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xing

古唐的外婆

古唐的外婆

我的外公有四兄妹,因此我就有了好几位外婆。我和弟妹们自小习惯于按居住地来区分几位不同的外婆,嫡亲的外婆因住在枫桥,便称为枫桥的外婆,有一位外婆生活在安徽合肥,便称之为安徽的外婆,古唐的外婆当然就是指住在古唐的外婆,只不过那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子,不象枫桥,虽然不是什么大地方,但毕竟是浙江省的历史文化名镇,历史上出过陈洪绶、王冕、杨维桢这样的文化名人,说出去多少还有几个人知道。

古唐的外婆并不是古唐村人,她与外公是供销社的职工,受领导的指派到农村开代销店,开到了古唐村里。我懂事后他们就一直工作和生活在古唐村的代销店里,为那里及附近的村民提供方便和服务,直至退休并先后老去。我想也只有他们这一代人,才会如此的老实本分,没有什么怨言地长久工作和生活在农村里。换了现在的人,不知要提多少条件和要求,或者早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古唐的外婆没有亲生子女,在我母亲还小的时候,她养育过我的母亲,所以跟我的母亲显得格外亲些。我小时候愿意去古唐外婆家住上一些日子,首先当然是因为有饼干糖果一类好吃的东西,念书了以后,则是因为有连环画和书可看。记得那时的代销店也负责收购废旧物资,包括图书废纸一类,我有好多本连环画,就是从代销店收购进来的废纸堆里翻找出来的。

古唐的外婆从不干预我看连环画,她把连环画称为“小人书”,但要干预我看她说的“字书”,也就是那些全是文字的书。记得有一次我找到一本没有封面的书,就躲在代销店楼上津津有味地读起来。吃饭时,外婆上来找我,拿过我手里的书翻了几页,就不让我看了。我至今还依稀记得我曾读过的内容,好象是一个穷苦人的老婆给人拐骗(也可能是因种种原因自愿)到市场上去出卖,他很着急地跑到市场上去找。但那个卖人的市场只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开市,且所有被出卖的女人都是被装在一只大麻袋里,只露出一只手,让想买的人摸。男人只能一只一只将手摸过去,感觉中意的,就可以开价买走麻袋里面的女人。一旦买下了,解开麻袋后,则无论所买的女人年龄大小、外貌美丑,都得领走,不能后悔也不得再讲价钱。我不知道那个苦命男人摸出他老婆的手来没有,如果摸出来了又怎么样?可是外婆收走了这本书,这令我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惦念着这位苦命男人和他的老婆。

从古唐村到我家有十五里路,若来我家,外婆每次都是走着来的。一般人,两个小时足够了,可古唐的外婆是绝对不够的。因为一路走来要过四、五个村子,古唐的外婆眼睛很近视,可她一向不戴眼镜,一路上认识她的人偏偏又比较多,每个熟人跟她打招呼,她都要站下来看看是谁,然后聊上几句。人家托她办点什么事或捎带点什么东西,她也从不知道拒绝,碰到抱着孩子或挑着担子的人,她还会真诚而又热心地帮忙抱一段路或挑一程,一路走来,所要花费的时间当然就特别长了。有一次到我家,竟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令我父母又吃惊又生气。古唐的外婆还无数次自掏腰包,周济村子里有困难的人家,周围许多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是个难得的大好人,我父亲则屡次感叹,说古唐的外婆是“好了名声,苦了终生”!古唐的外婆当然不这样认为,一如既往地按她自己的方式行事。

就在四天前,古唐的外婆去世了。想起她生前的种种,我忍不住打开电脑,用键盘敲击出这些文字,也算是对她的一种悼念吧。

posted on 2006-06-22 10:25 jinxing 阅读(99) 评论(2)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生活随感

Feedback

# re: 古唐的外婆 2006-07-09 16:08 万泉草堂

感人至深。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古唐的外婆 2009-02-24 17:53 oil painting

你还真幸福啊  回复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