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20080615

        弟弟试探地问我:“那可以把这边的肺切除了吗?”,我说:“已经转移了,切除也没有意义了”。我明显的感觉到弟弟的眼神立刻暗了下去,弟弟这半年多一直在治病,做的最坏的打算就是切除整个右肺,可是切除肺部都不起作用时,那就意味着,他这个病最终的结果就是失去整个生命。

posted on 2008-10-20 19:23 汤汤汤 阅读(18)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导航

常用链接

留言簿(3)

随笔档案(137)

收藏夹

搜索

积分与排名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