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xing

#

沉思与低吟(七十二)

 

沉思与低吟(七十二)

 

生命的零件日趋老化

这里疼痛、那里不适,已成为常态

我不知道日后会变得怎样

只知道:健康也是对家人的一种责任

 

每天都步行,坚持锻炼

避免让自己老化得太快

活到老、学到老,健身到老

只为让有生的日子变得充实且有意思

 

posted @ 2016-09-21 08:41 jinxing 阅读(15)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七十一)

 

沉思与低吟(七十一)

 

夏日再度来临

听:知了在枝头长鸣不已

浣江悠悠,一如昨日

可周遭早已物是人非

 

夜空不再明净

看:头顶的星星忽隐忽现

遥想往昔,宛若梦中

放眼望去,一片光怪陆离

 

posted @ 2016-09-21 08:39 jinxing 阅读(1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七十)

 

沉思与低吟(七十)

 

雷声响得有点克制

雨也下得有点节制

正是黄昏时分

也是这个城市的交通高峰期

大自然像是在努力忍着自己的脾气

好让回家的人们少一点杂乱、多一分安心

 

电视里正播放着新闻

美国、日本、台海、南海

那些个政要似乎全都胸怀天下、心系苍生

谁都称自己的主张是为着公众的利益和世道的太平

 

我在想:凭什么要让这些所谓的精英

来决定这世上大多数人的命运

他们又有什么权利

因为个人的立场而伤害民众的生计

 

我不奢望这社会能有多和谐多安宁

只祈求人世间能多一点点关爱、多一点点信任

posted @ 2016-09-21 08:37 jinxing 阅读(1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六十九)

 

沉思与低吟(六十九)

 

这是昨天看到的新闻

一头非洲野象遭偷猎者射伤

受伤的它找到附近的人类求助

人们给他疗伤时,发现它耳朵上还有两个弹孔

 

猎杀它的是人类,救助它的也是人类

我在想:聪明的大象啊

你如何来辨别好人坏人

你怎么还能如此相信人类

附记:人民网-图片频道2016-06-03报道,津巴布韦的一头野象遭偷猎者枪击受伤,它来到当地的一家酒店求助。受到紧急召唤的兽医坐飞机从321公里外的地方赶来,对这头大象进行救治。救治过程中,发现这头大象耳朵上尚有2个弹孔。

 

posted @ 2016-09-20 11:05 jinxing 阅读(1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六十八)

 

沉思与低吟(六十八)

 

每次开会都是这样:先是领导讲话

然后典型发言,再就是分组讨论和交流

参加会议的人,个个都十分健谈

讲起话来一套一套,洋洋洒洒

 

每次参加会议,我都害怕发言

就怕自己说的话,与人家大同小异

可每每听到那些千篇一律、味同嚼蜡的言辞

我都不由得这么想:我肯定不会比他们差

 

我的许多时光,就耗费在这样的会上

每次都不得不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地

听一个又一个人说那些套话、空话和废话

还装出认真听讲的样子,不时做一下笔记

 

很多次我都这么想:减少这样的会议

是不是就有许多人会无所适从

要是杜绝这样的会议

是不是这个世界的运转也会因此失灵

 

posted @ 2016-09-20 11:02 jinxing 阅读(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六十七)

 

沉思与低吟(六十七)

 

长途汽车上,坐我前排的两个女人

一路上都在聊个不停

一忽儿聊儿女的学习

一忽儿聊股市的低迷

一忽儿又聊生意的难做

她们这样聊的时候,有叹息,也有欢喜

 

听着她们不停的聊天

我的思绪开始风一样流动

其实人生本就如此:有苦也有乐

苦中有乐,乐中有苦

有悲喜,方能显真情

有得失,才会知珍惜

posted @ 2016-09-20 11:00 jinxing 阅读(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六十六)

 

沉思与低吟(六十六)

 

从诸暨到长兴,车窗外

一路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公路上,大大小小的车辆川流不息

路两旁,稍远一点的景物就只剩模糊的轮廓

 

记得还在我年少的时候

至多也不过是四十多年前吧

天蓝得如洗过一样

云白得就像厚薄不一的棉絮

溪水清亮,水草摇曳

水中细小的游鱼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才过去这么些年

这一切似乎都已悄然隐去

我忍不住想:是不是所有美好的东西

最终都只能变成记忆

posted @ 2016-09-20 10:58 jinxing 阅读(15)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六十五)

 

沉思与低吟(六十五)


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

就发生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

公交车上,一位怀孕不久的女子

因为没有让座,遭到身边老人的掌掴

 

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路上有老人跌倒,没人敢上前去扶

《报刊文摘》还曾报道

一些地方甚至出现“甩老”一族*

 

这个社会是真的病了,且病得不轻

对症的药,似乎至今尚未找到

我愿意相信:明天一定比今天美好

只盼着这美好的明天早一点来到

*2016530《报刊文摘》第四版刊载题为《把爸妈送进养老院玩失踪 全国各地“甩老族”频现》一文,称:据《河南商报》524报道,将老人送进养老机构,支付一段时间的费用之后,就不管不问了,这样的子女被称为“甩老族”。前段时间,南京、乌鲁木齐等地一些养老机构发生多起“甩老”事件。在郑州,几乎每家养老机构都遭遇过“甩老”的子女。

posted @ 2016-09-20 08:56 jinxing 阅读(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云南之行印象

 

云南之行印象


    9
27103,与作家胡柏明相伴去了一趟云南。这趟云南之行,已经计划了将近2年,原打算去年89月份去的,因我的工作单位正好要实行企业化改制,请不准假,就拖了下来。今年6月份曾想动身,又逢柏明儿子要参加高考,加上我要办调动手续,就推迟到了国庆前后。本来决定长假期间去的,问了一下旅行社的朋友,告知927去昆明机票可打6折,此后最多也就9折,回程103机票可打5折,其它日子都享受不到更优惠的折扣,为了省钱,便马上预订了这两天的机票。

因柏明有一名学生在昆明工作,到了云南后具体怎么安排,我们事先也没多少考虑。927日下午,柏明的学生因工作忙,派了办公室一位姓陈的主任来机场接我们,他带我们到昆明火车站附近的金茂宾馆住了下来。征询陈主任的意见后,我们决定到石林、大理、丽江走走。本拟再到西双版纳看看,但那样时间太紧,就放弃了。

行程确定后,我就打电话联系上昆明国旅。一名姓彭的经理带着一个小姑娘来到我们住处,与我们签了一份合同,收取每人980元费用后离开了。第二天早上6:30起床,去宾馆餐厅吃了寡淡无味的早餐后,我们被接到一辆旅游车上,前往石林。

当天的导游姓保,自称是撒尼人,老家就在石林那边。撒尼族是彝族的一个分支,主要居住在石林地区。据介绍,石林当地人称小伙子为“阿黑哥”,称姑娘为“阿诗玛”,不过导游让车上的人都称呼他为“小保”,并说他算得上是云南最优秀的导游。路上,他很骄傲地介绍说他是他们村寨里第一个考上中专、走到外面世界来的人,他弟弟则是村寨里第一个大学本科生,毕业后在国家林业部工作,他本人和他的家庭因此受到整个村寨的敬重。一路上他一刻不停地说着话,见有人打瞌睡就非得叫醒他。在向我们介绍云南风土人情的同时,他也不忘介绍他身上挂的玉石、手上戴的银手镯,还说了很多挂玉石、戴银手镯的好处。

上午游览完石林、吃了中餐后,小保就带我们到了七彩云南。初听此名字还以为这是一个景点,其实就是一个集中购物的场所。小保强烈推荐我们重点逛逛翡翠玉石馆,并说如要买银饰品的话,别在这里面买,他会带我们去一个更好的地方,还再三叮嘱,如果买了东西,别忘了把其中一张小票交给他。

在翡翠玉石馆花费了将近2个小时后,大家都上了车。在去银饰品店的路上,小保就开始说一些很不中听的话,说在翡翠玉石馆一点不买东西的人是“铁公鸡一毛不拔”,说“出来旅游了要想明白,有钱就要花。买了是财产,不买是遗产”等等。柏明听不下去了,认为小保这么说话是在污辱人、诅咒人,所以在银饰品店门口下车后,就与小保当面交流了意见。银饰品店出来上车后,小保当众承认自己话有点说过了头,希望大家不要往心里去。

离开银饰品店,小保又带我们去了一家普洱茶厂,在那里参观、听介绍,无非就是希望有人买普洱茶。那里出来后,已是傍晚。其实当天的整个下午,我们都是在购物场所打转。

当晚11点我们乘火车赴大理,早晨7点左右到达大理火车站。来接我们的导游是一位白族姑娘,姓赵。据说当地称小伙为“阿鹏哥”,称姑娘则为“金花”。吃了早饭后,我们游览了大理古城、三塔和崇圣寺,中饭后游览了蝴蝶泉,然后坐船游览了洱海和南诏风情岛。第二天早餐后,坐车赴丽江。

路上,金花小赵特地向我们介绍了民歌《小河淌水》背后凄美的爱情故事。故事说的是马帮一小伙子爱上了弥渡的一位姑娘,姑娘的父母知道后,考虑到马帮的人漂泊无定、人生始终充满莫测的风险,遂坚决反对女儿与小伙子相爱。但是两个年轻人却一直坚守着他们的爱情,最后姑娘的父母答应,待马帮的小伙子那一趟去了缅甸回来后,就让他与女儿成亲。不想小伙子在缅甸回来的路上遇到劫匪,在搏斗中不幸身亡。同行的人回来路过姑娘生活的村寨时,姑娘正在村口等小伙子回来。为了不让姑娘伤心,他们就骗姑娘说小伙子已另有所爱,在缅甸成亲,不回来了。姑娘不相信小伙会变心,每年都在马帮路过的时候去村口等候,一直过了好多年,最后马帮的人于心不忍,就告诉了姑娘真相,劝她别再等下去了。姑娘知道真相后,终身未嫁。本来小赵说会唱《小河淌水》给我们听的,但讲完这个故事后,几度开腔,都哽咽着不能成声。途中休息时,车上有人问司机,小赵说的是真的假的,司机说,当然是真的,不信可以去网上查。

去丽江要路过密支那,其实也是一个玉石市场,我们在那里停留近2个小时后上车。一上车,导游小赵就开始说,整车29个人在密支那的消费是她带团以来最少的,才29千元,不消费就是对她工作的不肯定,她虽然不会因此给大家脸色看,但希望没买东西的人在丽江回大理停留于此时补上,起码应达到人均2千元的消费额,还问我们两位阿鹏哥为什么不买点玉器。柏明对此极为反感,当即变了脸色回答说:“不为什么。我们出来是来游山玩水的,又不是来买东西的!”

那天早上7点从大理出发,因在密支那停留近2小时,后来又到以制银饰出名的新华民族村吃中饭、参观银饰品店,到达丽江时,已是下午将近4点。安排好住处后,当地一位姓皮的导游带我们到了丽江古城。据介绍,生活在丽江的主要是纳西族人。纳西族崇尚胖,故称小伙为胖金哥,称姑娘为胖金妹。不过当地文化馆的一位纳西姑娘说得更有意思,说其实应称小伙子为胖俊哥,称姑娘为胖就美。

皮导说话一板一眼,说游览注意事项时反复强调,非要让每个人都听明白了才罢休。听完皮导的介绍后,我和柏明到古城的各条街道都去探了探头,随后找了一家临溪的小饭店吃晚饭。我给皮导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我们不去吃团队餐了,皮导回复好的,并请我们注意安全。

晚饭后本拟和柏明去酒吧坐坐,感受一下酒吧里面的气氛,但一家家看过去,都很闹,不像酒吧,更像是群众性演艺场所,就打消了念头。两人决定步行回住处,结果因走错了方向,走了不少冤枉路,最后只好打的回旅馆。

第二天早晨,一位姓木的纳西族导游来我们的住处把我们接上车,带着一车人去游览了黑龙潭公园、玉龙雪山脚下的东巴大峡谷(其实只是山脚下一块平地)以及束河古镇,然后就是去一家螺旋藻厂家参观。导游让我们叫他“阿木”,他告诉我们自己就生长在玉龙雪山脚下,信奉东巴教。从他的言谈和神情可以明显感受到,他十分尊崇自己的民族传统。阿木说那天早上他本来可以带我们去三个购物点的,但他选择只带我们去一个地方,就是螺旋藻厂家,因为这个产品是丽江特有的,而且吃了确实对调理肠胃等等有益,玉石市场和药材市场就不去了,他体谅大家,希望大家也能支持他的工作。柏明本来说过除了回去时买点云南土特产以外,不买任何东西的,不过那天还是花260元买了一包螺旋藻。

大理回昆明的路上,我跟柏明说,以后再不这样出门旅游了,要出去,还不如选定一个地方,在那里好好住上几天,跟当地人聊聊天、尝尝当地的特色小吃来得好。柏明深表赞同。说实话,石林和大理的两位导游,一开始都给我们不错的印象,但一从购物场所出来,所说的话实在不敢让人恭维。我在想,旅游行业为什么不可以改变一下,不要让导游的收入直接与购物挂起钩来,而改为每带一个团每人每天给多少导游费,购物点照样可以去,但买不买东西听凭游客的自愿,那样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2011-10-09

posted @ 2011-10-10 08:43 jinxing 阅读(27)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六十四)

 

沉思与低吟(六十四)

 

远远望见你的身影……

 

远远望见你的身影

我依旧止不住怦然心动

 

当所有的努力都已成空

你的心海是否仍波涛汹涌

 

当咫尺已成天涯

谁又能做到无动于衷

 

远远望见你的身影

我分不清是醒着还是在梦中

posted @ 2011-08-16 17:33 jinxing 阅读(24)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共12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