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xing

真想再次亲近草原

 

真想再次亲近草原

儿子小时,每看到大一点的水面,就会叫:“海!海!”所以他上小学以后,我就决定每年暑假都带他出去旅游一次,让他长长见识。每次出去,我们都不跟旅游团,而是自己先拟定好线路,约一两个人,然后就上路。记得在儿子上小学期间,先后带他去过普陀山、庐山、泰山、嵊泗、南京等地,最远就是去内蒙了。

记不得带儿子去内蒙具体是那一年了,应是十多年前了吧,8月初那段时间,是坐宁波到包头的火车去的。那次去除了妻子儿子,还有朋友的妻子和女儿,一共五个人。到呼和浩特好像是傍晚时分,印象中,那天的夕阳分外明媚。找好住的地方后,我们就随意找了一家饭店吃晚饭。首先当然是想尝尝那里的羊肉,没想到的是,饭店里羊肉是论斤卖的,服务员怎么也不明白我们说的要一份是多少,非得让我们说要几斤羊肉。看到菜单上有莜面鱼,我们都误以为是内蒙一带才有的鱼,就毫不犹豫地点上了,结果上来的是一大盆面食,我们还一个劲问服务员:“我们点的鱼呢?”闹了个笑话。正因如此,一直到今天,对那天吃晚饭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呼和浩特市当地人都称之为呼市,那里的人把南方人称做水塘的水面说成“海”,起先不知道,待去了“满都海”什么海的几个地方后才明白。想到儿子小时候把大一点的水面都叫做“海”,不由得哑然失笑。在呼市,记得我们游览了大召寺等几座寺庙。寺庙内只见画像不见塑像,我们几个成人都不知道该看些什么,两个小家伙当然更觉得无趣,所以本拟去的五塔寺也就不去了。记得去看赛马场时关着门,因此我们只在大门口转悠了一下,拍了几张照片,算是到过此地了。待游览了昭君墓以后,我们决定去真正的草原看看。

我们计划去的草原,叫格根塔拉草原。本打算坐公共汽车去的,可打听了一下,从呼市包一辆出租车去那里,过一个夜再回来只需要400元人民币,就干脆包了一辆出租车。模模糊糊还记得司机姓李,高高大大的,人很实诚。我问过他老家在哪里,好像是山东,现在已记不清了。因为要在外面过夜,他说得先去自己家里转转,为的是带路上吃的干粮。我说可以跟我们一起吃的,他说这样太不好意思,坚持要去。还记得他从家里拿出来的干粮呈玉米般的黄色,我们都尝了尝,觉得味道还挺不错的。

从呼市去格根塔拉草原,要开差不多一天时间的车,一路要翻过阴山,经过武川县、四子王旗等地。车一翻过阴山,就让我记起那首著名的北朝民歌《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歌词说得一点不错,草原上,真的给人以“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感觉。
我们是在武川县城路边的一家饭店吃的中饭。那个县城,我们当时看到的好像只有一幢三四层楼的高房,另外都是低矮的灰土房,远不及诸暨一个镇甚至大一点的一个村。看到饭店菜单上有花生米,我就点上了一份,以为只是一小碟,结果上来的是一大盆,令人喷饭。点米饭的时候,服务员起先好像是听不懂似的,后来说是没有,最终上了一大盆个头很大的窝窝头,我们都觉得难以下咽,结完账后说不要了。出租车司机李师傅说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不要呢?我们就让他把窝窝头、花生米等能带走的都打包带走了。
离开武川后,我们去四子王旗转了转,记得就参观了几间王子住过的房子,很快便离开了。到目的地时,是下午16:30前后。那里是开发不久的一个旅游点,建有很多白色的蒙古包,供游客住宿。我去办了入住手续,把行李放进我们住的蒙古包后,就去附近的草地上游玩。
毕竟是第一次到草原,一切都让人觉得新鲜。我们三个大人两个小孩都去租了蒙古服装和帽子穿戴上身,还兴奋地在草原上跳起舞来。我到现在都觉得,蒙古服装无论穿在大人还是孩子、男人还是女人身上,在蓝天白云和辽阔草原的映衬下,都显得特别漂亮,完全称得上美轮美奂。草原上的蓝天白云似乎伸手可及;沿着草原一直走,给人的感觉就能走到天边。
尽情玩了一通后,我在草地上坐下来想休息片刻,令我大为惊讶的是,草原上的草竟是那么香。坐在草地上,扑鼻而来的是柔和的、醉人的奶香,那香味才真的叫沁人心脾。突然就明白了,古人为何把草称为“芳草”,为何总将美人比作香草。到了草原后,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芳草遍地”。
当天的晚饭是在景点内很大的一个餐厅吃的,依稀记得有二三十桌,都坐得满满的。有两位穿着民族服装、捧着哈达的姑娘唱着祝酒歌,一桌一桌地唱过来。李师傅说,会喝酒的人此时若不喝的话,她们会站在你身边不停地唱下去。所以两位姑娘来到我们这一桌时,我就一仰脖子吧杯中的酒喝了。那晚我喝了大约有半斤当地产的奶酒,李师傅说,南方人能喝到这个量,酒量已是不错了。只是参加完晚上的篝火晚会后,酒劲上来了,我回到蒙古包内倒头大谁,错过了后来在室内举行的舞会,现在想来多少还有点遗憾。
那晚的篝火晚会是在蒙古包附近的草地上举行的,当晒干了的牛粪饼堆成一堆燃起熊熊火苗后,不少人在旁边情不自禁地跳起来。举头望见头上一轮明月,我的耳畔放佛就有那熟悉的歌声随风飘来:“十五的月亮升上天空,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篝火晚会上当然少不了民族歌舞演出,当晚有很多日本客人还有不少意大利客人在场。演出结束后,大家争着上前与表演人员合影。我儿子和朋友的女儿刚跟一位蒙古姑娘站好准备拍照,不想被一对意大利男女挤到了一边。两个小家伙这下不高兴了,撅起嘴站到边上,用诸暨话说就是起翘头了,再叫他们合影也不肯上前了。那对意大利男女见状,赶紧在他们面前蹲下身来,连声用意大利语说“对不起”。估计是看两个小家伙听不懂,又改用英语说“sorry,那略有些秃顶的意大利男子还把手指放进嘴里,教我儿子如何吹响唿哨。这么一来,两个小家伙又破颜为笑,站到演员边上拍了张合照,当然也与那对意大利男女拍了张合照。
第二天凌晨,我们按计划起来去看日出。蒙古包外面,尚处于夜色迷蒙的状态,我们根本没想到外面竟是那么冷。因为没带外套,甚至没带稍厚一点的T恤,我们不得不回到蒙古包内,披上晚上盖的军用棉被大小的被子,然后跑到附近稍高一点的平缓土包上去看日出。只是,草原的日出并没有给我留下多少印象。当天早上我们去观看了骑马和摔跤表演,并在一位蒙古族小伙子的看护和指导下,骑着马到草原上去溜达了一圈,之后就返回呼市。因为到内蒙后餐餐不离羊肉,很少有素菜,我们很快都吃腻了,尤其是两个小家伙,所以一回到呼市,我们就找了一家当地与澳门合资的酒店,大快朵颐。
回来后,我马上把几卷胶卷送到冲洗店。去取照片时,店主问我:“你这照片上的蓝天白云,是真的还是布景啊?”我说当然是真的!是在内蒙拍的。店主由衷地说:“真是漂亮啊!”
前些年,我的一位好友被本地一家企业委派到呼市开发房地产,工作开展得卓有成效。长驻呼市的他好几次叫我与另外几位朋友去那里看看,可我们约了几次,至今尚未成行。说心里话,我真的想再去内蒙,去亲近那散发着醉人芳香的大草原。
2009-7-26

posted on 2009-07-26 21:42 jinxing 阅读(28)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游走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