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20080831

        昨晚,我坐在他旁边玩电脑,约十一点左右,他尝试着和我说话,他说:“哥,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和妈”,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有一种不祥感,正想说什么时,他又打住我,说道:“等我舒服点再说吧”。他把头又垂了下去,可能睡着了。
        已经很多天了,他只能坐着睡,所有的止痛药都无法缓解他颈部淋巴节处的疼痛,包括吗啡、杜冷丁。坐着又使他的屁股和大腿疼痛,他那些部位已经没肉且已经生疮了,他很难能睡着,每睡半分钟,他就得变换一下姿势,以使另外一侧的屁股和腿来承受重量。前些日子是只能躺着,那是因为他的身体实在是虚弱得只能躺着,坐着会累,可现在是躺着疼得一刻都躺不下,被迫坐着。
        这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可弟弟自从有癌痛的症状后,宁可疼得直咬牙甚至咬手巾,疼得满头是汗也从不说出来,不让他的亲人看到他的痛苦。
        我今生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弟弟,是我最幸福的事。。。

posted on 2008-10-20 20:32 汤汤汤 阅读(10)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导航

常用链接

留言簿(3)

随笔档案(137)

收藏夹

搜索

积分与排名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