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xing

沉思与低吟(七十八)

 

沉思与低吟(七十八)

 

左脚踝的疼痛一次次袭来

已过零点,仍无法入睡

天亮后我还得一早出门

去山乡采访一位八旬老人

这样的疼法,毫无疑问

我会连离合器都踩踏不动

 

将陪同前往的老乡长*

看来真是有先见之明

一开始他就跟我说定

由他开车去老人家里

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一个

他对去老人家里的路比我熟

 

老乡长这么说时还是昨天下午

我左脚踝的疼痛尚未发生

也许人生真有所谓定数

冥冥中一切早就安排就绪

*2016年8月9,受北大历史系几位研究生的委托,前往东和乡姚邵畈村采访自1956-2000年连续40余年记录家庭收支账的章林桥老人,陪同前去的系1996-2001任东和乡乡长的周云祥。

 

posted on 2016-09-26 17:14 jinxing 阅读(13)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沉思与低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