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xing

2018年7月26日 #

克俭同学

克俭同学

克俭是我高中同学,个子廋高,头发微卷,脸上始终带着隐隐的笑眯眯的神情,显得很有亲和力。我们高中毕业已经40年了,在我眼里,现在的他,依旧是原来那副模样。

克俭读的大学,当时“浙江丝绸工学院”,这所大学现在已经走进历史了。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外地工作。这40年里,我们见面的次数其实也就数得清的几次,多是他回老家枫桥时,几个同学相约,一起喝杯酒、吃个饭、聊聊天

克俭酒风很好,从来不耍赖皮,总是老老实实喝,因此一不注意就容易喝多。同学之间,大多坦诚率性,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无须遮掩什么。每当酒有点多的时候,克俭就会把过去我们所不知道的一些事情讲出来,比如他自己在读高中时心仪的女同学是谁,就是我们在一起喝酒时,他自己主动交代出来的记得有一次在诸暨一家农庄吃饭,克俭昔日中意的女同学也在,他特地从杭州赶过来,喝酒时不停地当面向这位女同学表白,结果可想而知,克俭当晚大醉。

今年7月初,克俭邀约我们几位同学去建德一游。他在那里办有一家工厂,好像是生产化工产品的,具体我也不清楚到底生产的是什么。开始说好一起去的有十多位同学,7月中旬最终成行时,是四女三男7个同学。克俭很细心,委托另一位同学负责召集,这位同学在微信上专门建了一个群,克俭又在群里特地发了我们到建德后的具体日程安排。我们是周五下午出发的,到的当天晚饭前是去新安江水库一角游泳,第二天上午是去石林,下午休息,第三天上午去一个叫三江两岸的江边徒步,午饭后各自返回。他说,天气热,怕大家累,所以特地安排得宽松些。

游完石林回来的那天,我与克俭住一个房间。我们是在千岛湖鱼排山庄吃了中饭后到新安江水电站附近那家酒店的。办完入住手续到了房间后,我和克俭都没有休息,而是很自然地聊了起来。克俭把他是怎么离开东南化工厂、如何开始跑外销做生意、又是为何跑到建德来办厂、中间遇到过什么样的曲折等等,从头到尾跟我说了一遍。他说回过头来想,他当时胆子还不够大,否则的话,企业的规模会比现在大许多。

在跟我说他经历的中间,克俭接过好几个电话。他接电话时的语气,一直非常温和,其中有几个是克俭预订了酒店包厢后又说在他之前已被人预订了、反复来电让他退订的。这件事明明是酒店方没有做好工作,但克俭一直心平气和地跟人家说,之后酒店方未打招呼把他换到了一个临时性隔成的包厢,他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乐意。还有几个电话听起来是他厂里打来的,有一个是问他:有客户想拿他厂里的产品去冒充别人的牌子销售,做不做?克俭的回答很明确:不做!他说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含糊。

除了说他这些年的经历,克俭还跟我谈到他对于人生、对于生命的思考。他说他其实一直喜欢哲学。我们聊到了南怀瑾的著作,聊到了佛教中的轮回说。克俭说他现在是知足常乐、自得其乐。企业虽然不大,但业务很稳定。对于生意,他从不斤斤计较,人家拿了他的产品,想多赚一点,他自己就是利润薄一点也无所谓。他告诉我,跟山东一家企业做生意,他甚至把配方都告诉给人家,结果生意不仅没有受影响,反而越来越好。有的业务接下来后,他还有意识地让做这笔业务的员工分享获利。他说他愿意用简单的方式处事。因为简单,所以内心感到很轻松。他说自己好饮,也是一种自得其乐。对于生死,他也看得很开。他说刚开始去游泳时,真有点怕死,但后来想想,此生吃了那么多鱼,自己被鱼吃了又何妨?说不定吃他的还是美人鱼呢!这么一想,心里反而变得很平静,一点也不怕了。

那天下午,克俭一直与我聊到要吃晚饭时。我能感受到,经受过生活磨练、经历过内心波澜的他,对人生、对生命其实始终没有停止过深入思考。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选择以简单的方式处事,以淡定的态度做人。作为同学,我愿意他永远保持这样的状态,因为一个人只有内心平静,才会活得更明白、更充实、更自由。

2018-07-20

posted @ 2018-07-26 17:31 jinxing 阅读(1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8年7月7日 #

茶卡盐湖:一次美丽的邂逅

     摘要: 茶卡盐湖:一次美丽的邂逅   去茶卡盐湖之前,我对它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在车上听导游说到它的名字、提到“天空之镜”时,才突然想起,不久前一位老友在微信朋友圈中发过,这是一生中必去的14个湖泊之一。 游览回来后查阅百度词条才得知,茶卡盐湖与塔尔寺、青海湖、孟达天池齐名,是“青海四大景”之一,旅行者们称之为中国的“天空之镜...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8-07-07 08:25 jinxing 阅读(2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8年7月4日 #

说走就走游青海

     摘要: 说走就走游青海 本拟8月份去青海,可阿胖6月21日跟我说,她想说走就走去外面透透气,于是马上与诸暨旅行社的老总侯小莉联系,请她发近期赴青海的行程给我看,同时安排好手头的工作、向单位领导请假。获准后,随即决定于6月25日出发前往青海。 6月25日下午14:30左右抵达萧山机场,航班预定起飞时间是17:10,结果因空管原因延误了一个多小时,到18:35才起飞,抵达兰州中川机场是晚上21:30左右。...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8-07-04 20:09 jinxing 阅读(16)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6年9月26日 #

沉思与低吟(七十九)

 

沉思与低吟(七十九)

 

左脚踝的疼痛再次发作

那种难受,真是没法言说

深夜2点多,仍然睡不着

就因这疼痛的不断折磨

 

药吃下去已经快3个小时

仍然不见有什么效果

没办法,我只能默默忍着

——除了忍受,我又能如何

 

人生只有苦!记得佛陀如是说

佛也说过,有八万四千法门

为无上良药,可以让人离苦得乐

不知愚钝的我,何时才能解脱

posted @ 2016-09-26 17:15 jinxing 阅读(1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七十八)

 

沉思与低吟(七十八)

 

左脚踝的疼痛一次次袭来

已过零点,仍无法入睡

天亮后我还得一早出门

去山乡采访一位八旬老人

这样的疼法,毫无疑问

我会连离合器都踩踏不动

 

将陪同前往的老乡长*

看来真是有先见之明

一开始他就跟我说定

由他开车去老人家里

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一个

他对去老人家里的路比我熟

 

老乡长这么说时还是昨天下午

我左脚踝的疼痛尚未发生

也许人生真有所谓定数

冥冥中一切早就安排就绪

*2016年8月9,受北大历史系几位研究生的委托,前往东和乡姚邵畈村采访自1956-2000年连续40余年记录家庭收支账的章林桥老人,陪同前去的系1996-2001任东和乡乡长的周云祥。

 

posted @ 2016-09-26 17:14 jinxing 阅读(1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6年9月22日 #

沉思与低吟(七十七)

 

沉思与低吟(七十七)

 

我们看到的天空,已经今非昔比

由于光的污染,即使在最晴朗的夜晚

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已经看不见银河

6月12日的《参考消息》,就是这么说的*

 

科技越来越先进了,生活越来越便利

人类制造的飞船,已经开始航行于星际

汽车无人驾驶的时代,很快就将来临

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

 

毫无疑问,这是人类取得的伟大进步

可以相信:没有人会愿意

再用蜡烛来取代电灯照明

可是我内心仍然不敢确定

是不是所有这些成果,都值得我们欢呼

人类在不懈探求的同时,是否该多一些反省

    *2016612《参考消息》第七版

 

posted @ 2016-09-22 12:42 jinxing 阅读(1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七十六)

 

沉思与低吟(七十六)

 

别去理会,更不必在意

别人的眼里你究竟如何

你喝的水,是凉是热

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不要拿旁人的看法做标准

来要求你自己或塑造你爱的人

爱你所爱,无怨无悔

你的日子才会过得精彩

posted @ 2016-09-22 12:40 jinxing 阅读(17)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七十五)

 

沉思与低吟(七十五)

 

烦心的事,总是那么多

没什么可抱怨的

该承受的,想躲也躲不开

不如坦然面对

 

把心放宽,把事看开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回首过往,全都云淡风轻

展望未来,一切皆有可能

posted @ 2016-09-22 12:38 jinxing 阅读(17)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6年9月21日 #

沉思与低吟(七十四)

 

沉思与低吟(七十四)

 

白天也好,夜晚也好

膝关节的疼痛,都会突然袭来

是在提醒,还是在警示

你要时时记得修行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这是佛陀对世人的教导

听起来这是多么简单

可要做到,何其之难

posted @ 2016-09-21 08:44 jinxing 阅读(1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沉思与低吟(七十三)

 

沉思与低吟(七十三)

 

有趣也罢,没趣也罢

日子都得过下去

街上,人来人往,车流如水

除了至亲,谁会关心你过得如何

 

照顾好自己,善待自己

太阳每天都会升起

无论阴晴,无论寒暑

只管照着自己的脚步走下去

 

posted @ 2016-09-21 08:43 jinxing 阅读(1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