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1日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从恍惚到释然,是忙碌到悠然,从悲鸣到赧然
不知道历程给予人们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得到终究不是得到,失去也未必就是失去
 
想起从未苏醒过的誓言和跃动在灵魂深处的苦痛
如果一切都要在这样华丽的日子里面寻找终结
那就让漫天的星空化作恶魔降临人间吧
所谓的彼岸从来都是刚刚到达

那穿花扶柳而来的人带着清透的笑
是我一颗可以安定的心
祈愿和思念纠缠
化作一句,加油

坐看你,风生水起

posted @ 2010-07-31 22:20 婉宛若水 阅读(47)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9年9月27日

初中毕业后的整个暑假,都是和朋友一起在晃晃悠悠间度过
有时跑出去吃个烤鱼
有时一起碾压沿河的堤岸
和晶晶猪便常常聊起过去和未来

由于初三才和晶晶猪在一个班
也是自那年才“如胶似漆”起来
所以,我们有着不同的交际圈子
而可爱的她,便常常带着我出入她的朋友间
就这样,我开始进入了她和笨蛋的圈子
依稀记得应该是在某次晚上聚餐吃烤鱼喝酒的时候
我听说了有关笨蛋的“五朵金花”故事

话说自小学开始到初中
这笨蛋身边游离着不同的女子,桃花运颇为旺盛
或才华横溢,或娇嗔如花,或剽悍强干,或小鸟依人,或家财万贯
共同点便是都有着芙蓉花貌
所以,在这个圈子里面
他们把这些名为甜甜、姗姗、雯雯等的女子共同名之“五朵金花”
而这笨蛋,每次都颇为自负的说: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由此,对这个人的感觉便好不到哪里去
我对游方花丛的公子从没好印象
这类人通常自诩高明,众女子之间穿花指叶
不有真情,相互间不过是陪伴以慰疗孤寂
永远不会有心灵的相通
而我,也是自诩清高的女子
想找的是一生一世的人
不愿做了公子手上攀着花枝的点缀

后来说起此事,这笨蛋都颇为不好意思
羞涩的说“当时年少气盛,人不轻狂妄少年。”
我亦觉得好笑
不过,过去便是过去
此刻的真实相依相偎只要没有在旧人的阴影下
又何必顾及过往已定的事情呢

朋友发给我一个颇为著名的爱情故事
讲的是驴子背待嫁公主过河的故事
期间,这自称美驴的驴给了公主三句爱情箴言
如下: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只有在初恋时爱的是别人,以后恋爱时爱的都是自己。
爱情是唯一的,但爱人不是唯一的。
我爱我的爱情。

暂且不论这三句箴言的对错
我将这个故事在QQ上发给了笨蛋,本来以为他会说点什么的
谁知他就回了两个字“嘿嘿”
我忐忑不安的继续问“你爱的初恋是谁?”
这笨蛋只回了一个表情给我,并没回答
我急了,怒吼着“快说”
笨蛋温吞吞的回了我“你啊”
我只好继续厚着脸皮问“你初恋是五朵金花中的哪朵啊?”
笨蛋居然也厚着脸皮说“那是人家追我撒。”

我自知道行低了点,从这笨蛋口里套不出话
就只简简单单的发了我的观点过去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只有在初恋时爱的是别人,以后恋爱时爱的都是自己。
可是,有的爱情不是爱情,所以彼时的初恋亦不能称为初恋。
只有第一次值得珍惜的爱情才是初恋。
爱情是唯一的,但爱人不是唯一的。
可是,不唯一的爱人中,只有一个能给你唯一的爱情。
我爱我的爱情。
可是,我更爱我的爱人。”

不知我说的话这笨蛋懂了没有,可是他的反应让我有点心痛
也许,这真是游方公子的后遗症吧
这个问题上,我不执著
遗忘,也是经营爱情的一种方式

posted @ 2009-09-27 17:08 婉宛若水 阅读(82)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09年7月7日

小学一个学校,中学一个学校,高中一个学校。
我和笨蛋一直都认识,可是彼此之间只是最最简单的朋友。
见面寒暄,别后忘记
人一走,茶就凉
相对彼此,都是可有可无的人物
见便见了,问声好而已,不见了未必就坍塌了世界

后来,报着彼此经历过的班级
才蓦地发现原来我们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是同一个班的
那笨蛋吼吼着说他当时是班长,应该很拉风
我也狠狠的说,我当时是文艺委员兼美术课代表,也是风云人物
我对他这个班长没多大印象,可好歹也记得这号人
那笨蛋倒好,一口咬定完全不记得我
每每说起,我都会龇着小白牙恶狠狠在他胳膊上咬一口

隐隐记得,第一次对他留下影响
是在晶晶猪的日记里面
那时初三,面对高考的压力,总会脆弱而敏感
所以,那时候总会写很多东西
别人称之为日记,我称之为随笔
因为不愿意为“日日要记”所负累
(这是个典故,话说刚刚学会写句子的时候
便被老妈勒令每天要写几个字,名之为日记
好为写作文做准备
有时懒了不想写,老妈便在旁边说
“日记日记,就是日日要记”
于是这日记便如枷锁般套牢了我
自此,对日记两个字深恶痛绝)

我和晶晶是最好的朋友
所以她的日记都会给我看看,我亦然
我们也是那时起开始分享心事
有一天,我眼看着她泪眼模糊的在草稿纸上面龙飞凤舞的乱画
短短二十分钟就挥笔而就了一篇大作
然后花了不少时间工工整整的誊写在日记本上
我看了看,里面有段文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影响
“我把记忆,所有的记忆
都用一把大锁锁在记忆的闸门里
藏在心里的最深处
当有一天
如潮的思念再也抵挡不住的时候
再奔涌而出
带着我对你永远的回忆
在我的世界里狂奔”

当时的我有些好奇
什么样的人可以让这个我身边最优秀的朋友如此挂念
(说个题外话:
晶晶猪是我身边所有朋友中最努力的一个
当年无怨无悔给她当了几年的陪衬品
年年都是第一的学习成绩让我和很多很多人赧然
现在这猪从清华毕业之后顺利跑到了美利坚的耶鲁大学去了
相比之下,我这个当朋友的黯然失色
在不好不坏的学校里面毕业了之后
现在就在家蜷缩着不肯工作
寒……)
于是,就细细询问了有个笨蛋当时的“英雄事迹”
晶晶猪口中的笨蛋是个很温柔很体贴的人
他会在雨中为别人撑伞
会在别人无助哭泣的时候递上纸巾
会在适当的时候送上祝福
会在别人需要的时候嘘寒问暖
最关键的是,他傻傻的不求回报
似乎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好

因着晶晶猪的关系
我和笨蛋在初中毕业的假期里面渐渐熟稔起来
隐隐记得有次,晶晶约我们一起出去打羽毛球
而恰逢当时我皮肤过敏
身上长着大块小块的疙瘩
打完球之后身上全是汗,痒痒的很不舒服
笨蛋看见了之后忙递来纸巾,还急着送我回家
这是第一次对他留下影响
一个作为朋友的印象
因为对爱干净随身带纸巾的男生有些特殊的好感
当然也是后来才明白,这笨蛋任何时候都带着纸巾是因为自己有鼻炎
不过,此为后话

posted @ 2009-07-07 19:10 婉宛若水 阅读(100) | 评论 (3)编辑 收藏

2009年7月6日

长达三年的长相思,朋友都戏称我和笨蛋终于修成了正果。
毕业的聚餐上,某傻根喝醉了
游离的眼神飘忽着,握着我的手说
你们可要早点结婚啊!
我看着傻根又哭又笑的傻样子,无可奈何的点头说好


三年的恋爱时光水般流逝,电话和网络带给我们巨大的福利
虽不能用指尖触摸他的温度,但确实感到了浓浓的温情
期间
有过揣度和怀疑,有过争执和摩擦,也曾说过分手和别离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
留下更多是甜蜜和温馨

毕业了,我们似乎也结束了异地恋的痛苦
想了很多,其中的酸甜苦辣咸或许都不应知会他人
给风的寓言,只给风
可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写下这零零碎碎的文字
纪念我们渐渐流逝的青春
纪念我们之间平平淡淡的幸福
也梳理我现在的迷茫和怅然

取彼之“杨”,取我的“刘”,名之为杨柳依依
愿,比翼双飞不相离,柳絮杨花总依依!

posted @ 2009-07-06 22:25 婉宛若水 阅读(109) | 评论 (4)编辑 收藏

2009年1月28日

大年初三,终于在新年里第一次早于11点起床
家里还是静悄悄的,散落满地的灯花笑眯眯的看着我
倒杯水,开了电脑,便想起很长很长时间没有来除草了

考研之后,本来以为自己会长歌当哭一把的
可是没有
我很平静的冷眼看周遭
不知道是阿Q精神修炼到了新一个境界
还是长大了真能不悲不喜,宠辱不惊

回家之后,做饭、洗碗、收拾房间
到似乐呵自在
可总觉得心里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可是究竟是什么早就了这打拼的世界

宛如在没有退路的悬崖
明知前路是沟壑,后路是猛兽
人,将何去何从?

举手投足间,韶华如同不能倒置的沙漏一样
空陷,坍塌
华丽而残忍
我大四了,要毕业了

而那前路,为何总是雾蒙蒙的一片?

posted @ 2009-01-28 10:50 婉宛若水 阅读(101) | 评论 (3)编辑 收藏

2008年7月14日

忘了曾经谁告诉我,我们每个人都是只有一只翅膀的天使
各自拖着残缺的人生寻找灵魂的另一半
有的人很幸运,不费什么周折变找到了
还有些人就笃定的说“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不知道上帝这个老头子为什么要安排那些惊天动地的爱情
许是给苍白的生活画上各种色彩吧
可是,两个人的相处真的这样难

明明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忍不住发脾气
说三道四这样的习惯不好,可偏偏就是改不了
又爱又恨,头疼的快死掉

简简单单的事情,总是闹得天翻地覆
真不知道究竟是谁那么有表演的天赋

如果爱情有死亡
我虔诚的双手奉上一长白绫
如果爱情有轮回
我愿独自在荒冢里长眠不醒
可是
如果爱情有瑕疵
有没有人负责保修?

posted @ 2008-07-14 20:55 婉宛若水 阅读(116) | 评论 (2)编辑 收藏

2008年7月12日

放假一个多星期了,选择不回家就是选择了武汉的火一样的热情。
一个星期来,司法考试的现场确认,各种手续的经办,还有朋友的走访......
恍恍惚惚里,在没有感知的前提下时间就奔涌而去了。
让我不知是感慨慢慢来临的“涅槃”,还是感叹韶华的坍塌!

在文泰里面,空调玩命般的吹,我不得不带上长袖的衬衣御寒。
而走出文泰,似火的骄阳恍若八百年没有见到生灵一样热情,比我还极端!

司法考试和考研,用妈妈的话说是我的两个门槛,而且还是必须迈过去的槛。
所以,我把武汉的太阳当作磨刀石,来打磨自己这把怠惰的钝刀。
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如何,只能向着前方,永不后悔。

经历过考研的朋友告诉我,考研不是大学的必然,但却是大学应该经历的过程。
其间的孤独,汗水,拼搏和不屈,若能坚持下来就是最大的收获。
她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相信我能挺过去,
因为,我完完全全的经历过考研的全过程。”

我相信她,所以我相信这是我要采撷的果实。
当我的双肩包走到文泰里面,感受那厚厚的书给我带来的沉重感,我都很安心
抱着那些书,就像抱着一颗安定的心!

种子沉睡久了,终究梦想要发芽。
花儿绽放久了,也都是要结果的吧。
种什么样的籽,开什么样的花,继而结什么样的果。
加油!

posted @ 2008-07-12 22:24 婉宛若水 阅读(94) | 评论 (6)编辑 收藏

2008年6月25日

今天下午,从图书馆出来买吃的,发现西苑门口有个人在唱歌
黄色的头发,黑色的双眸。不可一世的眼神,玩世不恭的表情
可是,我能看出来,他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在唱歌
抱着陈旧吉他,旁边放着简陋音箱
每次弹拨都有华丽的音符倾泻而出,每次张口都有空灵的声音流淌而下

我假装累了,坐在文泰楼前面的花坛上,细细品味这带着忧郁的声音
《不再犹豫》,《蓝莲花》,《有没有人曾告诉你》
黄家驹的不拘一格,许巍的性情与粗犷,陈楚生的温柔
都在他身上很好的表现出来

从他前面路过,我偷偷看了看这个身材矮小,容貌也不出众的男子
不知道他带着怎样的过往,他的眼睛里面看不到过多的感情
只是带着不屈的骄傲独自唱歌
偶尔他的眼神会瞟到他前面的路人
亦没有带着感激,即便别人丢钱在他前面的衣服里
而那些也许是他过生活的钱
买完下午和晚上的粮食,我特意绕到他前面
不再看他,丢了十块钱

后来,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那天也是在西苑,看到一个拉二胡的老人,满脸的风霜和褶皱
他闭着眼睛拉二胡,偶尔会睁开眼睛满足的微笑
他应该也不是什么落魄的艺人
没有拉阳春白雪的《二泉映月》或者《流浪者之歌》
不完整的《沧海一声笑》和《上海滩》间或奔流而出,还带着错误的音符
我想,他应该只是个以此谋生的老人

这样的两个人让我想到了一些很模糊的东西,无所谓对和错,但是让自己纠结
虽说不知道他们有着怎样的过往要以此为生
但是两个人都是知人知命的达人态度
也许那年轻人是想自己闯荡人生,也许那老人是家里没人赡养吧
可是不论怎样,他们的生活态度让我向往
不渴求一个舞台,不渴望一种地位,可是在完全陌生的人面前依旧保持尊严
也或许对他们而言马路本就是一个舞台

一人一琴,闯荡天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走到哪里就停在哪里
永远不知道自己在下一步会遇见什么人
亦不知道在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事
只是,两脚踏翻城市路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疲于奔命的感伤
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穷途末路的绝望
也或许重要的不是生活本身,而是一种心境,一种苍凉但豁达的心境

记得超女和好男儿大肆蔓延的时候,一个男性朋友告诉我
“女人在舞台上高歌,求得钦慕和掌声,是女性爱慕虚荣使然。
但男人沦落到在舞台上搔首踟蹰求得盛名的地步真是可悲!”
我没有这样尖锐而刻薄,也没有这样的“深度”
只能愤怒他自以为是的大男子主义

我想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表演的机会
很多世家少年高高在上,不缺机会
可怜的草根阶层便在金字塔的低端踽踽而行
即便是超女和好男儿这样的大众节目也不是纯洁的
那超女中某某的父母不是在大街上散发SIM卡让别人发短信支持他女儿
而一个同学也曾黯然告诉我,因为不答应和一个影视公司签合同
而失去了好男儿中100进80的机会
暗箱操作在什么时候都存在吧
真不知道这是社会的绝望,还是众人的希望

上帝从来都是个张扬公平而视公平为粪土的老头
所以所谓的救世主都存在梦里,醒了就醒了,得到的一切都是空
空有才华的人望洋兴叹
败絮其中的人大行其道
这样的事情虽不是社会的必然,但却真真实实的存在着

我想,假若真有来生
我也愿意一人一琴走天涯
抛却孤寂,抛却世俗,抛却功利
越过湍急的河流,越过颠簸的高山
去那世界的尽头,回归时间的起点
为着不可一世的梦想,为着梦想中的矢志不渝
奔走天涯,浪迹人生,可堪为苦?
海枯石烂,地牢天荒,心甘如怡!

posted @ 2008-06-25 21:59 婉宛若水 阅读(77) | 评论 (6)编辑 收藏

2008年6月20日

其一
懒起惺忪逐寒鸦,
妄自青丝斗年华。
群花凋败再枯荣,
曼倩犹是隔天涯。

其二
纤柔舞腰立残阳,
飒飒秋风锁群芳。
舞尽相思空余怨,
暗香悠悠月如霜。

posted @ 2008-06-20 00:10 婉宛若水 阅读(73)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08年6月7日

兀自多事,所以多悲。伤也罢,苦也罢,怎可结束。
本是好心,终就恶果。碎了心,花了面,又能如何?
你太自负,所以不能输。一旦输了,万劫不复。
已经认输,便勇于承担吧。
以后的以后,不可狂妄。
年轻人,终究少了那点沉稳,
突破不了虚妄,便只能黯然神伤。
过去的便过去吧。

posted @ 2008-06-07 23:35 婉宛若水 阅读(86) | 评论 (2)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