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
               听骆驼讲过去的故事
posts - 696,  comments - 1134,  trackbacks - 0

再好的厨师也做不出母亲亲手烹饪的家常菜的味道。

我们在酒楼里吃到的潮菜多数是用料讲究、做法精致,但潮菜也有它朴实的一面,往往能用最普通的材料,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菜肴,比如很有名的护国菜、太极芋泥等。而今天我想谈的不是我们在外面吃到的菜,而是在家里饭桌上,妈妈亲手做出的普通家常菜。

对我而言,家的味道极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母亲做的菜,这是一种其他人难以模拟的味道,是我们从出生到长大成人一直受用的一种饮食习惯。这样的习惯也一直影响着我做菜的味道。曾有一次,我和有人谈论起潮汕家庭很常见的菜饭,他记忆中的“菜头(白萝卜)饭”是要加胡椒粉的,而我只要想到菜头饭,那必定是加了干沙茶粉和芹菜珠,并且有五花肉切成丁油爆过的香味。

这样的味道往往是一个人一生中的记忆。这种味道是一脉相承的,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少数家庭才做得出来,这些家庭必定和你有至亲的关系。当然,潮汕家庭的厨房里有很多习惯是共同的,不过今天我只想谈谈我家厨房的习惯。在我们这,常见的配料无外乎姜、葱、蒜、芫荽、芹菜,盐、味精、酱油、豆酱、沙茶。这些调料足以组成够多的组合,满足我们对不同食材的需要。在我印象中,煮鱼虾蟹必定是要放姜的,为了味道更丰富,还经常会出现辣椒、芹菜、葱头和豆酱。冬瓜、秋瓜、芋头等一定是离不开葱的,苦瓜、角瓜、油菜、蕹菜和蒜蓉一般都会成对出现。剔皮鹿(又称竹仔鱼,即扒皮鱼)一般都要放干沙茶,而炒鸡肉和鸭肉的时候,姜丝、葱段和酱油是少不了的。白萝卜无论煲汤还是做成菜饭,都离不开芹菜,而吊瓜汤如果没有芫荽的话就好比没有灵魂的玩偶。类似的还有,炒薄壳、花甲时必须有金不换的身影。所以,有时候我到朋友家吃饭,如果需要我掌勺的话,我一定会开出采购单,哪些配料是一定要买的,还要问清楚贵府厨房中调料齐全吗。我家跟我老婆家口味相差极大,但是很显然我的厨艺在她们家受到了高度好评,不过郁闷的是,我丈母娘对于芹菜芫荽姜葱蒜并不是很在乎,所以我在她们家做饭的时候总有一种愧对各种食材的遗憾。

不仅仅是配料、调料的搭配,在食材的组合上,母亲的厨房里也存在一定的规则,苦瓜煮汤时可以配猪大骨、排骨,还有水蟹、三点蠘、或者巴浪鱼;番茄做成甜汤的时候,可以加鸡蛋或者猪肝;鲜鱿鱼可以搭配角瓜一起炒,而鸭肾、鹅肾可以切成花搭配青椒。很多东西都可以做成菜饭,比如芋头、豆角、芥蓝、风瓜(南瓜)、以及前面提到的白萝卜,我有朋友说到我做过的菜,印象最深的就是芋头饭。做的时候一定要把五花肉爆成金黄,再加葱花爆香,加入切成丁的芋头和泡过的米炒过后再加盐、味精和适量的水用高压锅焖煮。这些规则都是不可打破的,它们是我印象中家的味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这样的习惯或者说秘密还有很多,但我总不能把所有的菜的做法都列举一遍,特别是在这样的凌晨。而我上面所说的这些做法,一方面是要告诉大家我对家常菜味道的印象,另一方面也是想说明,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独特的味觉习惯,套用最近很流行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这种味道就是舌尖上的家常菜。每一个家庭厨房里都可以拍出一部难得的纪录片,内容想必不会太差。

我的厨艺不仅仅来自我的母亲,我的奶奶是我作为一个家庭厨师的启蒙者,我做的第一锅饭、第一锅粥、炒的第一碟菜,都是在她的指导下完成的。以至于现在我在炒大豆的时候,都会想起她跟我说:“大豆最容易熟,人家说只需要十三下鼎柳(锅铲)花”,炒苋菜时说过“苋菜最会吃肥,要放多点朥”。在她去世的这近半年里,我有无数次想起她教会我的一切,即便她已经走了,我生命中许许多多的习惯都会带有她的影子,每当想起这样那样的情形,常常难以自制的悲伤。

谨以此文,献给我在天上的奶奶,以及我那辛苦了大半生的母亲。

posted on 2012-05-25 00:02 哭泣的骆驼 阅读(90) 评论(1)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駱駝廚房

FeedBack:
# re: 【潮味乱弹】母亲厨房的秘密
2012-06-27 21:37 | 苏贝达
大学时候,读过一篇日文《母亲的味道》,同样的主题,同样的味道。很赞!  回复  更多评论
  

  
  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2012年5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留言簿(54)

随笔分类(725)

文章分类(3)

相册

博客生活

海纳百川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76746
  • 排名 - 41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