的时候,它会像葛优的门牙一样滑稽。
  国家富强了,但是老百姓还应该继续保持坚持直立行走。开车不是一般人所能享受的文明。19世纪美国法官霍尔姆斯说:“税收是我们为文明社会付出的代价。”享受社会文明的代价很沉重,因为开一辆车,我们要交纳增值税、车辆购置税、消费税、进口关税、燃油税、车船使用税、过路费、过桥费、强制保险费、年检费、停车费,还有即将“择机”征收的拥堵费。oh my lady gaga,如果有一天我把自己的车砸了的话,绝对不是因为它生在日本,而是因为它跑在中国。

  纳税是一个贡民神圣而光荣的义务,为了以免遗忘,我恳请政府给我办一张车税一卡通,省得给税务机关添麻烦。

2010年中国的财政收入达到8万亿。我们一年就可以修50个三峡工程,也可以盖一亿间房屋……实现居者有其屋似乎并不遥远。我们并不是没有蛋糕,相反,我们的蛋糕大的惊人,但是,这蛋糕到底是分给种庄稼的儿子,还是分给盖房子的儿子,抑或是老子留着自己吃,就由不得我们了,我们只有做蛋糕的份。

这一年,除了用车所缴纳的税费,我还缴纳了个人所得税、营业税、机场建设费等等,总共8万多。有这8万元,我可以多回趟家看看老父亲,我可以再计划一次旅游,还可以多去几次宜家,我可以更幸福。不用让政府总是担心改革开放30年了,我们生活的还不够幸福……在我每个月只能领3000块钱工资的时候,我曾经有过一些猥琐的心态,就是每天坐公交车能逃一次票,我想以此感受一下纳税人的权利。

这一年,我们听过好多的规划,我们听说过要缩小贫富差距,我们也听说过要让群众从国家富强中受益,但是除了感受亚运会开幕式上16万枚烟花的绚丽烂漫之外,我只感觉到了这个冬天的寒冷,比冷笑话还冷。一直在纳税,从未知去向,一直在治堵,从未见通畅;一直在赚钱,从未见变样……

很多专家经过反复论证,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很快就出台了治堵方案和车船税草案。然而提高个税起征点的方案却比哪吒还难产。原因很简单,赚钱的方案永远都比不赚钱的方案容易通过。在北京月薪3000是个什么概念?只能住平房或者地下室,跟人合租,住个单间那都是能败家的主。就是这样的生活,依旧要缴纳个人所得税。官员们给出收钱名头,专家们论证收钱有理,草民们理解不交钱犯法……多么和谐的三维立体画面。

三环内停车每小时涨到10元,这显然是一项卓有成效的举措。因为几个月前停车费涨到8块钱的时候,我身边已经有很多同事不再开车上班了,但是城内的治堵并未见成效。我建议重堵用重典,直接把城内的停车费涨到500元一小时,那时候的京城将重现几百年前的畅通。因为这里只住着高官、军人、房地产商和演艺明星。不是不让停车,是你还没混到可以停车的份上。网上说,一切不以下雪为目的的降温、大风都是耍流氓。那么,一切以收钱为目的的治堵、扫黄又是什么呢?

晚上,一位在某牛逼电视台工作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让我想点项目。因为台里今年批下来的十几亿经费花不完了,各个部门都在想办法花钱,花不出去明年就不给批这么多了。文已至此,意不能尽,还是想项目要紧。

posted on 2010-12-16 08:51 汤汤汤 阅读(12)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导航

常用链接

留言簿(3)

随笔档案(137)

收藏夹

搜索

积分与排名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