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xing

雨中垂钓

雨中垂钓

 

每个星期,我只有星期六这么一个休息天。那天,我照例来到浣纱江边垂钓。我垂钓的地方,是浣纱江流经诸暨市区后一分为二、变为东江和西江两条江的地方,水面颇为宽阔。每回在江边坐下来时,我都忍不住要想,西施当年被送往吴国时,不知走的是东江还是西江;西施远离故土前往吴国的途中,她的内心,不知该有多少感想、叹息和不安,甚至幽怨。悠悠一江流水,流不尽的或许就是西施的柔肠呢!        

虽然是冬天了,因为是暖冬,坐在江边并不觉得冷。我坐的那一边,从早到晚都有太阳照在身上,十分惬意。那天,中午之前天气还是好好的, 2 点以后,天开始变脸了,突然刮起了风,乌云一下子聚满了天空,光线骤然间变得十分昏暗,仿佛转眼间就到了傍晚——其实那时还不到下午 3 点。 3 点左右,风停了,密密的雨点开始从空中撒落下来,我只好撑开能戴在头上的小遮阳伞。刚刚镜面一样平滑的水面,顷刻便布满了数不清的麻点,耳边一片“唰唰”声。静静地置身于这雨幕中,我自己恍然间也化身为密密的雨点和“唰唰”的雨声。

密密的一阵雨下过后,雨点开始稀小下来。稀疏的雨滴落在头顶的小伞上,“哔哔剥剥”响个不停,象是絮语,又象是倾诉。不由得想起泰戈尔的诗句来:雨点敲打着大地微语,母亲啊——我们是你离家远行的孩子,如今从天上回到你的怀里来了!同时又联想到那首著名的古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只觉得此时的自己,走得进这诗句所营造的意境里面去。

听着雨滴落在伞上的“哔剥”声,我的心灵恍惚中与大自然有了一种契合和沟通。我想,大自然其实充满着灵性,只是人类对她懂得太少了。如果清风明月展现的是大自然温柔的一面,那么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就是她狂野的一面。和风细雨的时刻,说不定正是大自然在试着用她自己的语言,向人类作诉说她的秘密呢。

雨点落在伞上,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我坐在江边,整个身心,似乎就与雨水、江水和混濛的天空融为一体。大自然在那一刻拥抱了我,而我,恍惚中也拥抱了整个大自然。

 

posted on 2006-12-15 22:29 jinxing 阅读(62)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生活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