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
               听骆驼讲过去的故事
posts - 696,  comments - 1134,  trackbacks - 0
       我的罪过无可饶恕,我的灵魂早已湮灭。
       我已经忘了海子的忌日,忘了海子的诗,忘了远方和远方的风。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一首歌——周云蓬的《九月》,才唤起我内心沉睡的记忆。
       数月前和几个好友在一朋友家喝茶看电视,看到《小崔说事》里有个盲人歌手,周云蓬,他出了一张叫《红色拖拉机》的专辑,他唱着一首歌关于房子的歌:“买了一套房子,花了三十多万,买房子的钱,全靠银行贷款,从今天以后,不能随便请吃饭了,不能多喝酒,不能去旅游,从今天以后,我要努力工作,我要拼命地还钱,我要还清这贷款……嘴里没有牙了,嘴里没有牙了。”听到他重复的念叨着“嘴里没有牙了”的时候,我们都笑了,只不过我并不是因为好玩而笑,而是一种会意的笑。我不知道当时在座的几个人中有谁会在过后再次想起这样一个瞎子,但是我一直念念不忘。
       回来后我上网查了一下周云蓬的资料,才发现我原来听过的一首歌,《中国孩子》也是他唱的,那首歌当年我的室友听得泪流满面,而我也不敢再听第二遍。然后我在电驴上随便搜了一艘,下载了一张专辑,名为《清炒苦瓜》,一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就连专辑封面都特别有意思,白色的背景下,就一条灰绿色的国画苦瓜,好像连发育都不是很完全,看起来都觉得苦味浓厚。然后我用播放器播放整张专辑,接着我再也安静不下来。
       第一首歌就是《九月》。
       开头的马头琴声满是苍凉,随之而来的是充满弹性的吉他声,当周云蓬沙哑的喉咙中唱出第一句“目击众生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的时候,我的脑袋仿佛爆炸了一般,整个人从凳子蹦起来,双手拍了一个响亮的巴掌然后抱紧头,泪水一下就在眼眶打转了。直到最后他唱到“我的琴声呜咽,我的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的时候,泪水流了下来,期间我一动不动呆若木鸡。当下,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好像处于一种失魂失语的状态。从来没有一首歌会让我有这样的反应,甚至激烈到超过以往发生的所有事情,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仿佛你寻找了数十年的东西,在你将死的一刻出现在你眼前一般,你觉得欣喜万分,但同时又为浪费了数十年光阴而含恨。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大概是因为周云蓬的声音,因为《九月》的曲子,更因为这是海子的诗。我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都听着同样一首歌,上下班的路上、晚上上网的时候,甚至上班的时候口里都哼着。就像一旦拥有就舍不得放下似的,我脑袋里无时无刻不萦绕着《九月》的旋律。
       我上网查了一下资料,发现这首歌的作曲者是一个叫张慧生的人,猜想他也喜欢海子,喜欢海子的诗,更像某种巧合的是,他最后也跟海子一样选择了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想,张慧生的血液里一定流淌着海子的诗歌,他一定是海子忠诚的追随者,他一定向往自由和远方,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谱出如此苍凉无比、寂静而壮阔的曲子。让我们记住张慧生,记住这首歌,即便我们不能拥有第二个海子,但是《九月》值得听一个夏天,甚至一辈子。
      据说,是周云蓬让这首濒临消失的歌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周云蓬是一个歌者,也是一个诗人。作为一个盲人,他去过草原,去过西藏,出过诗集,组过乐队,直到现在,他仍然以一种纯粹的真诚做着帮助他人的公益事业。他并不是一开始就与阳光绝缘的,上帝把赐予他的这扇窗在他九岁的时候关上,从此注定他比别人看得更多。作为一个失明的孩子,他自学了吉他,学会了作词作曲,考上了大学,成了一个诗人和歌唱者,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不平凡的事,而正是这样的经历,让他有了平凡人所没有的眼睛。当然,更重要的是,突然的黑暗让他懂得了光明的珍贵,也让他有了一颗更加强大而敏感的心。
       我愿意以我的生命作为赌注,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适合唱这首《九月》。没有人能够将海子的寂寞唱得如此真切和淋漓尽致,声音中的苍凉是装不出来的,只有饱经沧桑的人才有这种苍凉与辽阔。周云蓬反复地吟唱着“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仿佛这木头和马尾就是生和死,就是天堂和地狱,就是沟通远方的神器,就是获得自由的魔琴。他还在歌词中插入了海子《怅望祁连(之2)》中的一首汉代民歌:亡我祁连山,使我牛羊不蕃息;失我胭脂山,令我妇女无颜色。用极低沉的声音,仿佛一个战败的匈奴战士,望着被汉人铁蹄毁掉的家园,绝望地哭泣,那是一种何等悲凉寂灭的气息,我实在不明白一个盲人是怎样体会到这样的情感。接下来是张慧生近乎拗口的旋律,“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明月如镜高悬在草原映照千年的岁月”,就像一个年老的萨满,手持法器立于一望无际的辽阔草原,喃喃自语地与天地沟通,诡异地将歌曲推向高潮——“我的琴声呜咽,我的泪水全无”,这两句词,加上和声,就像旷野中一个人的对着峭壁高叫及其回声,最后都归于一声“只身打马过草原”的平静。为了符合草原的情景,歌曲的配乐还用了蒙古草原上独有的马头琴和呼麦,以及最有不知什么乐器模仿出来的呼呼风声。正如海子说的: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这种远是已经发生的远,是千百年前早已形成的远,是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自远古吹来的风所携带的远。而海子,我们都知道,只身打马过草原,是何等美好的愿望。
    (关于周云蓬,我今天只想谈他的《九月》,至于其他,或许留待以后。)

       九 月
                    ——《海子诗全集》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马头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posted on 2010-06-10 20:57 哭泣的骆驼 阅读(371) 评论(2)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影音阴影

FeedBack:
# re: 海子 周云蓬 九月[未登录]
2010-06-10 21:26 | 书房姑娘
非常悠扬优美的歌声。
打马过草原,多么富有诗意~~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海子 周云蓬 九月
2010-06-11 07:48 | 北雁徐徐
好听,收藏了  回复  更多评论
  

  
  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2010年6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留言簿(54)

随笔分类(725)

文章分类(3)

相册

博客生活

海纳百川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79795
  • 排名 - 41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