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64  评论-2939  文章-1  trackbacks-1
    Henry 耙耙昨晚犯病,狠狠的打了他,我抱着他嚎啕大哭,上气不接下气,流尽了积蓄几年的泪水,这是头一次为Henry哭,止不住的眼泪,今天早上化好妆后又流了一鼻子的眼泪,唉,他已经深深的植入了我的心房,我这是怎么了?哪来这么多的眼泪?为了一只相处仅半年的狗狗,和老公拼死拼活的,要不是晚上,差点带着我的亨利离家出走~
posted on 2009-01-15 22:00 人淡如菊 阅读(55)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