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mo

忆往昔时光 现短暂麻痹 发今朝牢骚 获片刻愉悦

 

Hard模式

     摘要: Hard模式这个词,是看开心网上一些人转贴后,有的人回复中出现的词。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1-04-25 21:12 Cosmo 阅读(3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海南游

     摘要: 本来不想去的海南,因为龙同事的退出,我替补了。便宜的不挂牌4星酒店,廉价的饭菜,不少的二次消费。导游一边说着海南的不好,一边又希望我们多来海南旅游支持他们的经济。特别是在兴隆,把我们“吓”得晚上只好在住处打麻将。
个人感觉海南最好的是阳光,沙滩,深蓝的海水。至于美女,没看到多少,米其林到是不少。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0-11-17 20:13 Cosmo 阅读(4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0年5月8日

     摘要: 前天,终于想清楚了个人最重要的问题。
今天,签了个定单合同,草定了个口头协议。有可能,我上半年,白打工了,最坏的结果。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0-05-08 23:47 Cosmo 阅读(34) | 评论 (0)编辑 收藏

迷茫与目标

     摘要: 今天,是父亲阴历生日,我们老家一般记录的生日的日子。8点半上班时,打祝福电话回家时,父亲已经在开始忙了,忙着调走去年的稻谷。简单寒暄几句,交代了一些重要的话语就挂电话了。
从小到大,和父母沟通都不算很多,更多的事情和价值观,我都是通过自己的方式去了解和建立。遇到问题,我更多的是自己去处理。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0-04-08 22:50 Cosmo 阅读(21)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春节及其他

     摘要: 原本一直打算在元宵节那天写下这些的。后来由于一些事情的耽误,推迟到现在。写在父亲阳历生日的前一天。
春节回家是早就计划好的,去年春节没有回家,今年算是“不得不”回家吧。原计划高铁回家,无奈票实在难买;原计划乘晚上7点左右到武汉去看巧克力姐姐的儿子的,无奈飞机晚点,她们已经回家了。一切的一切有太多的无奈。

路途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0-04-01 13:30 Cosmo 阅读(2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叶工好龙之燕子

 

       年前的某天,坐在家中,外面突然传来悦耳的鸟叫声。让我不禁想起,燕子,自从出来读书后,好像有10多年没见过燕子了。记得以前春天时,燕子会在家门前的空旷地飞来飞去,蛮羡慕的。

       走出来一看,还真是燕子,站在住处晾衣服的线上。我出来,吓走了,不过,地上留下一些便便。

       不久,春节放假。放假归来,发现晾衣服的线下,有一大块变硬了的鸟便便。旁边,我挂的一条毛巾上也有。把毛巾扔了。

       一度,想把那根晾衣服的线剪掉。后来,还是放弃了。可能是小时候对燕子做的那些事情的因果吧。我和发小淼是一对“无恶不作”的伙伴。一次,回家,盯上了我家燕子窝中刚出生的小燕子。我们破坏了燕子窝(具体是如何操作的,现在记不清楚了),把小燕子弄下来,庆幸的是小燕子没怎么伤着。大人们回家,一下子,就发现燕子窝被破坏了,我们遭了训,然后,小燕子还是被放到另外一个窝里去了。燕子,在我们那边是吉祥的鸟。

       昨天,上天台,发现原来3楼和天台连接燕子窝里搬来了“新住户”。(刚搬进来时,那个燕子窝是闲置的。)原来,燕子,年前就和我做了“邻居”!只是我一直没有发现。

posted @ 2010-02-24 23:38 Cosmo 阅读(98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无病呻吟

    今天,奔波两天的事情,有了点小成,本该高兴的心里。一直被一种莫名的难受吞噬,让我做事无法专心。我到底怎么了?真想大声的喊一声!
    如同上周的小成一样,一直心不在焉,和林峰打球,输得一塌糊涂。明天,要和易生他们麻雀大战,如果今天这样的状态,10有8,9又是一塌糊涂!
    看样子,要出去走走了!

posted @ 2009-10-31 23:17 Cosmo 阅读(14) | 评论 (0)编辑 收藏

梅州行

     摘要:
国庆长假,去了梅州林峰家,通过林峰父母和林峰的介绍,我了解到了一些客家文化。在整个期间,我一直用从小长大的环境,来对比我的所见所闻。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9-10-07 11:12 Cosmo 阅读(2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中国电信还真“好”

    我的汕头无线3G卡,在22日不能使用后。23日找了下卖家,在卖家处又能使用正常,23日晚在家使用正常。24日晚发现又不能上网了,电话汕头电信,电话打着时,又能上网了,汕头电信那边的接线员和我说,我的号正在恢复中,可能不稳定。25日,又不能上网了,电话汕头电信,那边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没有所谓的恢复,购买我使用的这批号的广州公司(不是我购买的那家)已经上了黑名单,这批号已经欠费了,这批号将会不稳定,但是不是彻底停掉,只是有时候不能上网。
    电信工作人员,让我去找卖家。
    我问,能否将我的号彻底停掉,这样避免我去找卖家,到卖家那里又能用。我23日去找卖家,在卖家那里试了几次,都没有问题。我怎么去找人换啊?说有问题,试着不是好好的,一下就把我给堵回来了。
    这个不行,我们只能时不时的断下。
    我无语。这年头,连电信这样大的黄世仁,也怕杨白劳。

    印象中,电信这些公司都是很牛的,动不动就把机停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电信还担心,给客户带来一些影响了之类的。
    我猜测,可能是电信内部有那个公司的“内鬼”,将其网络恢复正常;还有,就是可能电信顾忌这家公司,不敢完全得罪;又或者,本来这就是个局。    现在,只好,再去买张费用少的上网卡,汕头卡能用就用,以后也不用再去记录用了多少小时,反正欠费了还能用。一般汕头卡,拔号连接上去了,就不会掉了,用的很正常。

posted @ 2009-09-27 00:25 Cosmo 阅读(2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随记

昨天,无线3G卡莫名地就无法连接到远程计算机,打10000号,告诉我由于我的卡是属于汕头的卡。需要联系汕头的10000号,无法上网,有没有一些带地方区号的笔记本,只好打114,问汕头区号。拨通075410000后,汕头10000号告诉我,这个卡是属于汕头一家公司办的集体号,欠费被停。都怪我当初贪便宜,比较多家后,发现这家便宜,就买了。不知道,买回来是汕头的号,前段时间网络出问题时,广州的10000睬都不睬,虽然收费是省内200小时,像个小妈养的孩子。今天,去电脑城,在电脑城卖家那里试了N次,都没问题。可能今天把费用交上了,卖家打个差价来赚钱。

前几天,听同事ANNA说,公司的CC打电话给一姓梁的客户,声音很大,“老梁(娘)啊……”。CC习惯用老X和小X来称呼别人。我们小小讨论了下,幸好没有姓“爸”(谐音)的人。公司实习的沈同学,CC一直叫他小沈,现在干脆叫他“小沈阳”了。

今天,中午坐电梯吃饭时,发现和小沈一起实习蔡MM叫小沈,“大婶”。

我就问,“他是你们大婶啊?”

“你才知道啊!” MM用带着鄙视的眼光对我说。

“那他是你大婶,谁你是大叔呢?”

“那你要问他了。”
  
中午吃饭时,程工,吃的是排骨米粉。蔡MM就说,好大一碗啊,她昨天就很小一碗。“你应该和那帅哥说,帅哥给我多一些,帅哥就会给你大碗了。”
  我就插话,刚才拿汤时,就听旁边一帅哥对盛汤的阿姨说,靓女,给我一碗带骨头的。(汤是免费的,是那种大骨头熬的大汤)
  说完,发现热水平的汤碗里面有很大根骨头。“一看这人,肯定是说了靓女,给我一碗带骨头的”……“说不定还对阿姨放电了呢”……“阿姨以为他眼睛不舒服,还对他说,等下我帮你吹吹”(攻击热水平)。
 
旁边经常也同样被“损”的冯可能看不过去了,骂我几句,想转移焦点,我立马就说,“今天没说你撒,不说你,你有点不舒服啦!”

  中午吃饭,一般都在比较开心的调侃中度过。一般我,程工,蔡工,和市场部的热水平,冯坐一起。大家互“损”。不过,我们是3个人,大部分,都是他们市场部的被涮。

posted @ 2009-09-23 20:01 Cosmo 阅读(1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共17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导航

统计

常用链接

留言簿(3)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相册

搜索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